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儿科医生紧缺 一人一天看诊126患儿

大陆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一个医生要服务2,600名儿童。(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0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工作强度大,医患纠纷多,收入低,个人发展空间小……最近3年,大陆儿科医生流失人数已高达14,310人,流失人数占儿科医生总数的10.7%。

在“以药养医”的潜规则下,儿科和其它科室相比收入相对较低。虽然儿童的看病量很大,但大多数以呼吸道的疾病为主,而且用药量也有所控制,儿科医生的收入与其它科的相比一般要低50%左右。

连续工作二十多个小时

《时代周报》等媒体报导,6月7日下午5点半,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的儿科医生周立立坐在值班门诊室里问诊病人,她是当晚的儿科夜班急诊医生。夜班急诊十天轮一次,一次要在医院工作二十多个小时,工作量巨大。

晚上9点,十平方米左右的急诊室里站满了人,在周立立面前的是一位5岁的小女孩,因为高烧被爸爸抱着,妈妈在等医生开药。

在诊室外面,候诊区的一排椅子上坐满了排号的病人和家长,输液区的吊瓶也挂满输液架。“近期广州的天气一会儿暴雨、一会儿暴晒,小孩子容易发烧。”周立立说。来看急诊的多是5岁以下的小孩。

零点之后,病人开始少了。“今天因为是端午节,来医院的人少,整体还是很轻松的。我最多(的时候)一天晚上看了126个病人。”周立立说,“那天晚上,我的视线一直没超过小孩子的高度,只听见大人在讲话,根本来不及去看家长。凌晨三点才吃上一口晚饭。”

“现在条件好一点了,就已经很知足了。这种10天轮一次的夜班急诊,在2017年,可是三天轮一次。”周立立说,“而且儿科医生的辛苦与相应的报酬不成正比。”

儿科医生的薪酬几何?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在2016年联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相较于其它科室的医生,儿科医生承担了1.68倍的工作量,但薪酬收入仅达50%。

医患纠纷多 医生随时会丧命

2016年,山东莱钢医院儿科医生李宝华被患儿家属砍成重伤后,不治身亡,其身中27刀,头部多达12刀。

湖南邵东的王俊医生,只因没有停下手术为新到的患儿清创,就被家属围殴致死。

不光自己的安全,有时连他们的至亲骨肉都难以保全。在湖南益阳,一位医护人员年仅10岁的孩子,在上学途中被患者家属尾随,捅了13刀。

全国儿科医生仅有10万 正在消失

5月27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回应大陆儿科医生资源不足问题时表示,目前儿童医疗服务资源相对比较紧缺,全国每千名儿童儿科医生数为0.63,且明显低于世界发达国家水平(0.85~1.3)。

2017年,大陆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医生总数仅有10万人,但0~14岁的儿童约有2.6亿,一个医生平均要服务2,600名儿童。

直到现在,儿科医生缺口不但没填补上,反而在不断扩大。2014年到2016年,3年时间,儿科医生流失14,310人,占总数的十分之一。

在医学生中,流传着一个顺口溜,“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

年轻的医学生,宁愿去内科、妇科,也不想来儿科。后果是,15年里,大陆的儿科医生仅增加了5,000人。

每年有80万医科生毕业,成为医生的只有2.2万人,而成为儿科医生的仅300多人。一边是新增医生人数锐减,科室连人都招不满;一边则是儿科医生逐渐离开这个行业。

早前就有《广州日报》发布消息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21名儿科医生中,有4名被民营医院高薪挖走,月薪三万,还不用上夜班。

有34%的儿科医生在两年内有辞职计划,在基层医院,这个比例已经达到了41%。

可以预见,儿童医疗已经进到了寒冬的时期。

大陆自实行医疗产业化以来,“以药养医”成潜规则,一方面变相鼓励医院腐败,一方面造成急需的医生人才流失。有评论说,儿童看病难不是因为医生不够,而是体制错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6-13 3: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