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港人再“回流”加速

一些回流人士提到,香港的政治斗争困扰着他们,他们认为搬到另一个地方是更好的选择。(Getty images)

人气: 173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30年前,面对香港将被中共政府接管,大量香港人移民加拿大。他们后来大量回流香港,现在则开始再回流加拿大,出现了回流逆转的现象。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因对中共政府将接管香港的担心,香港出现了“移民潮”。超过30万香港人移民到了加拿大,1994年达到一年移民4471人的高峰。因为有“一国两制”的承诺,香港主权移交后,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的数量急剧下降。从2000年到2012年,平均每年移民加拿大的香港居民只有471人。

当时有很多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不断回香港,出现了“回流潮”。按目前的估计,住在香港的加拿大公民有30万人,其中包括了这些回流的人。

《南华早报》对加拿大统计局最新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发现,自1996年以来,(加拿大人口中)香港出生的人口数量首次增加。最重要的原因是回流逆转——更多之前回流香港的人开始回流加拿大。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是:1996年,加拿大人口中香港出生者有241,095人;2001年240,045人;2006年220,095人;2011年209,775人;2016年215,750人。

在2011年至2016年,香港出现了争取普选的民间运动,并在2014年导致了“雨伞运动”。中共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对该运动的强力压制,导致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失去信心。

刘女士(Jenny Liu)是经历过2次回流的人。据《南华早报》报导,刘女士20世纪90年代初和父母一起移民来温哥华。她在加拿大读完高中和大学后,于1998年回流香港。2015年,她和父母一起又搬回温哥华。

已经结婚的刘女士说,她没有再返回香港的计划。她说:“香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为那些没有外国护照的亲戚感到难过,因为他们没办法离开香港。

刘女士说,她返回加拿大的主要原因是,梁振英在2012年当上了香港特首,香港的自由派人士都骂他。“在那一刻,我计划在两三年内搬回加拿大。”

港人加速回流加拿大

按《南华早报》的计算,在2011年至2016年人口普查期间,(加拿大人口中)香港出生的人口增加了5,975人,同期有4,970人首次从香港移民加拿大、有7,750人去世(按加拿大自然死亡率计算)。净回流加拿大的人数是:5,975+7,750-4,970=8,755人。实际回流人数应该更高,因为期间也会有人离开加拿大去香港。

相比之下,从2006年到2011年,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口减少了10,320人,同期有4,805人首次从香港移民加拿大、有8,130人去世(按加拿大自然死亡率计算)。净回流加拿大的人数是-6,995人。

也就是说,从2006年到2011年,香港人是净回流香港,2011年至2016变成净回流加拿大。

研究移民的卑诗大学地理学教授希伯特(Daniel Hiebert)认为,香港人这种2次回流的现象“至少在理论上是完全合理的”。假设香港移民当时来加拿大是40岁或45岁,他们发现加拿大生活好但有些无聊,发展机会有限,就回流香港。现在他们是65岁或70岁,已经不太关心是否要住在繁华的城市了,那么,回加拿大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希伯特教授说,他提出老龄化的原因,只是从人口统计学角度考虑,他其实也怀疑这是否是香港人2次回流的主要原因,因为还有与香港政治形势有关的因素。

卑诗大学研究2次回流现象的研究生Kennedy Chi-pan Wong(简称王先生)认为,这现象背后有政治和个人原因。他说,他采访过的2次回流人士提到,香港的政治斗争“像鬼魂一样困扰着他们”。“这影响了他们的情感,影响了他们与他人互动的方式,特别是自雨伞运动以后……他们认为搬到另一个地方是更好的选择。”

最近在香港发生的市民大规模反对“送中条例”、抗议中共当局违背“一国两制”承诺的浪潮,显然比5年前的雨伞运动更强。全球都在声援香港人的公民抗争行动,在加拿大的香港人也不例外。

身在加拿大 心连着香港

已经回流加拿大的刘女士虽然没打算再回香港,但她说,上周末(16日)发生的大规模反“送中条例”抗议行动,使她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香港人。

刘女士上周六一直在互联网上待到午夜,跟踪抗议活动的消息。然后在周日凌晨5点起床,去查看事态的发展情况。她说:“我无法入睡,我非常担心他们(抗议者)。”

周日(16日),刘女士参加了在温哥华中领馆外举办的活动,声援在香港的抗议民众。17岁的娜塔莉‧谭(Natalie Tam,音译)和16岁的曲妮‧刘(Chinnie Liu,音译)也参加了当天的活动。她们都是在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是回流香港的加拿大人的孩子。

曲妮的父母已经回流加拿大,一家人住在温哥华,娜塔莉的父母仍住在香港。曲妮表示,她在加拿大觉得很开心,但感觉与香港的联系还是很强,“香港是我的家。我喜欢它。”

研究2次回流现象的研究员王先生表示,2次回流的过程引发了许多问题,比如:“他们如何形成自己的身份认同?他们如何形成一种家的感觉?”

他说,他的研究发现,这现象背后有政治原因,也有其它原因。比如说,有些人希望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但这也存在一些复杂的交叉因素;有些人担心他们的孩子在香港上学会受到政治因素的负面影响,比如香港学校曾出现的所谓“国民教育”课程——该课程在2012年因为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而被撤销。

在2016年,有1,210名香港人移民加拿大,已经比2000~2012年的年平均471人高了很多,但人数还是不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人数则飞速上升,加拿大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996年在中国大陆出生的人口是231,055人,2016年升至752,650人。#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