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衣人暴打反送中示威者 外界指控警黑勾结

一批民主派区议员及市民到元朗警署抗议,不满警方昨晚执法不力。(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7‧21大游行,黑社会出动,手持棍棒暴打示威者,震惊国际社会。然而整个过程,港警视而不见,打人的暴徒散去后警方方姗姗来迟。即使全副武装警方到达后,同暴徒交流后,没有像先对待示威者一样检查暴徒身份,更没有抓人。外界普遍指称警黑勾结。

星期天晚43万人7‧21反送中大游行后,元朗西铁站一带出现百多名穿白衣、戴口罩,手持棍棒刀具的暴徒,在西铁线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之后更闯入西铁站大堂和月台,车厢内随意追打市民,市民的惨叫声不断。

整个暴力过程持续数个小时。事件导致至少45人受伤,包括孕妇和几位媒体记者,有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况严重。

元朗有民众被暴徒打得伤痕累累。(脸书截图)

《立场》女记者双手、右肩受伤流血,后脑肿起,背部有大面积伤痕,感晕眩无法继续采访。Now新闻台采访队在采访期间遇袭,摄影器材损毁。香港资深传媒人柳俊江在现场试图拯救被殴打市民时反被打到头破血流。在现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头部被打、嘴唇要缝18针并需要留院观察。

现场片段亦看到,有孕妇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试图劝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饶。

警方不作为的种种事实

被殴打致伤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周一早上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在去元朗站之前,跟元朗的警方代表已经电话联系过,要求警方尽快地派人去阻止这些黑社会的行为。然他到现场看到许多市民被攻击,最后自己也受伤,前后一个多小时,没有警员来到去阻止事件。

林卓廷表示,有理由认为警方在这次事件中不作为,刻意不去制止和处理。

民主党元朗区议员黄伟贤表示,当晚收到多名居民投诉,指7点开始已有过百名白衣人聚集,令人惊恐,但报警几个小时都没有警察到场。致电元朗警署,竟被告知“惊你就唔好出街”(如果怕就不要上街),然后就挂线。黄伟贤批评警方是明目张胆地“放水”。

黄伟贤还向香港媒体透露,有几个白衫人想打他,他向附近警车上的警员求助,表明身份并指有白衫人袭击他,要求警员保护,但警员却开车离开。

警方事先早知黑社会将施暴

元朗凤翔区议员麦业成表示,他在21日早上就接到消息,知道元朗区“怀疑会有黑社会收钱做事”,便联络警方,警方宣称已经有所部署。但是从晚上8点多公园有白衣人士聚集到晚上11点多白衣人士冲进元朗西铁站追打黑衣人士一个多小时,都没有警察身影。

约60岁的元朗居民黄太对BBC中文网表示,在冲突发生前一晚,已经收到警察亲友警告,元朗居民当天不能穿黑衣在街头行走。

黄太对BBC中文说,“当时我也没想到发生这么大事情,但现在我不敢问我的警察亲友发生什么事情,我希望他们还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会走得太近。”

此外,有警员在冲突发生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元朗准备大量藤条打仔”,被网民质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关帖文其后被删除。

警方亲切“调查”白衣暴徒

另外,警方午夜过后进入白衣暴徒聚集的南边围村调查。全部武装的警员与手持木棍与铁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闲聊,并让路给白衣人士步行或驾车离开。

被媒体质疑在调查期间打开封锁线,让两批白衣人离开,不仅没有拘捕任何人,甚至没有检查身份证。同警方随意在金钟附近检查示威的年轻人的身份证,形成鲜明对比。

网上有视频显示,事发前,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含笑在街头与白衣男子握手,并称赞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卫族”的“英雄”。

亲共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同白衣暴徒握手表支持被摄下。(视频截图)

社会抨击“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泛民主派的职工盟发表声明,称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认为是赤裸裸的“警黑勾结”。

声明表示,这些暴徒在元朗行凶得逞之后,更加猖獗地前往天水围、屯门、大埔等地方,继续行凶,整个过程警察竟没有制止,好像是在配合行凶者的行径。

公民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7‧21元朗暴行,批评警方失职,仿如与黑社会协调,不单在暴行发生时有在场警员转身离去,事后在防暴警察到场增援后,竟让大批怀疑涉事的白衣人离去,令元朗形同沦为黑社会管治。

公民党并提醒林郑政府,“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香港亲中建制派的自由党也表示对元朗暴行不能接受,促请警方严正跟进,把凶徒缉拿归案。

曾任廉政公署调查主任的林卓廷表示,警方这些不作为,严重损害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他说:“过去也有黑社会袭击香港市民,但是没有这一次这么大规模,持续时间那么长。我觉得跟警方袒护他们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从网络上得知他们(黑社会)在元朗部署已经几个小时了,我们被攻击也有很长的时间。整整几个小时时间上,警方都不去处理。最后也没有拘捕任何人。我就觉得警方的执法有非常大的问题。”

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认同这是“恐怖袭击”,与“打烂玻璃”的暴力不一样,“说这些人是暴徒还是过轻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他认为,一个正常政府应该立即制裁“恐怖分子”,如果不做,就会有疑问,“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一下午记者会上,首先发声明谴责包围中联办大楼的“激进示威者”,称政府会依法追究;其后再称元朗昨晚发生“令人震惊的暴力行为”,批评施袭者目无法纪。

但被问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动”或“恐袭”。林郑拒绝对事件定性,并称外界指控政府与暴力分子有关的指控“完全没根据”。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同时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会检讨部署。

中共是香港黑社会的总舵主

香港主权移交之前,香港的黑社会堂口林立,但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共之后,中共对香港黑社会全部收编。中共前公安部长陶驷驹就公开说,香港黑社会也有“爱国”的。

2003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大内总管”曾庆红任中共国家副主席,同年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接管香港,趁机在香港澳门大搞特务系统。香港三教九流成批成批地上京“晋见”曾庆红,被港人形容为黑道上的“拜码头”,其中不乏黑社会高层人物。

近年来,香港也一直是中南海高层博弈的风暴中心,中共江泽民集团不断利用香港制造混乱,曾庆红在一次会议上公开宣称,香港越乱越好办。在此前香港的“雨伞运动”中,曾庆红安插的地下党特首梁振英也曾出动香港大部分的黑道成员来暴力冲击殴打学生和市民。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日前刊文分析,林郑强推送中条例,只是一个表象。她实质是江泽民、曾庆红在香港的代理人。强行修例是江、曾在香港搅局,将习近平赶下台的一个阴谋。

有红二代日前对大纪元表示,现在香港濒临失控,有利于反习势力;曾庆红安插的人马,通过香港事件制造事端,令局势更为动荡。有人鼓动武力解决、鼓动动用部队、鼓动军管,这些都是帮倒忙。

而据路透社日前报导,中共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少将日前主要向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位官员保证,中国军队不会干涉香港事务。会晤是由陈道祥发出邀请,并在中共驻港部队大厦内进行。

前港府“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刘细良分析认为,“这个驻港解放军的司令员,是直属中央军委的,他是不会有自己的个人意见,这一定是收到习近平的指示来的。我相信(习)是很怕香港事件里面,内部有人挑动局势,走向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对习近平而言这是最大的威胁。”#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7-23 12: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