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华裔垃圾桶顺藤摸瓜 加发现最大移民欺诈案

涉1,200名中国公民 超过40人被要求上庭作证 预审听证9月举行

既保持加拿大身份,又可以回国去工作,是不少移民的理想状态。可惜,加拿大移民法并不支持这样的理想,严格的审查令一些移民痛失身份。(ISTOCK)
人气: 49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官员利用在垃圾箱找到的文件,一步步揭开了一个庞大移民欺诈计划的面纱。该计划由萨省(Saskatchewan)怀特城(White City)的一对华裔夫妇主导,涉及数百名中国公民和数十名萨省商人。

据CBC报导,他们获得的边境服务局在2014年3月向法院申请搜查令的文件显示,该欺诈计划涉及萨省的保险公司、广告代理商、旅店等多个企业。边境服务局后来获得搜查令,检查被告人王启(Qi Wang,音译)和崔玉娟(Yujuan Cui,音译)的银行记录。

2015年12月,检察官对王启和崔玉娟夫妻提出了一系列指控,包括接受中国公民的付款,为其提供工作邀请信(job offers),用于申请移民加拿大。但这些招聘信是伪造的。

检察官指控这对夫妻向萨省合法的企业主提供资金,以换取欺诈性的工作邀请信。当局表示,在某些情况下,这对夫妇在雇主没明确同意的情况下,伪造了工作邀请信。

这些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

涉1,200名中国公民

法院文件显示,检察官说,边境服务局调查人员在王启和崔玉娟家中发现的记录中,有超过1,200名中国公民的姓名,其中641人的名字已经在联邦或省级移民系统中。这些人中,已有78人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

检察官表示,这对夫妇“非法从中国公民那里接受了大约60万加元”,以换取工作邀请信;他们“向17名不同的萨省企业主共支付了大约9.5万加元”。

边境服务局表示,该案是该机构自2006年接管加拿大骑警(RCMP)的移民案刑事调查以来,遇到的最大移民案。

据CBC的报导,王启和崔玉娟的代表律师福克斯(Aaron Fox)说,他的客户认为自己无罪,并将在法庭审讯时证明这一点。

王启和崔玉娟目前的居住地址位于卑诗省的Roberts Creek,他们仍在等待审讯,预审听证定于今年9月举行。

从垃圾桶查起

边境服务局申请法院搜查令的文件展示了相关的调查过程。

调查于2012年4月开始,当时一名省级移民官员看到王启拿着一叠像是移民申请的文件,走进该部门位于里贾纳市的办公室,觉得很奇怪。因为王启曾因提供假的工作邀请信,被罚2年不能参与萨省移民提名计划。

一名萨省移民提名计划部门的官员做了一些调查后,发现19个可疑的移民申请中,至少有6个看起来与王启有直接关系。

这名官员把名单发给了边境服务局。调查员发现,这些申请中涉及的所有企业、雇主或雇主代表都存在,但所提供的联系电子邮件地址看起来属于别的人,用的是Hotmail邮箱。

调查人员认为这事值得深入调查。于是,2012年5月,他们倒空了王和崔家门前的垃圾箱,开始细查里面的东西。结果,他们找到了揭开这起最大移民欺诈案的线索。

这样“帮雇主请工人”

弗里茨勒(Mike Fritzler)曾经是位于里贾纳市Fact Computer公司的业主,后来他把公司出售了。他说,王启在2012年首次与他联系,当时是经济繁荣期,很难招到工人。王承诺帮他处理所有招工的事情。

法院文件显示,调查人员检查王启垃圾箱里的东西时,发现一份由“Mike Ferizker(注:文件的原文如此)”签署的工作邀请信,并称该公司为“Fact Coputers(注:文件的原文如此)”。

显然,这信里的公司名字和老板的名字都有拼写错误。调查人员认为,很难相信计算机公司的老板会拼错计算机(Computer)的英文,那么,拼错自己的姓名就更奇怪了。

法院文件记载的相关电邮记录显示,弗里茨勒要招9个工人,王启给了他21个。

弗里茨勒后来给王启发电邮表示,政府的移民官员来调查他了,问他每个职位的情况,以及需要多少人,使他处于很尴尬的境地。他抱怨王启没预先告诉他相关的信息,使他在与政府官员谈话时显得“像个白痴”。

他还告诉王启,移民官正在调查他的个案,因为王启伪造他的签名,还拼错了弗里茨勒的名字。

王启为此向弗里茨勒道歉说:“我知道你超级忙。所以,我就帮你签了名。”

边境服务局因此得出结论:“持有弗里茨勒工作邀请信的这些萨省移民提名计划的申请人,没获得有效的工作安排。”

弗里茨勒称,他确实想雇用一些人,也面试了几个王启推荐的中国公民。但最后“一切都搞砸了”。

前市长的公司成为目标

根据边境服务局2014年3月向法院申请搜查令的文件,王、崔两人在过去十多年里,积极招募愿意为中国公民提供就业机会的萨省企业。文件特别提到位于里贾纳的Knight Archer Insurance,该公司由前里贾纳市长阿切尔(Doug Archer)和他的妻子格洛丽雅(Gloria Archer)拥有。

那个有1,200名中国公民客户的数据库里,很多名字后面有萨省企业的名称及其联系人,其中Knight Archer Insurance和Gloria Archer的名字出现在16名中国公民的名下。

边境服务局在搜查王、崔家时发现了一本支票簿,它里面显示,在2012年,格洛丽雅接受了2笔付款:一笔为3,000加元,另一笔为7,000加元。

调查人员表示,从王、崔家里搜获的银行对账单和电子邮件显示,格洛丽雅是因为提供了工作邀请信而获得报酬。边境服务局表示,这是王、崔两人“付钱给萨省企业主,以换取给外国公民欺诈性工作邀请信”的证据。

CBC报导称,阿切尔接受了采访,并承认他的公司使用王启的服务,聘请过2到3名员工,其它的细节他不知道。格洛丽雅没回复采访要求,但她是20名该案的商界证人之一。

纸包不住火

里贾纳公司Impact Printers的业主莫斯卡利克(Dave Moscaliuk)也是该案的证人之一。他对CBC说,王启对是否有实际的工作似乎并不关心,他只是想要工作邀请信,使那些中国公民能移民来加拿大。

按提交法院的文件,Impact Printers公司为4名中国公民提供了工作邀请信。2012年5月29日,萨省移民提名计划的一名官员给莫斯卡利克打电话,就一封工作邀请信问了一些问题。莫斯卡利克告诉这官员,王启用于移民申请的电子邮件并非正式的Impact Printers邮箱,而是王自己设立的。

法院文件显示,王启很快就给萨省移民提名计划部门发电子邮件做解释,说莫斯卡利克是他的朋友,他只是帮朋友的公司寻找一些技术工人而已。

不过,王启和莫斯卡利克之间的一次谈话被意外录了音,而且落到了调查员手里。

2012年6月15日,莫斯卡利克给萨省移民提名计划部门打电话,找他的在线申请密码。他当时留言后,并没有成功挂断电话,结果,政府的电话留言箱录下了他和一个人的对话,边境服务局认为这个人就是王启。

从他们的对话看,莫斯卡利克并不计划雇用那些外国公民,尽管他准备给他们提供工作邀请信。另一个人(王启)向莫斯卡利克保证:“他们(外国公民)不会问你这件事的。”

莫斯卡利克回答说:“那不是有点偷偷摸摸吗?”然后他又说:“这样的话,如果这些人来到这个国家,他们在这里却没有工作,我却是后面有关联的人……我会不会被指控啊?”

被冒名商家全不知情

边境服务局发现,这骗局不仅涉及里贾纳市的企业,有证据表明,王和崔还针对萨省南部的几个小社区。

特莱嫩(Loretta Threinen)女士在Estevan有一家公司KO Advertising,在生意最好时有3名员工。她得知法院文件里提到,KO Advertising为中国公民提供了8份工作(包括客户服务经理和销售经理)时,感到震惊,因为她全不知情。

她对CBC说,那些工作邀请信不是她写的。那封提供销售经理职位的邀请信中列出的地址不是KO Advertising的。

经营汽车旅馆Indian Head Motel Bar and Grill的辛格(Bill Singh)说,他和他的妻子多年来一直是这旅馆的唯一全职员工。当CBC告诉他,边境服务局发现他的汽车旅馆已发出6份工作邀请信时,他感到很惊讶。

在王和崔家的垃圾中,边境服务局调查员找到了一份写好的工作邀请信,邀请一名中国公民去辛格的汽车旅馆工作,标明的日期是2012年2月17日。

辛格坚称这工作邀请信是假的,边境服务局的发现也支持他的说法。调查员发现,这信的顶部有“Indian Head Bar&Grill”字样,是贴上去的;底部贴了另一块纸,上面有“Bill Singh”的字样,作为签名。

边境服务局还说,他们找到一张含有很多手写字的纸,其中有证据显示,有人“试图练习或复制辛格的签名”。

不过,辛格说,他从未用他的英文名字签名,他签名只用他的印度名字。

CBC的报导称,辛格还没有被要求做该案的证人,但是,已经有超过40人被要求上法庭作证,其中包括20名萨省商人。目前为止,所有这些人都没因此事被指控。

边境服务局提交法院的文件称,有证据表明,王、崔两夫妻从他们创建的公司开出了二十多份欺诈性工作邀请信。

在2004年至2011年间,这对夫妇至少成立了8家公司,包括2家餐厅、2家贸易公司、1家移民公司、1家综合商店和1家建筑公司。

边境服务局表示,有证据表明,这些企业中至少有一部分涉及这宗大型的移民骗局。#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