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峡大坝出现变形?水利专家揭示秘密

日前有网民在推特上发出三峡大坝变形的照片,该网民担心,一旦溃坝,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照片引发网民广泛关注。大纪元采访到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他讲出了一个外界鲜为人知的秘密。(Getty Images)

人气: 1442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日前有网民在推特上发出三峡大坝变形的照片,不少网民担心,一旦溃坝,大片地区将生灵涂炭。大纪元采访到著名三峡大坝问题专家、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他透露了一个鲜为外界所知的秘密。

华裔独立经济学者冷山7月1日在他的推特上发出一张三峡大坝坝体照片。照片是一张对比照,左边一张显示三峡大坝坝体成一直线状态,右边一张可见,三峡坝体出现明显变形

 

这张对比照片很快引来网民的关注,但众说纷纭。

如,“YHC4698(兲朝韭菜)”很快通过谷歌地图核查,认为好像没有变形;而“mountsunlit”发出图片说,“这是我刚刚在Google earth上的截图,确实有肉眼可见的变形”;“LJA”则说,刚上谷歌地图看了,2012年拍摄的图片就开始变形了,越来越严重。

 

有网民认为变形图片是PS的,也有认为是卫星地图拼接算法造成的照片变形,也有认为是拍摄时间、角度、气流、光线等因素造成变形的显现结果。还有人说,刚去那里旅游,没有发现变形。

针对网民各种争论和猜测,7月4日,水利专家王维洛对大纪元表示,从结构来看,三峡大坝并非中共媒体所宣传的铜墙铁壁,所有人不知道一个秘密,“三峡大坝是在走动的,而这种设计决定了三峡大坝的脆弱性。”

“大坝结构脆弱藏溃坝灾难”

王维洛说,三峡大坝是混凝土重力坝,但并不像大家看到的三峡大坝模型那样是整体一块,而是由几十个独立的混凝土坝块组成(因为混凝土不可能那么长那么大块浇筑),每一个坝块利用重力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稳定。

“也就是说,是摆在岩石上的,坝块和坝基的结合处不是像造房子时它的钢柱是打到地下去的,它和基岩是分离的,受水的压力和温度影响,它会发生不同的形变和位移。也就是说大坝在走。”

为什么要这样设计?王维洛说,当初设计时,他们想像坝块之间是一个可控的、均匀的移动,“设计的时候是考虑要移动的,每年向前移动零点几个毫米(以前有公布这个数据,现在是不公布了),然后坝块相互挤在一起,靠挤的力量。就像木头,打个楔子打进去之后一挤压就会很牢固,当时设计的时候是这个思路。但现实情况位移是不均匀的,就是不在一条直线上运动,扭曲很容易在接缝的地方产生裂隙,使得这个不均匀的运动更加厉害,最后这个大坝就会废掉。”

王维洛说,从对比的那张照片中可以看出,右边那张照片坝段是弯曲的,“就是在某一个小段是直线,因为坝块是一块一块的,而一块一块链接的部位就是发生了不均匀的移动。”

如果排除光线的作用,整个看过去不是一条直线的话,王维洛说,显示大坝不均匀走动就是很厉害的,这样将来会有溃坝的严重后果,“如果哪一次洪水大一点,如果水的流量并不像他设计的那样时,它一挤,有的坝块受的力量比较大、有的坝块部分受的力比较小,就会发生一个大的扭曲。这样就在坝段间会发生泄漏,水就会从那里流出来,那这个坝段的一个侧面就挡不住洪水的压力,这个坝段就会裂开,就是会从整个坝段脱开。如果整个泄漏比较大,如果水还是满的,因为水的力量,就会发生溃坝。”

“如果说大坝刚性混凝土结构是不会弯曲的,那他只是指一个坝块,它是不弯曲的。现在是许多坝块相衔接,那这些大块发生位移,不在一条直线上就可能产生这种扭曲。”

王维洛推断,现在可能已经出现变形的问题,“因为出现这种问题的时候,他们首先会把水放掉,右边那张照片两边就是在放水,而且放水放的很厉害。我在那边工作时间比较长,我可以说,如果三峡大坝发生溃坝,三峡大坝下面的宜昌市居住的几十万人命就没了。”

磐石:7月1日,这是刚刚又查看的,扭曲的严重。(推特)

资料显示,三峡大坝全长一千九百八十三米,坝顶高程一百八十五米,最大坝高一百七十五米。自左到右由船闸坝段、升船机坝段、左发电厂坝段、泄洪坝段、右发电厂坝段和地下电厂坝段组成,共使用混凝土二千七百万吨。而组成大坝的几十个混凝土坝块长度不等,窄的不到十三米,宽的有四十五米。

大坝存在更多隐患 非铜墙铁壁

大坝不安全性还不仅仅于此。王维洛说,三峡大坝还设有通航设施,两个五级船闸和一个升船机,这与世界上许多著名大坝都不同,他们都没有通航设施;而三峡两个船闸各有一条深45.2米、宽34米的深槽横切大坝,船闸两端各有一道钢门,如一道门开着,只有一道门关着,这道门控制着三峡水库221亿立方米的水,一旦船闸出问题,库水将一泻千里,这是大坝不安全的关键。

靠近大坝中间部分的升船机比船闸更危险,它有一条深45.2米、宽18米的深槽横切大坝,升船机只有几条钢梁控制着三峡水库221亿立方米的水。一旦升船机出问题,首先是船将摔到110米的坝下,然后是221亿立方米水失去控制。“升船机的槽就是让船从大坝中间开过去的地方,2016年,升船机投入试运行后,三峡的安全是基本没有保证的。”

王维洛说,三峡大坝前期工程施工的质量是很差的,包括右岸部分,坝基下面的空穴是比较多的。“空穴是混凝土浇下去的时候,由于当时没有进行很好的搅拌和温度处理,热胀冷缩会在坝体里面形成空穴,空的部分会导致后面裂隙的形成,这样会漏水,再之后问题严重就会使大坝报废。”

王维洛说,大坝表面看上去很结实,但形态如乳酪一般,里面都是空的,“如三峡大坝最中间的泄洪坝段共有六十七个横贯大坝的大孔,里面还有深水排查管、有输水管,再加上前面提到的三个槽,三沟百孔的结构决定了三峡大坝不是铜墙铁壁。”

三峡大坝的脆弱中共最清楚

1992年3月,李鹏向第7届人大第5次会议提出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当时在做人防安全的时候,如果是美国,或者是台湾来(对大坝)进行轰炸的话,他们认为是难炸开的,但是,是在三峡水库处于几乎没有水的时候,所以中共(根据这个情况)说,不会发生灾难性的后果。”王维洛说。

1999年9月,三峡工程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参加国际大坝会议并发言,被问及三峡大坝安全问题时,陆佑楣说,三峡大坝是用2700万吨混凝土浇铸起来的,是铜墙铁壁,即使是北约此次轰炸南斯拉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能炸毁大坝,除非使用核武器。

(提出议案)21年后的2013年9月,中共颁布国务院《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第六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危害三峡枢纽的安全,包括行人、车辆(第九条)、船只(第十七条)甚至风筝、孔明灯、热气球、飞艇、动力伞、滑翔伞、三角翼、无人机、轻型直升机、航模(第二十三条),都可能对三峡大坝造成威胁。

“如果真是那么牢固为什么要怕风筝和航空模型,不让人放风筝和无人机?那个升船机的地方是最薄弱的地方,两个火箭筒就能炸掉它,这个地方没有坝体,是一个40多米深的深槽。这些都是非常清楚的。”王维洛说。

三峡大坝早拆早好

王维洛表示,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到现在16年都还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现在大家在网上讨论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中共必须对老百姓有个交代。

“关键问题是大家都很关心,它可能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工程质量问题和大坝安全问题,这是一件要命的事情。这些问题不是哪个网友来解释这只是光线问题,而且应该由独立的第三方介入工程检验和验收,没有第三方那基本上整个就是一个黑箱操作。”

其实,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王维洛表示,现在世界的潮流不是建大坝去搞水利,而是顺应自然去搞水利,这是去年世界上所有的水利工程师得到的共识。

“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闸门全部打开,让水自己进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愿这样做,主要是和它政绩、名声连在一起,如果现在废掉,那前面的功绩就没了。”王维洛说。#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7-06 1: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