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裔老人遗产全给儿子 加国法律说不行

在卑诗省,《遗产法》规定,遗产分配须公平。(Shutterstock)

人气: 12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部分亚裔重男轻女,遗产传儿不传女。这种做法却在加拿大行不通。法律规定,无论是什么传统和文化背景,遗产分配须公平。最近一起卑诗法庭裁决一对印度裔老夫妇的遗产分配不公的案件,在偏好于把财产传给儿子的卑诗华人中引起强烈反响。

前不久加拿大媒体报导,卑诗省一对姓利特(Nahar & Nihal Litt)的印度裔移民夫妇去世后,将近千万的遗产93%留给两个儿子,四个女儿只分得3%的遗产。几个女儿不服打官司,法官裁决后,四个女儿分到6成遗产,两个儿子得4成。

华裔老汉100%财产全留给儿子

和印度人比,中国人重男轻女思想有过之而无不及。据inkstonenews网站报导,上述官司中,几个女儿的代理律师托德(Trevor Todd)回忆,15年前,他所在小区一对华裔移民老年夫妇找到他,其中老先生要立遗嘱把全部家产留给已成年的儿子,而与其生活了35年的老伴及女儿一分钱也不给。

像托德说到这种重男轻女的老人,并非少数。托德称,这对华裔夫妇遗嘱根据中国人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将遗产全部留给儿子,在卑诗省行不通。像他们这样的人,需要好好教导。

律师们表示,加拿大亚裔女性,无论是妻子还是女儿,因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被一家之长剥夺家产继承权的情况,非常普遍。利特夫妇几个女儿打赢遗产官司,说明在加拿大社会和法制约束下,无论什么传统和文化背景,如有男性再重男轻女,都会被法律强制对妻女一视同仁。

印度裔夫妇遗产分配不公 女儿打官司

1964年,利特夫妇拖家带口移民加拿大时,一贫如洗。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打拼和省吃俭用,夫妇俩买下温哥华南部一个草莓农场,并在温哥华置业。夫妇俩的四个女儿和两个儿子,从年幼时就帮父母干活。后来,夫妇俩年纪大了,生病时多半由几个女儿轮流照顾。

2016年初,夫妇俩先后在2个月内相继去世后,留下遗嘱规定,价值680多万元的农场,93%由两个儿子平分,四个女儿每人平均只分得1.7%,相当于仅11.4万元。女儿们不服打官司,要求法庭重新分配遗产。

卑诗省高级法院女法官阿戴尔(Elaine Adair)于7月17日法庭裁决推翻利特夫妇遗嘱,判每个女儿人均分得15%遗产,相当于近100万元,两个儿子人均分得20%。

法庭卷宗显示,利特夫妇其中一个女儿阿玛吉(Amarjit Kaur Litt)说,父母头脑中完全是东印度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思想。几个女儿还称,父亲早在1991年计划,退休后把农场一分为二,两个儿子一人一半,几个女儿一个子儿也别想。

卑诗遗嘱和遗产法本身就非常独特,规定成年子女如果觉认为父母遗嘱不公,可以打官司。正因如此,利特夫妇的四个女儿,才能依法挑战父母遗嘱的极度不公平做法。

法官:重男轻女要不得

裁决认为,利特夫妇遗嘱只写了遗产怎么分配,没有说明不公平分配理由,几个女儿们推断是父母按其自身东印度文化和传统习惯这么分配,但这种传统与加拿大社会男女平等道德标准相差甚远,同时几个女儿也觉得父母这种传统思想要不得,因此法院裁定利特夫妇剥夺她们的大部分遗产继承权站不住脚、不合理,遗产应几个子女平均分配。

裁决还称,利特夫妇虽觉得自己并非重男轻女,但这种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影响了他们对几个子女的不公对待,造成他们从未平等对待过儿子和女儿。最后,阿戴尔在尊重利特夫妇偏向儿子遗嘱自主权基础上,裁决四个女儿继承60%遗产,两个儿子继承40%遗产。

托德认为,他的代理人认为,法院裁决不仅对他们来说是一次重大胜利,对其他被剥夺财产继承权的亚洲女性来说,也意义重大。她们希望通过本案,展现出站出来挑战兄弟和迂腐传统和文化的勇气。他还说,他还帮助许多华裔女性打过类似官司,但一般都是庭外和解。

卑诗律师界认为,利特夫妇遗产一案,在遗产分配问题上普遍偏向儿子的卑诗华人中引起强烈反响。列治文山华人罗律师(Bernard Lau)表示,许多华人父母都希望把财产留给儿子,尤其是女儿已经出嫁的父母,更是如此。有些华人父母,甚至想把全部遗产都留给儿子或配偶,视其它家庭成员如无物。这样做,极有可能引发官司,最终造成家庭失和。

财产分配偏向儿子有条件

卑诗《遗嘱、遗产和继承法》(WESA)规定,遗嘱必须为遗嘱制定人配偶或子女提供正常生活所需和支持,其中包括已经独立的成年子女,否则法院有权修改遗嘱,对遗产重新分配,确保配偶和子女都能公平继承遗产。如果遗嘱中涉及的财产在卑诗省,也同样适用于外国人遗嘱。

罗律师表示,父母在世时赠予或与儿子联名拥有的财产,不受遗产法制约。作为父母,不是非得要对财产进行绝对公平和平等分配,只是有这样的道德义务,如果父母不想公平分配财产,也有的是办法,如信托、保险和退休储蓄计划等。

罗律师还称,如父母坚持财产要多留给儿子,不想给女儿,遗嘱中就要写明合理原因,例如,写明儿子在当事人一生当中所做贡献最大。像利特夫妇遗嘱中关于传统和文化的说法,理由不充分。

李律师表示,卑诗遗产法非常特别,许多外国出生的客户听说有这种遗产法,都大吃一惊。许多人认为不公平,认为自己的财产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但听说后果后,就又改口说既然如此,将来财产分配时不会太厚此薄彼。

华人重男轻女日益少见

罗律师表示,在华人不同社区和不同年龄层中,都有不同程度的重男轻女的东方思想,尤其是华裔老人,财产分配多重男轻女,但年轻一代中,这种现象就少多了。

本拿比为普通话客户服务的华裔李律师(George Lee)也表示,最近的中国大陆移民中,这种重男轻女思想比较少见,大概是因独生子女政策原因许多人只有一个孩子造成。尽管如此,利特夫妇遗嘱一案,仍让华人意识到,这种性别歧视和重男轻女思想,在加拿大行不通。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