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文看懂 川普想买格陵兰岛背后有何考量

川普总统有意购买格陵兰岛,引发热议。图为格陵兰。(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人气: 998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8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想买格陵兰岛,令这个冰天雪地的北国岛屿成为全球关注点。曾作为地产商的川普买格陵兰岛干什么?会出多大的价钱,背后有什么考量,引发热议。

有人开始以为,川普是在开玩笑;有人认为,川普是想在格陵兰建川普大厦;但也有人认为,川普这样做是有一系列的战略考量。专家认为,川普购岛背后的最大动机就是应对中共扩张。

格陵兰是一个怎样的岛

格陵兰岛大部分位于北极圈内,人口不到6万,88%为因纽特人。格陵兰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屿,面积81.1万平方英里,岛上约80%长年被冰覆盖,是在丹麦王国框架内一个内政独立的自治领地,但外交、国防与财政相关事务仍由丹麦代理。

1917年,一个因纽特人家庭。(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格陵兰岛最大的经济来源是渔业,但该岛因其丰富的自然资源(包括煤炭、锌、铜、稀土、铁矿石和稀有矿物等)而越发引起外界关注。已有探险人士来评估格陵兰的资源,但真实的数量仍未知。

格陵兰岛虽然坐拥丰富物产,但却并不富裕。《金融时报》报导,丹麦每年为格陵兰岛提供的补贴,占格陵兰岛年度预算的一半以上。

买岛是认真的

无论外界的猜测如何,从川普最近的言论和媒体透露的信息来看,购岛一事似乎是严肃的。《华尔街日报》8月16日披露,川普在与顾问们吃饭和开会时,颇为认真地讨论过要买下格陵兰岛的想法。

8月18日,当被媒体追问,美国如果购买格陵兰出价多少时,川普回答说,“我们还没有谈到那一步。首先,我们得看看他们是否有兴趣(被美国收购)。”

川普还在推特上证实说,正在考虑购买格陵兰岛。为了告诉外界买岛不是做地产,川普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幽默照片,上面有一栋金光闪闪的川普大厦高耸在格陵兰。他说:“我保证不在格陵兰建这个。”

川普几次提到买岛的战略问题。他说,从战略上讲,购买格陵兰“对美国是件好事”。

川普买岛并非异想天开 有历史可溯

川普购岛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从美国历史看,美国曾多次向外国购买大片土地。

购买路易斯安那:最知名的土地收购发生在1803年,当时美国政府花了1500万美元从法国购得路易斯安那,这片土地非常广大,有2,144,476平方公里,占今日美国国土的22.3%。路易斯安那后来被分为多个州,今天的路易斯安那州仅为其中一部分。

绘于1804年的路易斯安那地图。(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购买阿拉斯加:1867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威廉·西华德(William Henry Seward)以720万美元从俄罗斯帝国手中买下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当时很多美国人觉得这并不值得,花700多万去买一块一钱不值的冻土,简直就是赔本买卖,并将其戏称是“西华德的蠢事”(Seward’s Folly)或“西华德的冰箱”(Seward’s Icebox)、“约翰逊总统的北极熊花园”(Andrew Johnson’s polar bear garden)。但西华德说:“现在我把它买下来,也许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因为买到这块地,而得到好处。”

美国购买阿拉斯加原始支票,面额720万美元。(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而现在看来,西华德当年做了一笔有意义的交易。

购买丹麦西印度群岛:一战期间,美国怕德国占据丹麦西印度群岛作为其潜艇战基地,因此向丹麦政府提出购买建议,经过数月谈判后双方达成协议。1917年1月,美国和丹麦交换各自签署的条约,同年3月美国开始接管该群岛,并改名为美属维京群岛。1927年群岛上居民被授予美国公民权。

购买格陵兰岛:买格陵兰岛并非是川普的临时起意,历史可追溯到150多年前。

早在1860年代,美国第17任总统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执政期间,就曾考虑过购买格陵兰岛。1867年,时任国务卿西华德在当年购买了阿拉斯加后提出,购买格陵兰和冰岛“值得认真考虑”,并要求撰写一份研究购买两岛可行性报告。

时任国务卿西华德指示在1868年出炉一份购买格陵兰岛可行性报告。(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美国国务院1868年公布了这份报告,建议购买冰岛和格陵兰,“尤其是后者”,原因既有政治考量也有商业考量。但西华德在1869年3月结束了国务卿职务,格陵兰的购买计划也随之不了了之。

美国国务院1868年出炉的报告建议购买格陵兰。(报告截图)

1910年,美国政府内部传着一份购买格陵兰的内部提案。1946年,第33任总统杜鲁门希望以1亿美元的黄金从丹麦手中购买该岛,但被丹麦拒绝。

马里兰大学政府与政治学副教授埃尔默·普利思(Elmer Plischke)在1950年一份报告中写道,由于格陵兰对丹麦造成的巨额开支,以及其地理位置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该岛向美国的潜在销售仍有可能。

但在冷战结束后,美国政府对格陵兰岛的兴趣日渐消褪,买岛的想法束之高阁。至于在2019年的今天,川普总统为何再次提出买下八成面积均被冰层覆盖的格陵兰,从外界分析来看,主要有三大原因:格陵兰矿产资源丰富,稀土资源尤其具有吸引力;军事战略意义;布局北极圈,防止中共扩张。

一、格陵兰坐拥丰富矿产 稀土矿产格外引人关注

BBC报导,川普对格陵兰岛的兴趣,部分是因为岛上的丰富自然资源。格陵兰岛不仅有丰富的矿产还有纯净水、鱼类资源、海鲜资源、再生能源等。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是,格陵兰岛蕴藏着丰富的稀土矿产。

稀土被誉为“工业维生素”,它是17种化学元素的合称,由于其独特的物理和化学特性,对许多高精尖技术产品至关重要。无论是军用的激光制导武器、先进战机、导弹,还是人们常用的手机、电动汽车等,都要用到稀土。

稀土元素。(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今年2月发布的年度稀土报告,2018年,中国稀土的产量占全球产量的70.5%。美国2014至2017年的稀土进口中80%来自中国。

川普在上任总统后便力求摆脱美国对中国稀土的依赖。他在2017年12月,签署了矿物行政令,要求联邦政府找出包括稀土在内的关键矿物新来源,加速供应链各阶段有关矿物的开采、后处理及回收等步骤。

2018年7月以来,美中贸易战不断升级,中方多次暗示有可能动用的一张王牌,就是限制向美国的稀土出口。这更促美国加紧寻找替代来源。2018年,美国重新启动了已经关闭了的位于加州的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稀土矿。2019年5月,澳洲莱纳斯公司(Lynas Corporation Ltd.)宣布,将与美国德克萨斯州蓝线公司(Blue Line Corp)合作,在德州建立一家稀土分离工厂。

2011年芒廷帕斯稀土矿及其附近的卫星图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国最近与格陵兰岛签署了备忘录,投资合作开采稀土矿。

报导称:“格陵兰岛据估计蕴藏有大约3850万吨稀土氧化物,而全世界其它地方的稀土氧化物总量约为1.2亿吨。”

二、格陵兰岛的军事战略意义

美国政府之前之所以多次想买格陵兰,重要原因之一是其战略安全重要性。格陵兰岛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就是美国防务的重要环节。1943年,美国在格陵兰北部建立图勒空军基地(Thule Air Base)军事基地。这也是美国在地球上最北地点所设的空军基地。冷战期间,这一基地是防卫苏联进攻的第一道监测防线。

图勒空军基地。(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图勒空军基地配备有弹道导弹预警系统和卫星跟踪系统。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基地是第十二太空预警中队全球网路感测器的大本营,设有铺路爪长程预警雷达(PAVE PAWS),可以提供北美空防司令部(NORAD)和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AFSPC)导弹预警、太空监视和掌控。

川普对格陵兰岛的兴趣是该岛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重要性的最新迹象。由于极地冰层融化,格陵兰岛的战略价值与新的北大西洋航线紧密相连。新航线大大减少了海上贸易旅行时间。过去世界不少重要航线不得不依赖巴拿马或苏伊士运河。中共对该岛越来越高的兴趣引发了川普政府的担忧。

三、布局北极 买岛背后的中共扩张考量

《华盛顿邮报》称,在冷战结束后,美国政府对格陵兰的重视有所减退。但近几年中国(中共)和俄罗斯企图扩大在格陵兰地区的立足点,引发了美国政策的转变。实际上自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就在该地区起着更加积极的角色。

《华邮》引述丹麦一所国防学院军事行动研究所教授乔恩·拉别克-克莱门森(Jon Rahbek-Clemmensen)的话说,格陵兰一直想要完全从丹麦独立出来,但他们需要获得外国投资来建立经济基础才行。这个时候中国(中共)进来了。“基本上,中国(中共)一直非常看好在格陵兰进行采矿业和基础设施投资。”克莱门森说。

专注于格陵兰事务的咨询家达米安·戴吉斯(Damien Degeorges)表示,川普对格陵兰岛的兴趣并非不合理。他说,美国购买格陵兰岛的想法可以理解为:“让我们在中国人(中共)之前购买它。”

“格陵兰想要的是来自投资的资金,以发展经济,” 戴吉斯说,并指出,欧洲和美国一直对该岛的兴趣没有中国(中共)那么大。

他认为,川普的想法表明美国总统在参与防止中共扩张的问题。

BBC也称,近年来,中、俄对北极地区的兴趣日益加大,无疑增大了格陵兰对美国的价值。

中共在向全世界推介“一带一路”战略架构时,北极也成为这一战略的重要环节。2018年1月,中共发表《北极政策》白皮书,表示要与各方共建“冰上丝绸之路”,自称是北极事务的重要利益攸关方,地缘上是“近北极国家”。

中共2018年1月发布的《北极政策》白皮书。(白皮书截图)

对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年5月公开表示,中共试图通过推动基础设施项目和商业投资来参与北极地区的事务,必须加以检查。他还否认中共是“近北极国家”的说法。

他说:“只有北极国家和非北极国家, 没有第三种,而且任何其它说法也不会赋予中国(中共)任何权利。”

中共最近几年加强在格陵兰的投资,提出建立科研站、卫星地面站、翻修机场及扩大采矿等,引发美国政府的担忧。五角大楼在今年5月发布的中共军力报告与往年报告的一个最大不同在于,本年度报告聚焦中共对北极的野心。新的报告提到“北极”21次,对中共已增加在北极的活动进行了示警。报告指中共的活动“可能包括把潜舰部署到北极地区,以吓阻对手的核攻击”。去年版的报告里,只提到“北极”这个字眼1次。

《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的一份报导称,五角大楼去年就格陵兰岛发出一则警报,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北极冰封地区出现了令人不安的发展势头:中共正在寻求资金并建造三个机场,以使其在加拿大海岸附近有一个军事立足点。

五角大楼官员对本来就依赖援助的格陵兰政府是否可能偿还这笔高达5.55亿美元机场建设项目的贷款表示担心,在无法支付部分付款后,中共政府很可能会借此控制跑道,而这条跑道可以被战机利用来登陆格陵兰岛,而在这个岛上,美国拥有一个导弹跟踪空军基地。登陆格陵兰也可以帮助中共获得新的航道,并获得北极消退冰层下的新资源。

五角大楼对中共在格陵兰的扩张表示警惕。图为五角大楼。(SAUL LOEB/AFP)

CNBC新闻引述威尔逊中心极地研究所所长迈克尔·斯伏加(Michael Sfraga)的话表示,如果中国(中共)在一个对许多国家来说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地方进行重大投资,“那么它们(中共)就会在那里产生影响”。

“如果你在一个小岛屿国家投入大量资金,那么你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力。”

最终,美国联合盟友国家,成功阻止了中共的格陵兰机场建设计划。丹麦成为主要投资者,美国提出捐助机场基础设施,以帮助民用、军用或监视飞机降落在该岛的海岸。

丹麦联合执政的自由党(Venstre)外交事务发言人迈克尔·詹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不希望在我们自己的后院出现共产主义专政。”

分析指出,川普当然也不想见到中共控制格陵兰,因此在谈到想买格陵兰的动机时,川普提到此事说,“从战略上讲,它很有意义。”

蓬佩奥:美国作为北极国家站出来 捍卫北极未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份在芬兰参加“北极理事会”会议时强调,并不是不欢迎中国在北极地区的投资,但美国和北极国家欢迎的是“能够显示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的透明的中国投资”。

“我们需要,并且我们会记住我们从其它国家那里学到的经验。中共在其它地方的侵略行为应该告诉我们,中共有可能如何对待北极,以及我们应该做什么。”蓬佩奥说。

“让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希望整体的北极国家或者特定的土著社区走斯里兰卡和马来西亚前政府的老路,落入债务和腐败的陷阱吗?我们希望关键的北极基础设施最终落得像中共在埃塞俄比亚建的道路一样,过不了几年就变得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吗?我们希望北冰洋变成另一个南中国海,用于军事化和领土争端吗?我们希望将脆弱的北极环境暴露在由中国渔船在其附近海域造成的、或是由中国国内无人监管的工业行为造成同样的生态破坏之下吗?我想答案相当明确。”

蓬佩奥说,美国致力于以对环境负责的方式来利用北极资源。不希望中共把中国的污染带到北极地区。#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25 5: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