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学生被迫辅导中国学生 澳媒体人炮轰大学

数据显示,澳洲大学严重依赖留学生,而墨尔本的大学是国际学生最集中的地方。(Brendon Fallon/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近日,澳洲媒体人劳瑞(Meshel Laurie)发表评论文章说,澳洲大学的“小组作业”(group assessment)迫使讲英文的学生承担起辅导留学生的重任,澳洲的大学应该为留学生提供额外的支持。

在其发表在《时代报》的文章里,劳瑞说,她正在读媒体硕士课程,第一天就发现教室里的“种族界线”太分明,于是她和中国留学生坐到了一起。之后,老师要求大家进行小组讨论,她花了全部的时间想尽办法向中国学生解释他们应该讨论的内容,并且此后一直这样做。

至此,劳瑞明白了为什么其它国家的学生没有和中国学生坐到一起,可能因为他们不想成为“免费的辅导教师”。劳瑞说,这项任务的工作量非常大,在做了5周后,她就觉得十分疲惫。

虽然她可以选择在上课时坐到别处,但在遇到“小组作业”时,学生们就别无选择,因为老师负责分配小组。讲英文或英文较好的小组成员不得不帮助其他英文差的成员赶上课程进度,为他们翻译讲课内容,一起完成作业,如果他们无法完成任务,所有人都会挂科。

劳瑞所在小组中一个英文较好的中国男生被迫用中英双语给5个中国学生在3小时里快速解释过去5周的现代电影制作课程。对此,劳瑞十分气愤,给课程主管发了邮件。

在文章结尾,劳瑞说自己是忠诚的“多元文化”的拥护者,“我不需要每个人(留学生)在来到这里时说英语,但如果大学收了他们的钱,他们不能讲英文,你能至少为他们提供其所需的支持吗?你能不能不要狡猾地依赖其他学生来填补这个空白?”

劳瑞的文章引来了大量读者的共鸣,数百人留言讲述自己或家人朋友相似的经历。

数据显示,澳洲大学严重依赖留学生,而墨尔本的大学是国际学生最集中的地方。

根据联邦教育部的数据,在2017年,RMIT大学44.7%的学生为留学生,莫纳什大学的这一比例为42.9%,维多利亚大学为37%,墨尔本大学为36.6%。

近日,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学者巴布恩斯(Salvatore Babones)的一份调查报告警告说,澳洲的大学在财务上极度依赖付全额学费的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 “为了追求这一金矿”,澳洲的大学正在降低招生标准。

目前,很多大学在为那些无法通过雅思(IELTS)英语考试的学生创造其它入学途径,比如让他们参加昂贵的预备课程或“基础课程”(foundation programs),这些课程要么能保证留学生顺利入学,要么帮助降低入学难度。

根据巴布恩斯的个人经历,很多中国学生都处于挣扎之中。

他说:“有时,我的中国学生无法明白我对论文作业的要求。他们在英语口语方面面临的困难如此之普遍,以致通常无法让中国学生参与到课程讨论中来。”

“他们往往渴望参与进来,但无法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想法。”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