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住房成本高 生活成本升 中产叹日子难过

家庭债务日益沉重,也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水平。(Fotolia)

人气: 8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中产阶层,既包括工人,又包括医生,很难有准确定义。唯一可确定的是,专家一致认为,由于住房成本和家庭债务飙升,工资涨幅停滞,中产日子越来越难过。

影响生活质量的,除收入水平外,还有生活成本。收入即使增加了,也不一定意味着就摆脱底层进入中产了。这是因为,影响生活水平的,除收入、债务和其它因素外,还有生活成本。

中产阶层萎缩

加拿大和许多其它发达国家一样,有钱的人越有钱,没钱的人依然没钱,中产阶层越来越少。渥太华大学经济学教授诺顿(Geranda Notten)女士表示,过去几十年中,中产阶层日益萎缩,主要原因是中低岗位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2017年加通社一份民调显示,43%受调者自认为属于中产阶层,远远低于2002年70%的比例。经合组织OECD今年4月报告对中产定义是:收入是全国家庭中位数的75%~200%的家庭。按此定义,加拿大年入4.35万左右的家庭,就属中产,全国家庭占比58%,比OECD国家61%的平均水平微低。

报告发现,加拿大中产阶层花在住房上的收入越来越多。2015年,中产家庭32%收入用于住房成本,远远高出10年前的27%这一比例。

OECD经济师弗斯特(Michael Förster)说,和多数OECD国家一样,加拿大中产日子也越来越难,年轻人更糟。以前婴儿潮一代20多岁时,67%就跻身中产阶层,如今只有60%的年轻人在20岁跻身中产。

中产日子越来越艰难

Vanier Institute of the Family家庭研究所CEO斯宾克斯(Nora Spinks)女士说,不同年龄阶段的人面临的不同压力,也会影响人们对自身阶层范围的认知和定义。

如30多岁的中青年夫妇,有学贷要还,还有孩子的日托支出等;老年人要担心家庭健康护理,和老伴去世后损失一部分养老金收入。还有些高收入阶层,如年入30万的律师夫妇,如住豪宅房贷金额巨大,也可能觉得日子就算刚刚过得去,把自己划入中产范畴。

斯宾克斯说,另一方面,过去10年中,企业机构的基层员工和高层管理之间的收入差距,也越来越大。目前全国多数企业或机构中,CEO和普通员工之间的收入水平,差距相当巨大。

家庭债务日益沉重,也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水平。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4季度全国家庭季度调整后信贷债务占家庭可支配收入178.5%。

多伦多个人理财专家休恩(Mitchell Huynh)认为,平均而言,家庭收入接近10万属于中产,但具体怎么定义,还要看所在地区和城市。现在生活成本上升,通胀上升,住房成本上升,唯有工资没怎么涨。

过去老一辈从学校毕业后,找份好工作,然后干一辈子,退休后有份丰厚的养老金的中产生活模式,如今根本不可能。休恩说,现在要想这么做很难,万一哪天企业关门了怎么办?

中产吐槽:生活不宽裕

多伦多现年42岁数居民马索德(Sonia Massoud)女士和丈夫两人,一个是会计,一个是电子工程师,夫妇年入10万多。夫妇二人有2个10岁不到的儿子,租住北约克一幢独立屋的顶层。

马索德透露,每月刨除交通和其它开支后,手中所剩无几。她说,自己是会计师,也只能过成这样子,不会英文的时薪低的人,日子可能更艰难。

现年35岁的瑞尼(Ria Rinne)2007年从渥大公共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很幸运地在多伦多找到一份有福利的全职管理工作,目前租住在怡陶碧谷一个单人套间。每月房租加上上网、手机和水电费等,让她感觉有点吃不消。而且一旦房东卖房或家人搬入,她可能就得回渥太华父母家了。

她说,生活成本一天比一天高,已经影响到过去一些经济条件富裕、生活舒适的中产阶层,这些人都在努力保持原有的舒适生活,但在目前的多伦多,要做到这一点令人怀疑。

马索德和瑞尼,都觉得自己算是中产,但觉得生活并不宽裕。马索德一家准备离开多伦多,搬到汉密尔顿,能使生活过得舒心些。“多伦多生活成本越来越离谱,要想买房,每小时赚300块才买得起。”马索德说。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