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九评征文】这里,插的是红旗还是黑旗

晓路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日讯】
曾将红旗插满天,腥风血雨乱乾坤。
半百沧桑颜色改,是红是黑难相辨。

也许下面的“故事”,能对这首诗作些解读。

1、有特色的“火线入党”

一股2米多宽的浊流九曲十八弯的流经一个小镇,然后继续西去,在水流的南岸,有一个200多户小村——三合村。这可是一个穷村,从我明事起到如今,都没有听说过这个村摘掉穷的帽子,主要原因之一是这里的人多地少。90年代中期,这个村里没有了村支书,也没有人愿意当这个村的村支书。原因除了穷,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一是国家收的“提留”过高,虽说上面年年喊要减轻农民的负担,但事实上是减而不轻,年年有增。再加上种田开支也是年增月涨,种子、农药、化肥都在涨价,而粮价却总在原地徘徊,种田除了收点口粮外,几乎没有落头,一遇天灾,种田得赊本。每年那么高的“提留”,上面又逼得紧,谁能收得起来呀。加上现在的老百姓也不像从前了,弄得不好就会公开的和村干部闹起来,一闹总会有出手的时候。怒气冲天,双目相对,眼红了,那铁锹、扁担也是不认人的。所以这村支书也是难当了。

一个村没有头不行。后来乡干部相来相去,看中了一个人,就是本村的村民王先强。王三十来岁年纪,文革时初中毕业,能说会道,做事也下手重。不爱农业劳动,赌博很有几下子,据说他赌起来有魄力有胆量,都是在外面参加大赌,还赢了不少钱,吃穿都和别人不同。更重要的是他能“诈”得住人,还有一个亲戚在镇里当党委副书记,万一做错了什么事他的背后有人撑著。

不到十天半月,王先强果然做了党支书,但他不是党员,怎么办?于是乡干部来了个打破常规的搞法,先做支书,再宣誓入党。

我听到这件事后,觉得有些滑稽,我的朋友笑我说:你是缺少见识,像这样的事不是一个村里有,不少村都这样,不然的话,农村工作谁做?计划生育谁管?“提留”谁收?这叫“火线入党”。

不过,后来听说这位“火线入党”的支书主动辞去了职务,到外面做生意了。其因是村里的负债越来越大,王买掉了村里的几十亩地也还不了,有人说他是赌博输了,也有人说是他们村干部一小撮人吃了玩了,镇里有人来查账,但没有查出什么来。因为镇里来查账也只能是扎扎实实走个过场,当然也查出什么结果。

2、一刀砍出个治安村长

在一个无山也不傍水的地方,有一个比较大的村子叫大合村。这个村子由十多个小队组成,人口多也很复杂。有人说大合村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这句话有双重的含义。一是这里出了四位副处级以上的干部,五位博士生(其中有三位出国),也出了不少的大学生。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出了一批有名的恶霸、地痞、流氓。

我认识一位青年,她叫胡胜勇,90年代末他20多岁,好勇、心狠。有一次和邻村的一位青年吵起来了,没有几句话,胡胜勇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给了青年几刀。

那年这个村调整村干部,村长看中了他,觉得他是块料,就提拔他做了这个村的管治安的副村长。有了他这样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人,还怕其它的人敢不服管?

也是在那一年,我曾经遇到一位青年,中专毕业,他那年26岁,是某乡的一个副乡长。那年他所辖地一个村的没有支书,乡党委就派他下去兼任,同时也是历炼他。我关切的问他:现在农村里那么乱,到处是村霸、地痞,你在下面可得小心点哪。他说:不要紧的,我以夷治夷。

我从他的话里听出,他这个村支书的手下,一定有一个或是几个象胡胜勇一样,威服一方的“人物”为他保驾护航,不然,他一介书生,到村里主持全面工作,怎么能吃得开!

3、以后谁做接班人

前不久,我利用放假的机会回了趟老家,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叔聊了一会。这位老叔年青时当过兵,党员,七十年代末转业,做了几年的大队(村)干部,以后在家种地,兼做一点小买卖度日。

问:您现在种了多少亩地?现在农民的负担减轻了,应该有点收入了吧?

答:我种了十二亩地。现在虽说“提留”减少,但是开支也大,种子、农药、化肥等一个劲的涨价,今年和往年比稍微好了些,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问:您这么大的年纪了,不像过去年轻了,还种这么多田,吃得消吗?

答:没办法。吃不消也要做呀,我还有小儿子没有成家,还要为他攒钱办婚事呢。我现在不仅种田,农闲时还要外出做点小生意呀。光靠种田也攒不起钱来呀。

问:现在听说村里的年轻人都不种地了,以后会不会造成种田人青黄不接呀?

答:不是青黄不接,是没有人种地了。你看现在的年轻一代,他们不愿种地也不去种地了。25岁以下的,都不下田了。他们家的田都是老人在种,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死了,以后怕是没有人种田了。

问:依您看,他们不愿种地,是什么原因呢?

答:这不是明摆着吗?种田累死累活,没有什么收入,谁愿去种?再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依著老人,吃不了苦。老人为了下一代当牛做马,一直耕种到不能动为止。现在能考上大学最好,考不上的,学学手艺,人说百艺好藏身。现在不少的年轻人是游手好闲,到处赌博。

问:现在听说农村赌博之风越来越厉害,是不是这回事呀?

答:你还不知道呀,现在农村里到处设赌场,小赌最低一次压10块,大赌的最低限押50元。男的女的都去赌的。现在还有专门“麻木”和“摩的”拉赌的,只要你去赌,车费免出,还给参赌的人每天发两张钱(20元)。

问:那公安不管吗?

答:管了。前不久,公安抓了一个赌“头”,要罚他2万元,他家有亲戚在公安局,罚了他2千,就放了。这不, 这几天又开始了。现在他们也精了,专门在路口安了放哨的,现在都有手机,公安一有动静,马上会被放哨的看到了。

那些参赌的就更不怕了,就是抓去,也只是关个十天半月的。放了,照样的赌。我们这有一个女的,她上次被抓了,放回后,她说,我输的是自己的钱,就是赢了,也是凭手运,总比那些强盗土匪、贪官污吏好。

我听了心情很沉重,现在年轻人不愿种地,赌博成风,把种地的任务都交给五、六十岁的老人,以后农村谁去种地!我们这可是国家粮食主产区,是“鱼米之乡”呀!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12-02 9: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