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美中国博士和他母亲的故事

王永生和太太及儿子。(大纪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建、张小敏报导)八国峰会(G8)正在美国乔治亚州小城萨凡纳(Savannah)的渡假地海洋岛举行,数千国际媒体记者云集当地。在80英里外的布鲁斯维克市(Brunswick)镇, 来自美国得克萨斯州的王永生博士和大约15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举行真人演示反酷刑展。王博士说,他来到这里,是因为包括他母亲在内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种种酷刑和精神折磨,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有责任将母亲的故事告诉国际社会。
  
王永生是2001年4月毕业的休斯顿大学物理学博士,本来留校做博士后。由于母亲炼法轮功被送进南京精神病院,他在海外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家人的迫害,结果名字上了中领馆的黑名单。2001年,王永生和太太的护照在办理延期申请时被休斯顿中领馆扣押至今,几年来,两人无法找正式工作,生活一直非常艰难。
  
6月8日,个子不高、看上去十分文弱的王永生在布鲁斯维克市(Brunswick)演示酷刑。在美国南方夏天炎炎烈日下,晒了整整3个小时,记者问他是否很辛苦 ? 王永生说,与他母亲和中国大陆学员遭受的痛苦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谈起母亲,王永生一脸悲伤。他说:“1997 年底我生患上眼疾, 被诊断为眼底有问题, 后来炼了法轮功,很快恢复了视力。在我的推荐下,母亲98年上半年开始学法轮功,短短几个月,她患了28年的妇女病好了,那时她心情特别愉快,对别人也更加和善。
  
1999年12月23日,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因为北京信访办已成为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母亲第二天便去了天安门。一个警察问她,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回答说是,就被抓进了警车。上车后警察左右开弓打她的脸,直到警察自己的手打疼了才住手。
  
我母亲被押回南京,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开始时医院拒收,因为她根本不是精神病人,但警察施加的压力太大,医院无可奈何地收下。但是医生对我家里人说:她不是因为精神病住进医院,而是因为她要炼法轮功。”
  
记:后来怎么样?你有没有回国去看望你母亲﹖
  
王:“我当时在美国休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当我得知母亲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消息后,非常着急。于是向老板请了假,直飞上海。第二天到了南京精神病院。
  
见到母亲后,我问她都受到了什么样的“治疗”。母亲告诉我,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如果不吃,他们就把她绑起来灌。母亲说:“这些药使我痛苦不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全身乏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好像浆糊一样,而且心烦意乱,一点也安静不下来。”
  
在她讲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说话和动作都特别地缓慢,舌头好像变得特别大,变得不灵活了,有点吞吞吐吐的,而且思维也变得缓慢,看上去真像个病人了。
  
我和母亲正说着话,忽然听到护士在门外喊了什么。我母亲紧张地对我说:“他们又要给我吃药了!”随后进来一位年轻的女护士,手里拿着装水的杯子和药,一边喂著药,一边对我母亲说:“现在还想练法轮功吗?不要再练了!”我当时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痛得无以言表。
  
后来我去找主治医生,对她说:“我是韩纪珍的儿子,特地从美国赶来,来问问我母亲的情况。” 医生说:“根据你母亲的情况,随时可以出院,只要警察同意。”我又问到用药的事情,她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警察把她送进来,我们只得给她药。不然将来她再去为法轮功上访,我们就不好交代了。”
  
在我家里人一再的请求下,警察同意释放母亲,但强迫她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母亲不想再被关在精神病院,违心地做了她不愿意做的事。
  
后来警察又来骚扰,对母亲说:“你光写不上访的保证还不够,你还必须要写一个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否则就把你送回精神病院。”母亲说:“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我怎么能做这个保证呢?”警察说:“看来你的精神还是有问题,根本没有治好,还需要继续治疗。”于是母亲再次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这一关又是两个多月。
  
那时我父亲患了癌症,刚做过手术,极需母亲照顾。自从母亲被关进精神病院后,她不但不能照顾父亲,反而要父亲照顾她,每天赶很远去送饭。我是含着泪离开家的。
  
2000年底,我帮父母办好了来美国探亲的手续,签证也签到了,机票也买好了,然而登机时,他们被海关拦住了,因为母亲的名字在他们的黑名单上。至今他们仍不让母亲出国,怕母亲出来后将迫害曝光。
  
记者问:你和太太都没有护照,在美国生活一定很不容易?王永生说:读了博士,不能干自己的专业,不能找一份正式工作养家,连太太和儿子都跟着遭罪,当然是很苦,这都是因为这场镇压造成的。他呼吁国际社会提供帮助,一起来结束这场历时5年的迫害。
  
当天演示酷刑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叫吕朝晖,他的妻子周雪菲曾在广东三水劳教所被关押三年, 受尽折磨。6月8日吕朝晖双手被铐、在笼子里蜷缩坚持了三个小时,手腕已经有了红色的勒痕。他说:“虽然我被关了3个小时,被太阳晒,被蚂蚁咬,弓著身,双手被铐,但是跟国内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我太太所遭受的迫害相比,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他们遭受40多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还要被强迫洗脑,那种精神上的痛苦比肉体折磨更让人难以忍受。”

布鲁斯维克反酷刑展。(大纪元)
布鲁斯维克反酷刑展。(大纪元)
布鲁斯维克反酷刑展。(大纪元)


  
据悉,星期二有30多家媒体到酷刑展现场进行采访报导。萨瓦纳早报6月9日头版刊登了法轮功学员宁静炼功和英文“真善忍”横幅的照片。布鲁斯维克市市长两次来到酷刑展现场,并通过市广播电台向民众介绍法轮功学员的活动。(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6-10 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