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闻当证言 日治时期台籍日本兵遭中国处死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7日讯】〔自由时报记者陈凤丽╱南投报导〕台籍日本军伕姜延寿,遭中国广州军事法庭审判处死,其判决书保存至今,判决内容粗糙,姜延寿陈情无效,死前向同袍高呼“台湾人要幸福!”台湾文献馆认为姜延寿能想到“台湾人的幸福”,可见其台湾意识之强烈。

国史馆台湾文献馆为了搜集太平洋战争终战六十年的史料,一一探访在太平洋战争结束后,遭盟军判刑的台籍日本兵家属,日前访问遭中国政府审判并处死的姜延寿之长子姜义政,意外地发现审判粗糙的审判书。

姜延寿是新竹县芎林乡人,廿七岁时以三个儿子的父亲身份,赴海南岛担任日本“海军巡查补”,战后却被中国政府逮捕,关进广东第一监狱,在民国三十六年5月份遭广州行辕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以他杀了海南岛文昌县三名乡民,拆去两间乡民的房子,以及向其中一个被杀者的妻子勒索三千元等“事实”,以杀人、财物强要和财产破坏等罪名,判处三个死刑、两个无期徒刑,于当年8月行刑。

姜延寿曾用中文写答辩书和陈情书,澄清自己没有杀人、勒索及强拆民宅,可是未被接受,且法庭帮他找的公设辩护人,甚至还要求法庭将他以“汉奸”论处,并未为他辩护。临死前,他托同袍写下遗书及遗诗,后来交由同袍寄回台湾,这段无人知晓的史实才能够揭开。

姜延寿在陈情书中,曾不解的问“台湾回归祖国土,当道尚不能体恤百姓,还看成俎上肉,只凭一片空言作证据实令人不明!”而在行刑前他高喊“台湾人要幸福!”台湾意识十分强烈。

台湾文献馆馆长刘峰松表示,日治时期的台籍日本兵,是一群没有国家保护的军人,命运才会如此多舛,而中国政府的审判,只凭自白书和检察官的说法,也未讯问姜延寿所要求出庭的证人,这样粗糙的手法,实在让人不敢想像。

台湾文献馆请律师陈建良分析姜延寿的审判书,发现审判内容疏漏的地方非常多,光是论处他的“战争罪犯审判条例”属“事后法”,违反罪刑法定原则的“禁止溯及既往”;此外,审判过程中,不曾传讯任何证人、拒绝姜延寿要求传唤自己的长官作证,且以严刑逼供所写的自白书当证据,均不符程序。

陈建良也说,判决理由也是疏漏百出,该法庭只凭被杀死者的妻子所言,就认定是姜延寿所为,事实上这名乡民死亡时,妻子根本不在场,一切只凭猜测和传闻,手法之粗糙,令人不可思议。

而且军事法庭指派的辩护人,要求以“汉奸”论处姜延寿,也让陈建良律师不以为然。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