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网络封锁背后的西方公司(上)

新唐人世事关心(23)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1日讯】

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主持人:又一名中国记者被捕了。他的名字叫师涛,曾经担任湖南长沙《当代商报》的记者。2004年的4月,师涛参加了《当代商报》的一次内部会议,会上,他的上司口头传达了中共中央办公庭关于如何报道89六四事件15 周年的通知。师涛对这个通知进行了大概记录,而后用自己的雅虎电子邮箱发给了海外网刊《民主通讯》的一个朋友,告知境外民运人士不要在六四周年前后回国以免被抓捕。7天以后,师涛忽然被捕。2005年4月27日,师涛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被判刑10年。这是一个经典的罪名,也是一个经典的案例。和很多因言获罪的知识分子一样,今年37岁的师涛对他的遭遇可能或多或少有过思想准备,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是,把他推进铁窗的其中一只手是来自民主世界的商业巨头-雅虎。

旁白:湖南中级人民法院的起诉书详细引用了雅虎香港的一份报告。雅虎香港提供的用户信息表明,网络地址为 218.76.8.201的用户,在2004年4月20号23点32分17秒,通过电话拨号0731-4376362上网使用了这个雅虎电子信箱。雅虎的这个报告成为给师涛定罪的关键证据之一。

师涛案迅速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2005年9月,当师涛已经在湖南赤山监狱做苦工的时候,来中国参加会议的雅虎总裁杨致远在风景宜人的西湖岸边第一次对师涛案发表评论。“我不希望看到事情的结局如此,但是我们必须要遵守中国法律。”

对此,曾经是师涛律师的郭国汀并不这样认为

郭国汀采访录音:国际法优先原则这是国际上通行的原则。。那么联合国人权宣言,人权宪章,或者是48年以后联合国设立了一系列的社会经济保障公约,好多都是中国参加的。那里面都有明文规定言论自由,表达自由。那么这些原则都要高于国内法的原则。所以雅虎要以服从当地方法律的理由积极协助当地的公安的做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旁白:2005年11月1号,香港资讯科技及广播事务委员会专门为雅虎香港向中国公安提供师涛信息的事件进行了一次听证会。会上,雅虎出具的声明中说他们提供的不属于师涛的个人信息,因为师涛使用的是其工作的报社的电脑。IP是公司的。这个说法遭到了参加会议的立法委员的质疑。

香港立法会议员 汤家骅: 事实证明,就是因为这个资料才捉到这个人的。那这是不是最好的证明呢?

香港立法会议员 余若薇:如果你说提供他办公室那个地址,电话,不说他的名字,这就不属于个人资料的话,甚至刚才陈先生你说: “你提供身份证号码都说不是个人资料的话,因为普通人不能从你的身份证号码知道你的名字,如果你这样定个人资料,这个条例就是废的啦!

旁白:按照Yahoo对个人信息的定义,Yahoo实在是可以堂而皇之的向中共提供用户的各种“非个人信息”,而中共也可以轻轻松松的用这种信息找到它不喜欢的人。也许是一种巧合,这件事过后,雅虎顺利的在中国市场迈出了一大步。据纽约时报报导,2005年8月,在向中共提供了师涛电子邮件信息的几个月后, YAHOO花10亿美元收购了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的40%。这是外商在中国互联网络领域的最大一笔投资。

YAHOO工程部主管 陆奇:使YAHOO成为在中国的最大的一个互联网公司。

事实上,早在2002年,Yahoo!就同中共签下《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主动检查和过滤中共不喜欢的资讯。而更令人担忧的是, Google和微软的MSN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当新唐人记者采访到微软亚洲工程院上海分院院长谢恩伟,问他对MSN在中国过滤网络内容怎么看时,他这样说:

采访Enwei Xie:I think the interesting question would be whether or not this is a unique Microsoft case or whether it is a generic issue that apply to all internet providers. So whether or not Google have the same issue, whether or not Yahoo has the same issue, so my gut feeling is that we are in a generic situation.

旁白:他说的没错,在中国它们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Gutman: —Back in the 1990’s few areas of American enterprise in China carried as much moral glamour as the internet did. Every technical advance and every market restriction lifted were perceived not only as business opportunities for America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mpanies but they were seen as potential advances for Chinese democracy.

主持人:正如《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Ethan Gutmann所说,互联网所带来的巨大的信息量和便捷的网上通讯手段使很多人对中国的信息自由和民主产生了新的希望。在1998年,中国有5百万网民。而如今,网民的数量已达9千8百万。如果这9千8百万网民能够像他们想像的那样在网上自由自在的漫游的话,毫无疑问,独立的思想会产生,中国会因此改变。但是不幸的是,中共政府同样看到了这一点,而且是从一开始就看到了。

劳改基金会主席:Harry Wu:那最近因为Internet发展非常快,它也知道近一亿人要上网,如果这个漏洞不堵上的话,那它的政权非常危险。因为控制人有两方面,一个是用武力,一个就是控制你的思想。

主持人:中国的网络发展现状就像一个自己和自己赛跑的怪人。一方面,共产党无法不让网络发展,21世纪是信息时代,让中国的经济发展并同世界接轨是共产党保持执政合法性的重要保证。而另一方面,它要坐稳江山,就要保证自己对网络的控制永远要超前于网络本身发展的速度。它要确保它不想让中国人看到的内容他们是绝对看不到的。这就像一个人两条腿都要跑,但是永远要保证其中一条腿比另一条腿跑的更快。

Ethan:I saw some weird characters in my email…

旁白:起初,中共封网的策略是用手工维护一个网站的黑名单,中国用户无法直接访问这个黑名单里的任何网站。

动态网总裁 Bill Xia: 在2000年之前,很多一些网站的封锁的话还是用的是手工的封锁,比如说(1999年)7月20号,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在这一天。有法轮功学员发现他就上不了明慧网,过了几天,明慧网又设了几个镜像网站,内容完全是一样的,但是它的网址不一样。结果几天以后,这几个网站又被封锁了。所以这就很明显是有人手工的在做网络封锁。这时候,用海外的代理服务器还是能看到海外的明慧网的。

旁白:这种以”天“计算的滞后封锁,当然无法满足中共对信息即时封锁的需求。这时候,美国的CISCO公司出现在了中共领导人的视线中。

动态网总裁 Bill Xia: 通过CISCO公司的资料可以看到,这时候,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CISCO就开发了一种更先进的防火墙设备。2000年底以后,像这种代理服务器技术基本上就用不了了。就是你如果用代理服务器去看明慧网,很快,这个代理服务器就没法用了。这个实际上就是封锁网络技术的一种升级,它能够实时的看到你在看它不喜欢的网站,

旁白:CISCO是用自己公司生产的路由器和防火墙自动监视每一个中国用户访问的网站,一旦发现网站的内容中有被禁止的字词,网络访问就被立即中断,其访问的网站的网络地址被列入黑名单。

GUTMAN 演讲: Somewhere in this process I talked to a Cisco representative a manager a Beijing’s headquarters and he told me, “We don’t care abou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ules, it’s none of Cisco’s business. However it is part of Cisco’s business because three quarters of China’s routers, even today, are Cisco made.”

旁白:当然,仅仅用Cisco的路由器是达不到完全的封锁的。

经济学家 何清涟:中国现在的网络监控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完备的。第一,它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监控技术;第二,它就是通过网络从业人员的自律。

主持人:于是,在中共有形和无形的压力下,为了进入中国市场,Yahoo,Google,美国在线,MSN等等门户网站或搜索引擎,都或早或晚根据中共的要求对自己的网站内容和用户活动进行检查和监视。他们巡视自己网站上的聊天室,公告栏,部落格,监视用户搜索的关键词,检查用户的电子邮件,删除一切敏感的话题和讨论。他们也随时乐意将用户的资料和隐私与中共当局分享。在Cisco和这些美国大公司的联手封杀之下,师涛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何海鹰:大纪元现在是海外唯一的一个独立的报纸,来讲中国真相,中国现状的这么一个报纸。那么为大纪元收集资料,做记者的人后来就被抓了。抓的最直接的所谓的证据都是因为官方非法进入他们的电子邮件账户,永他们的电子邮件内容做为证据重判了他们,最重的判了10还是12年。

采访何清涟:6年前,有一位宋永毅先生回到国内的时候被国安部逮捕了。逮捕以后呢,他很吃惊的是国安部把他和朋友的所有的电子邮件全摆在他的面前,就说我们掌握你的一切动态。

营救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发言人 何海鹰:那么,这样的技术如果没有西方高技术公司的支持和他们的政治合作,对他们的这种其实是非法的对中国人民的人权和隐私权的侵犯的认可,如果没有这个,中国警察也难以办到这些。

旁白:在因为网络而被捕的人士中,最多的可能就数法轮功学员。

追查国际发言人 汪志远:在我们的纪录中,从1999年到2004年4月份为止,有108名法轮功学员因为上网被逮捕,被监禁,被判处劳教,其中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个只是我们调查的很少一部分。

专访Gutman:Nobody has done it …

旁白:这样的结果让人痛心,当我们对这些因为美国公司的协助而成功的逮捕感到无比愤怒,对人性中的见利忘义而感慨万分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同时想起美国人的理想主义.想起深植于美国人心中的自由精神. 想起互联网领域里面曾经的英雄。

旁白:Google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02年,在Google进入中国之前,Google因为不加过滤的搜索结果曾经被中共封锁。当时的 Google没有妥协,在压力面前它坚持自己 ”Do No Evil“── ”不作恶“的原则。而现在,当古狗的身价和人气远超从前,而且中共并没有封锁古狗的情况下,古狗却主动在它的中国新闻网上过滤搜索结果,不在自己的网页上显示中共不喜欢的内容。

2004年9月16日美国动态网发布的一条消息引起世界媒体的关注。据中国大陆网民反映,中国新开通的中国新闻在大陆进行内容筛选,致使大陆的网民和海外的网民在用同一关键词进行搜索的时候得到不同的结果。动态网通过模拟大陆上网环境证实了这一现象。由流亡海外的作家蒋品超的名字作为关键词,这是在美国上网的网民得到的搜索结果,而这是模拟中国大陆上网环境时的搜索结果。

蒋品超:中国大陆的一些媒体对我的一些消息进行封锁我觉得不太奇怪,但是GOOGLE呢,它是对全世界都宣布过说:我不做恶(do no evil)。落实到我这件事情上的话就是我不会封锁有关的消息,不会封锁其他人们的知情权。

旁白:曾经的英雄在利益的面前很快弯下了腰。也许对他们来说,这一切迅速的改变同样是以前没有想到过的。

凯新:DO THEY CARE.

专访Gutman:They care. Most of them are not just earning money. In China, but you have to give in. American is idealistic. Doing business is considered a way to bring reform.

主持人:Ethan Gutmann的说法也许代表了很多美国人的心态。虽然中共的改革开放已经20年了,政治改革还丝毫没有迹象,中国人也依然没有思想的自由。但是,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就会促进中国的改革和民主的这个理论似乎仍然是很多西方公司所相信的。

Harry:谁都知道,美国人也知道,中国人也知道,资本主义不代表民主。现在有国家, 比如说,沙特阿拉伯是资本主义国家,当年希特勒法西斯德国也是资本主义国家,那就一定民主吗?

专访Gutman:This theory is not totally wrong, but the current trend is not supporting theory. But maybe it is time to reconsider that theory. China is not post-communism, it is more supra-socialism, like fascism. China has a lot of changes. Do you just want to be rich without freedom. Like 6-4, culture rev, FLG, you cannot mention it in China.

采访Harry:今天在镇压法轮功,今天罗马天主教是非法。写一篇文章在互联网上就坐牢。那为什么说我们帮他们做生意就能发展呢?你讲这从哪儿来呢?这是非常虚伪的,非本质的一些说法。

主持人:1998年,中共有了一个更宏伟的目标,它不再满足于网络上的控制,而要建立一个史无前例的将所有的通讯手段,甚至中国人的一举一动都监视起来的工程-金盾工程。金盾工程使大量的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公司趋之若(WU4),他们把它视为一个巨大的商机。在利益面前,先前的一切关于民主、自由的美好承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中共也以这些西方公司效忠程度的多少,而予以不同的赏赐待遇。在下一集的世事关心里,我们会更深入的揭示西方公司在金盾工程中的所作所为,探讨它们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对我们每个人的影响。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12-11 1: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