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RFA专访陈用林(下):美澳联盟松动

“中共希望台海发生战争,澳袖手旁观,不履行澳美军事同盟”

陈用林6月4日出现在悉尼“勿忘六四、告别中共、声援二百万人退党”集会上披露自己脱离中共的心路历程。(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5日讯】中国驻澳大利亚外交官员,一等秘书,悉尼总领事馆政治事务参赞陈用林,五月底离开领事馆,向澳大利亚政府寻求政治庇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联系到目前躲藏在澳大利亚的陈用林,请他谈一下他叛逃的原因,以及他对中国,澳大利亚以及美国三角外交关系等问题的看法。

专访将分成两部分播出,下面是第二部分,陈用林披露中共近年对澳洲的外交战略,用利益诱惑,让澳洲和美国保持距离,一旦台海有战争,澳洲最低限度可袖手旁观。以及陈用林对中国,澳大利亚以及美国三角外交关系等问题的看法。

绑架儿子 让蓝甫自动回国

记者:您提到过厦门副市长蓝甫的儿子被绑架,要挟他回国接受调查的事情,那个事情是怎么回事?
陈用林:那个情况在前天的记者会上我作出了澄清,也提供了更详细的情况。我可以以人格担保,这个事情是真的,是我从中国公安部一个高级官员那里得到的情况。当时他把蓝甫的儿子绑架到船上去以后,然后再去威胁蓝甫,让蓝甫自动回国。当时并且许诺蓝甫说只是小问题,不会受到严重的刑事处罚,而且答应如果他回去,就把他儿子放了。蓝甫在上飞机前还电话确认他儿子安全了才上飞机。

蓝甫当时是他老婆和孩子都在澳洲的时候,自动地回到中国去了。所以就是蓝甫儿子被绑架到船上,后来又被释放了。

记者:后来蓝甫回去以后被判了死刑?
陈用林:他是被判了死刑,缓刑两年,那是2000年4月份。

广东天然气专案招标

记者:您在澳大利亚期间,刚好是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能不能谈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陈用林:中国对澳大利亚的重视,是在2001年,澳大利亚有三艘军舰到台湾海峡去转了一圈,当时让中国领导人很震惊,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觉得澳大利亚作得很出格。当时得到情报说,澳大利亚已经放弃对中国和亚洲的希望,希望把自己融入到北美自由贸易区里面,向美国一边倒。那时候中国就开始研究怎么扭转这种局面。

后来到2002年广东的天然气专案招标,当时主要是三家,一个卡塔尔,一个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的西北大陆架,主要是这三家。当时是澳大利亚和印尼这两家是最有希望的,因为印尼给的价格非常便宜。国内的商务部门觉得应该给印尼,但是后来中央领导就干预了。他们觉得澳大利亚很重要,当时澳大利亚完全转向美国,我们应该用经济手段把澳大利亚拉过来。最后由中央领导人决策,把这份天然气合同,给了澳大利亚,以扭转这种局面。

这一招果然很奏效,后来中央文件解释这个决定如何英明。从此开始了新的政策,以经济手段来诱拉澳大利亚,使澳大利亚和美国保持一定的距离。

美澳军事联盟松动

记者:美国和澳大利亚有一个军事联盟关系,您觉得这个关系是否在最近两三年有所松动?
陈用林:对!对澳大利亚形成了这个新的战略决策之后,中国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活动,包括和澳大利亚领导人建立私人关系,来影响澳大利亚。从那时开始每年都有活动。2002年唐家旋外长访问澳洲,大搞中澳建交三十周年纪念活动;2003年胡锦涛访问澳大利亚;2005年吴邦国来访问,2006年温家宝计划访问澳大利亚,2007年胡锦涛计划来参加在悉尼举办的APEC会议。因此这是中国的一个策略,把中澳关系的热度维持下去,争取中澳关系取得突破。

2005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周文重在中国驻澳大使馆召开驻澳大利亚,新西兰使节和总领事高级外交官会议,当时我陪同邱少芳总领事出席了这个会,主要是落实2004年8月份在北京召开的第十次中共驻外使节会议精神,重点要落实把澳洲列入中国大周边范畴的指示,要求各个使领馆提出建议,落实这个指示。

台海开战 争取澳不履行澳美军事同盟成员义务

当时周文重副部长传达了中央对澳美战略的总体构想。基本就是要在澳美关系中打进一个楔子,争取中澳关系取得突破性进展,冲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这个军事包围和政治遏制;通过两国领导人不断互访形成私人友谊,私下交换意见,就两国关系未来走向达成协定。希望以经济手段拉住澳洲,迫使澳洲在军事政治人权等方面作出让步,希望把澳洲变成第二个法国,突破澳美军事同盟,并且希望澳洲成为一个敢对美国说”不”的西方国家。

特别是希望澳洲在台湾问题上支援中国,希望在台海发生战争时,澳洲可以袖手旁观,不用履行澳美军事同盟成员义务。

后来唐纳在2004年访问中国的时候就表示,美澳同盟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一个协定,它生效只是在美澳两国被攻击的时候才启动,其他地方的军事活动,不意味会自动生效。尽管唐纳回去以后,因为受到反对党和公众舆论的压力,包括来自美国的压力,他后来表示这只是一个假设,但他没有进一步表态说会遵守澳美军事同盟。

唐纳的表态

他这个表态立刻引起了中共领导人的重视。这种前后矛盾说法的解读,令中国领导人感到,一但台海发生战争,澳洲未必就会跟着美国,特别是澳洲在中国有重大经济利益的时候,相信澳洲可能还会支援中国,至少会袖手旁观,不会成为美国的助手。

记者:您刚才谈到中国利用经贸方面的利益,使得澳洲作出了一些妥协,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妥协是不是在人权方面?
陈用林:在过去几年中,澳洲政府很少跟中国政府提人权方面的问题。澳洲和中国成立的人权对话机制,从我这样的领馆工作人员的角度上看,实际上是作给澳大利亚公众和世界舆论看的一种姿态。没有取得什么成果。

我想特别举一个例子,就是中国外长唐家旋2002年3月来澳大利亚访问的时候,本来是计划质问澳洲政府怎么纵容法轮功活动啊什么的,后来他到堪培拉的前一天,澳大利亚外长唐纳就签了一个禁止令,禁止法轮功在中国使馆前的活动,包括打横幅用喇叭等,限制他们的活动,当时让唐家旋很高兴。

记者:除了法轮功以外,中国还有很多人权问题,包括异议人士,作家,包括地下基督教会等等,很多人被抓被判刑……
陈用林:我注意到中国一个很有名的民运人士袁红冰,逃到澳洲以后,来寻求澳洲政府的庇护。袁红冰刚来澳洲的时候,我们领馆的一个副总领事和一个领事部的官员,就去找到澳方,提出不要给袁红冰任何居留的签证,专门向澳方施加了压力。

不希望袁红冰回去

但是根据我的了解,中国政府实际上也不希望袁红冰回去,因为他回去会给中国政府捣乱。中国政府用各种方法,来分化瓦解民运的活动,想办法把民运活动限制在国外,这是他的一个策略。

记者:那您自己脱离中国领事馆,向澳洲政府寻求庇护,中国政府肯定会施加更大的压力,是不是这样的?
陈用林:我已经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压力。我向这个移民局提交庇护申请的时候,移民局当时就直接要和中国总领馆联系确认我的身份,我当时甚至给他看了我的领事馆证,是澳大利亚政府印发的,他还是把这个电话接通了,报告了领事馆有这么个人要紧急求见移民局的官员。当时使我非常的害怕。

第二天他就通知我,说这个政治庇护申请已经被拒绝了。

记者:你是否感到后悔?
陈用林:我目前的处境很困难,连我的女儿都问,何时能够出去玩和上学。既然我选择走这条路,我会坚持走下去。(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6-25 10: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