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三年上访路血泪斑斑

首都卫士啊妻离子散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9日讯】我叫鹿伟生,今年38岁,家住山东省莱州市梁郭镇。1988年8月,为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父母将我这家中唯一的男孩送进了军营。在部队当兵的几年里,我多次受到领导的嘉奖和表扬,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荣获中央军委授予的“首都卫士”奖章。退伍后,又回到原来的工作单位工作。不久以后,我娶妻生子,一家老小,四世同堂,温馨和睦,其乐融融。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2年8月,我父亲被人打成重伤,脾脏摘除(兹有莱州市人民法院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1992〕莱州法技字第158号为证)。而莱州市公安局办案的民警渎于职守,打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为讨一个说法,年迈病残的父母开始走上了漫长的诉告凶手,逐级上访之路。十三年来,我为了替父申冤,四处奔走,家徒四壁,妻离子散,至今仍无结果。事情还得从1992年说起:

   “你越催我越不给你解决”

   ———————–

  我家与邻居鹿介友家因老宅基地纠纷而产生矛盾,该纠纷已经市法院解决,对此鹿介友家一直怀恨在心。1992年8月初2,我父母及二姐在老住宅翻新外墙,当时雇用的瓦匠正在施工。下午5点多钟,我母亲领着四岁的外甥从家返回,路经鹿介友家门口时(我家老住宅局南,鹿介友家居北,相距约20米),遭到鹿介友、其二女儿及女婿王光青(莱州市苗家镇保旺秦家村村民,年龄约30岁)的无端阻拦、辱骂和殴打。我父亲听见吵闹和哭喊声,赤手空拳跑过去。鹿介友和王光青手持木棍就打,将我父亲打倒在地。其女婿王光青仍不住手,又用木棍猛击我父亲肋部,我父亲当时昏死在鹿介友的家门口。鹿介友等人见情况不妙,退回家中,将大门关上。事发时我在招远的大姐家干活,不在现场。好心的邻居将事情报告了镇派出所(派出所所址离现场400-500米)左右,民警邱多智及时到了现场,并作了现场勘察和笔录。从事发到后来送进医院,我父亲在鹿介友家门口昏死躺了将近3个小时,村委主任、调解主任都在现场。后来我和大姐夫赶到现场,先救人要紧,把父亲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的法医门诊鉴定,结论为:内脏破裂,软组织挫伤,行脾脏摘除手术,已构成重伤。

  1992年9月8日,我去镇派出所送法医鉴定书,并要求严惩凶手。但事情确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案发已经5、6天了,派出所不但不依法对本案进行公正的侦查,反而明显地在袒护鹿介友一家的罪行。当时民警刘建新说:“鹿介友也有法医鉴定,受伤的不光是你。”派出所指导员单振德说:“鹿介友断了三根肋条骨。”后来镇派出所将这件应属刑事案子的案件移交给市公安局治安科。我到治安科催促立案解决,姜永盛副科长却一会说我父亲是我母亲打的,一会又说是我二姐打的,更荒唐地说经调查是我打的,并且说鹿介友可能也有法医鉴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何等笑话!我们人民敬仰的警察竟这样办案?

  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了,治安科仍不立案,无奈之际,我找到市政法委,孙书记对此案非常重视,当即打电话给市局治安科,要求抓紧破案结案。治安科回答事实已经查清,马上解决。当我满怀希望来到治安科时(时间是93年3月4日),治安科科长李春哲却冷笑着说:“你越催,我越不给你解决,你不催我还有可能给你解决。”然后又说我父亲被打之事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让我父亲提供证人。我父亲说:“如果凶手杀了人却没有证人,你们公安局就不管了吗?”姜永盛副科长却说“我又不是神仙”。为了能早日得以申冤,将凶手绳之以法,我父亲找到了当时在现场的目击者,难得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乡亲愿意为我父亲作证,并出据了书面证言,我们把证据交到了派出所(现存有当时证人的书面证言),到这里可以说此案证据已经确凿。铁证如山了!而治安科却派一名公安和派出所民警邱多智将证人传唤至派出所,进行威胁,恐吓,并扬言要治证人的罪,老实巴交的乡亲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不敢作证。随后公安人员作了撤证笔录而去,为此案我们也多次找过信访局,信访局一位姓郑的副局长说:“鹿介亭你是上面没人,有人早就给你解决了。”

   “你挺能啊!听说你家敢状告公安局”

   ———————————-

  面对公安局明显的偏袒态度和不作为行为,经人指点,我们又把希望寄托在检察院。检察院的同志说:“这是故意伤害公诉案件,应由公安局侦查。” 接着,我父母又持写明真相的行政诉状到莱州市人民法院行政厅起诉公安局,恳请人民法院判决公安局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对本案立案侦查,惩办凶手,而法院却找各种理由和借口不予受理。由于这一纸诉状,后来我付出沉重的代价。1999年,我使用的农用手扶拖拉机出现故障,停靠在路边,他人酒后驾驶无证摩托车撞在我拖拉机后尾。在市公安交警大队(当时治安科科长李春哲已任交警大队长),负责处理事故的交警修刚说:“鹿伟生,你挺能啊!听说你家还敢状告公安局。”难道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在这件交通事故处理中我受到了极不公正的裁决和责任认定。

   “你就是找到公安部我也不给你处理”

   ——————————–

  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贫困和病残折磨着他,母亲终日以泪洗面,神情恍惚。83岁高龄的老奶奶做出了一个让我们后辈难以接受的决定。炎炎夏日,她老人家每天陪伴父亲在莱州市委大院门口下跪、请愿,希望用这种最古老、原始的方式引起领导们的重视,为父亲申冤。奶奶白天躺在地上,晚上睡在街上,饿了沿街乞讨,最后竟昏倒在街上。醒后发现被送在镇敬老院。父亲被抓走关在烟台市收容所。沉重的打击使父亲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曾多次想到自杀。我找到烟台市信访局、公安局。领导们对此案挺重视,打电话到莱州市公安局,市局治安科的人员说:“让他回来吧!我们马上给他处理。”我马上来到治安科,姜永盛副科长却说:“你还找烟台市公安局,你就是找到公安部我也不给你处理,你能怎么着?”当时我感觉犹如五雷轰顶,万念俱灰。我能怎么着,一个小小的老百姓能怎么着?朗朗乾坤,正义何在,公理何在?

   “你看吧!莱州市联合调查组上报的材料竟然没有公章”

   ————————————————-

  由于公安局百般包庇凶手,父亲冤案如石沉大海,百般无奈之下,父亲拖着病残之躯来到省公安厅,省人大常委会等部门,要求解决致伤的问题。 1994年8月26日省委信访局出具公函下达给烟台市信访办,责成莱州市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我父亲重伤一案重新调查,于94年9月30日前将本案事实查明,报告省委。莱州市公安局经过精心安排,于94年9月份将一份虚假材料上报省信访局。由于对父母担心和牵挂,我随后也来到济南,省信访局负责接待的郭林骏同志马上拿出一叠材料来,说:“鹿伟生,你好好看看吧!这就是你们莱州市联合调查组上报的材料,竟然连公章都没盖。”我看完目瞪口呆。该材料完全黑白颠倒:本案的事实是鹿介友、王光青在其家门口将我父亲打成重伤,而材料却说是我父亲在我家门口将鹿介友、王光青拦住,并致其肋骨骨折,我父亲致重伤的原因是我二姐误伤,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该上报材料没盖公章。朗朗乾坤,正义何在?我父亲被打昏死在鹿介友的家门口,有很多人在场看到,有村干部,有民警,有群众,苍天作证!

   24小时看管,失去人身自由

   —————————

  我们国家的人民信访制度,赋予公民通过信访寻求法律保护的权利。而莱州市公安局为了阻止我家上访,竟安排民警、联防队员、各村治保主任。24 小时轮流对我们家人进行跟踪、监管,甚至半夜敲门、砸窗,就连出嫁他村、他乡的姐姐们也难逃劫,此事在当地引起强烈的反响和负面影响,给我及家人们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试问,我们是守法公民,因何被监管?我们享有的最基本的人身自由权利在哪里?

  1997年,当时我父亲被关押在烟台市收容所,老奶奶在镇敬老院。接着镇政府的领导出面,说我家这个案子永远不会有结果,只要不再上访,就以生活困难补助的名义给我家一万五千元,并恢复我镇合同工的工作。年迈、身心交瘁的父母迫于无奈,只有答应(详阅附梁郭镇人民政府文件,梁政发〔1997〕第4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多次找烟台市,省有关部门,要求处理我父亲被打冤案,结果莱州市上报的都是我父亲的案件已经处理,补助了一万五千元钱。我认为这样处理不合理更不合法,太不公平了!

  十三年来,为了昭雪申冤,我家农田荒废,房屋漏雨,院墙倒塌,父亲整日精神恍惚,母亲以泪洗面。由于陪父申冤,经常请假,我被工作单位开除,妻子不堪忍受这种苦难的生活,带着儿子离我而去,曾经欢乐祥和的家庭一去不返。

  在这里,虽然用再多的语言也无法把我家所受的苦难陈述完整,但是我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信念和热爱没有改变,坚信法律的公正和严肃,为我是一名党员而自豪。父亲今年快70岁了,我多么希望他老人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冤屈得以昭雪,凶手被绳之以法。最后,我用积累十三年的血和泪向党,向社会各界,正义的人们求助一声:关注一下我们吧!!!

  热线电话0535-2381695

  电子邮箱weishishd@sina.com

  附:梁郭镇人民政府文件

   梁郭镇人民政府文件

   梁政发〔1997〕第4号

  —————————————————————————

   关于鹿介亭上访问题的处理意见

  鹿介亭,男,现年57岁,系梁郭镇鹿家村人。该于1992年8月29日,因于邻居鹿介友及家人发生斗殴,经莱州市公安局、莱州市检察院、莱州市人民法院等部门多次调查,认为证据不足,主要事实不清,责任无法认定。鹿介亭因不服上述处理意见,多次越级上访。97年3月,经市有关部门和梁郭政府多次协调做工作,本人自愿终止上访。为此,就鹿介亭上访问题作出如下处理意见:

  1、鉴于鹿介亭生活困难的实际给予一次性生活困难补助费壹万伍千元整。

  2、同意照顾鹿介亭拆旧翻新建房4间,原旧房拆除后,地皮交鹿家村委管理使用,鹿家村委按照统一规划,划给宅基地4间,所有费用自理。

  3、按镇经委新录用镇办企业工人的有关规定,照顾安排鹿介亭之子鹿伟生到镇办企业工作。

   梁郭镇人民政府

   一九九七年三月五日

  主题词:鹿介亭 上访 处理意见

  —————————————————————————

  发:鹿介亭本人、鹿家村委

  抄:莱州市法委、莱州市公安局、莱州市人民法院、莱州市人民检察院、莱州市信访局,存档。

  —————————————————————————

   共打印(10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6-29 11: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