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

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11日讯】山东省监狱里的重点法轮功弟子──历广强,是我的烟台老乡。老历高个,宽肩膀,大眼睛,人长的挺体面。他因“顽固不化”,拒绝转化,已在入监队被严管了一年多。也算我与他有缘,初到入监队我们很快便相互同情,相互友好。交谈中我得知,他因复制、传播法轮功光盘,被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十年,其妻也因此罪被判六年,就关押在一墙之隔的省女子监狱,家里仅抛下个还在念书的女儿,无人照管。老共也真够狠的,就这么点屁大的事,竟致一个平民家庭于死地。

老历在入监队出了名的一直不认罪,为此队长们特派出两个班长级已转化法轮功日夜陪候他、诱导他、欺骗他。据老历说,他们歪曲李洪志经文,欺骗他认错,才写了悔过书,下队后发现上当,便又写了声明,宣布他是被欺骗认错的,因而被两次打进禁闭室,落下一身腰痛病。禁闭解除后,老历被调到我下队后所在的七监区,又与我朝夕相处。这个省监少有的“顽固不化”法轮功弟子,也算与我特有缘分。

那天,老历突然来到我的床前。我先是一愣,因他一直在队上被严管,没有行动自由,也不可能来看我。我好奇地问他,怎么来我们监室了?他神秘地贴近我的耳朵说,已正式调到七队来了。他说他坚信法轮功好,上面要变着法治他。

果然,老历一来我们队,队上就派专人监视他,并安排了专门负责做转化工作的人,那人亲口对我说,队上许诺,如转化了历广强,可奖励减刑一年。

转化法轮功,是大队教导员亲自抓的工作。开始教导员经常找老历谈话,给他书看,并帮助他与在女子监狱里的妻子会见。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老历仍不认罪,队上便失去了耐心,拿出了另一手,开始刁难、威胁和严管历广强。老历悄然对我说:怎么样,露出真面目了吧!哪个队都是这一套,我早领教过了。

队上得知我不信法轮功,但与老历都是烟台老乡,且走得很近,便由张监区长出面,找我谈话,让我帮助做做老历的转化工作。我说尽管我不赞同法轮功,但更不赞成政府镇压法轮功。我反问张监区长,坚持信仰何罪之有?于是队上不再与我谈老历的事情,但他们借一个姓周的犯人之口,故意私下与我谈老历,探我的口气,说如老历再不转化,便对他实行精神孤立,不准他与任何人接触,直到他精神崩溃。他们以为老历的软肋就是怕孤独。我说你们可别作孽。于是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原来他们自上而下的政策设计就是:如不转化,就从精神上毁掉。

从那以后,他们真的把老历封闭起来,由专人轮班看管,每天上工下工,都为他准备了小房间,把他单独关押,屋内贴满了“顽固不化,死路一条”等文革口号,不准任何人与他接触,也不准走出小屋,连去厕所,都要专人陪着。而且停止亲人接见,也不准写信、打电话和到超市买食品,甚至全天候让他蹲着。老历为抵制这种虐待式的特别严管,开始绝食。而队上根本就不理睬他,严管变本加厉。他绝食十天后,已有气无力,奄奄一息了。队上依然指派人天天从三楼把他拖下来,用车拉着他出工,关进位于工地队部的小单间内,进行精神围攻。他们明摆着是要折腾他,然后说他抗拒改造,畏罪自残。我实再看不下去,便不顾他们的禁令与阻拦,拿了自己买的西瓜,送给老历,劝他毁了自己正中他们的下怀,必须保重身体,停止绝食。老历认为我的话有理,吃了我送去的西瓜,并开始进食。随后,他转换了斗争策略。

用老历的话说,他根本不把那些迫害他的人看在眼里,他是在与魔斗。他对法轮功的痴迷,我不敢恭维,但我佩服他的毅力和勇气。他刚恢复体力不久,便趁清晨全狱出工,狱头检阅队伍之机,突然挣脱天天一左一右傍着他的两个犯人,向狱头奔去,要呼喊鸣冤,但随即被队上犯人积委会成员按倒在地,反绞着手,押上工地队部。于是大队教导员便强制他全天蹲着,并由值班犯人“侍候”着他。直蹲得他眼花耳鸣,两腿发抖。据老历说,他实再是坚持不住这种折磨了,暂切认了个错,委托我一旦有机会,为他说句公道话。我本是与老历一样被迫害的人,又如何能为他讨点公道呢?也只能是在这《难狱回忆录》中,真真实实地记他一笔。

历广强,这山东省监狱唯一一个公开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弟子。是大队教导员便强制他全天蹲着,并由值班犯人“侍候”着他。直蹲得他眼花耳鸣,两腿发抖。据老历说,他实再是坚持不住这种折磨了,暂切认了个错,委托我一旦有机会,为他说句公道话。我本是与老历一样被迫害的人,又如何能为他讨点公道呢?也只能是在这《难狱回忆录》中,真真实实地记他一笔。历广强,这山东省监狱唯一一个公开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弟子。

2006-04-07

转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4-11 9: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