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网:第一个89死难者索赔案取得成功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导)人权网页天网(www.64tianwang.com)星期五宣布,中国第一个89死难者索赔案取得成功。

天网多年来协助家属维权索赔,负责人黄琦向记者宣布了这一消息:“天网公告:中国第一个89死难者索赔案取得成功。2006年4月25日,89死难者周国聪母亲唐德英前往天网网站主持人黄琦家中,书面提交了其子周国聪索赔案取得成功的文字依据。

同时,唐德英和天网全体义工向海内外帮助周国聪维权案成功解决的朋友们表达最衷心的感谢。同时,我们更希望中共当局将周国聪受赔案变通处理的创造性模式迅速推广到全中国,为饱受苦难的89死难者家属、89参与者、89同情者或其它重大历史案件受害者,提供人道主义的帮助,作为化减最大仇恨,最终实现全民和解的一个前瞻性步骤。”

89死难者周国聪的家属在上访多年后,得到成都市有关部门以困难补助的名义赔偿7万元钱。

黄琦表示,当局虽然没有书面承认责任,但这次赔偿意义重大:“就是涉及到六四死难者这种情况来说,由于在这十几年的过程中,很多要求赔偿的人都受到这样那样的压迫,所以没有强烈要求政府赔偿。我觉得他们还是应当拿起法律的武器,从法律的角度理性的向政府、向当地有关部门要求赔偿。

同时我相信中共当局把政治案件变成民间维权索赔,是灵活变通的方法。因为我们天网在维权过程中有一个基本的观点,效果是检验民间维权的最好标准,而不是它的伟大意义。说实话,我们中国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受害的弱势群体,他们最关心的还是谁能够解决他们目前的现实生活,而且他们已经遍体鳞伤、伤痕累累了。”

在天网网页上有该付款协议的照片,条件是当事人必须立据保证息诉。当局在信访问题一栏中填的是:反映其儿子在89年六四风波中无故身亡。

当年15岁的工人周国聪,是89 年六月六日,在成都天府广场的示威活动中被成都宁夏街派出所带走的,关押在看守所时被打死,并被火化。

黄琦告诉记者:“见证了这个过程的一些人,他们向我们提供了一些情况,但是我就觉得他怎样被打死这个问题上面,如果把这些问题公布出来的话,对那些朋友有很大伤害。因为这个案件在维权呐喊中,已经让很多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受到各种各样的处理。”

周母唐德英要求查明死因,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赔偿经济损失。在上访十一年后,当局给她的口头答复是: 当时是政治风波,自上而下,中央定的政策是定了性的,不能推翻,个人利益应服从国家利益,平反赔偿是绝对不可能的。

2000 年5月,原天网寻人呐喊网站受唐德英维权呐喊的书面委托,独家发布了维权呐喊《11年来,孩子依旧半睁著双眼看着世界、看着我们、看着他们》一文,并将周国聪惨死的照片发布在天网网站,造成很大回响,也造成了该网站被打压,黄琦本人被判劳教,狱中度过五年。

黄琦说:“发布时间是2000 年5月31号24点,事件是说2000年6月1号。后来朋友说在1号、2号公安部就研究这个事,然后在6月3号,我是在6月3号,仅仅过了六十多个小时吧,我就被抓进去了。

天网寻人网站的负责人曾丽,也是我的爱人,另外还有当时撰写这篇文章的天网支援者,还有我们当时网站的志愿者,也是当时的一个大学生,他的名字叫刘洪海,还被遭到毒打,找官方的人毒打他。”

记者:“那问讯的内容是不是都和这个案件有关呢?”

黄琦:“对,完全和这个案件有关。因为当时公安局把我带走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这个台从哪儿来的?我就把情况告诉他们之后,然后他们就明确要求我把这个撤下来。

我也告诉他们,因为这个事我们也了解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最后他们告诉我就是说,我们也知道这个事是完全符合事实的,但是现在的历史环境不允许把这个登出来。他们就明确告诉我,假如你把这个撤下来,甚至可以放我出去,但我始终拒绝这一点。”

尽管如此,天网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近六年来不断帮助这位母亲索赔。

黄琦:“而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很多体制内的朋友,包括各级政府官员,所以为了保护这些人,具体过程我们还是不便透露太多。”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2006-04-29 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