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过渡政府灭共檄文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0日讯】中华民族又至危急时刻!危于文化道统不再,民族根性无存,自由民主丧尽,公义良知泯灭;急于邪灵文化洗脑,黑帮政治误国,寡头经济劫舍,专制机器杀人!危且急者,迫在眉睫,亿万信众遭惨酷镇压,千万公民受生计磨折,百万良心于监狱囚禁,失地者已无立锥之地,蒙冤者已无伸冤之门,喋血者已无血汗之身!急且危者,恶法层出不穷,重重枷铐;军警如狼似虎,穷凶极恶;犬儒助纣为虐,刀笔夺命;全民形同人质,绑架无余!如此一切,皆由罪恶之源,中共邪党造就!邪党一日不除,万恶即多一日之重;邪党一息尚存,吾民即多一息之痛;邪党此时不亡,此时即多灾祸无数!

邪党之罪,罪恶滔天,十恶不赦:

罪一,战天斗地,逆天叛道。吾族之传统,敬天畏命,物我一体,长幼有序。邪党之反动,乐与人斗,颠倒善恶,毁灭人性,夺地劫财合理,欺男霸女合法,亲情友情不顾,师道尊严不复,王实味被随意处死,张志新被割断喉管,大学生被集体屠杀,“法轮功”被活摘器官!乐与地斗,妄想“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却致无数江河,旱则千里断流,涝则百年不遇;滚滚黄沙,不啻席卷北疆,一并肆虐中原;天灾人祸,以数倍之速递增,使万千生灵涂炭!乐与天斗,不信神佛,不容正信,寺观多被摧毁,僧尼多被羞辱,基督教备受打压,“真善忍”横遭虐杀,以致五千年半神文化之中国,竟无自由信仰之余地!

罪二,恐怖祸民,残暴专政。理论以斗争、暴力为中心,实践以打击、胁迫为手段,结果以扼杀、铲除为目标!土地改革,千万人戴“地富反坏”高帽,十万人丧失性命,地主阶级遂灭。工商改造,悉数没收资产,恣意侮辱人格,资产阶级遂灭。取缔会道门,13万人被监视,300万人被残杀,宗教信仰遂灭。反右运动,27万人失去公职,55万人被划“右派”,23万人被定“中右”和“反党”,知识分子遂灭。庐山会议,指鹿为马,“拥毛”与否,竟成忠奸、生死之界限。文化革命,数百万人连坐困顿,数百万人含恨以终,数百万家庭分崩离析,数百万儿童沦为恶棍;无数书籍付之一炬,无数名胜惨遭摧毁,无数坟墓破土开棺,无数罪恶假革命之名进行!改革开放,暴虐不改,法律沦为镇压、玩弄人民之虚幌,官吏乃为维护、施行暴政之凶器,传媒仅成编造、传播谎言之喉舌,教育反为异化、戕害心灵之毒剂,知识者只是有知无识、噤若寒蝉之奴才,形网络、地毯之势,国民尽受其控!

罪三,嗜血成性,杀人如麻。邪党之史,即杀人之史!杀地主,解决农村生产关系;杀资产阶级,“解决”城市生产关系;杀会道门,“解决”宗教问题;“反右”杀人,整肃知识分子;“文革”杀人,强化一党、一人之绝对领导;“六四”杀人,以逃避政权生死存亡之危机;残杀“法轮功”,以驾驭、抑制精神运动与健身运动。杀人之多,计有500万死于“镇反”,3万人死于“三反”“五反”,3000万死于大饥荒,800万死于“文革”,近千学生死于“六四”,数万“法轮功”死于集中营:死于非命者达8000万之多,逾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之总和!手段之残,计有华北之当孩童面杀人,南宁之一夜屠城4万,广西之生吞活剥吃人,大兴之一气杀绝22户,太石村之射杀失地农民,新世纪之毒打、电击、集体灭绝“法轮功”!杀人之广,亦涉党徒与“同志”,建政前杀“AB团”,建政后杀刘少奇、彭德怀等元勋;兼涉国外,遥控红色高棉屠杀200万,其涵盖20万华人!杀人模式,计有“舆论先行”、“民愤”杀人,“发动群众”、放手杀人,“先杀灵魂”、“再杀肉体”,“有打有拉”、“温暖杀人”,“萌芽状态杀人”、“法律之外杀人”,“杀鸡儆猴”、“不杀而杀”,“拨乱反正”、“先杀后抚”等等,无不空前绝后!

罪四,破坏传统,釜底抽薪。上古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仓颉造字与神农尝百草,初奠神传文化之根基。“天人合一”之道,“仁义礼智”之儒,“慈悲普度”之释,俱以信仰为本,道德为尊。唯独中共邪党,悍然毁寺焚经,三教齐灭;“政治挂帅”,祸乱教会;毁坏文物,斩草除根;破除“四旧”,大肆歪曲;无远弗届,时刻侵凌;高压士人,辱没斯文;偷梁换柱,借尸还魂。其破坏,皆因“假恶斗”本性所致;其利用,皆因掩盖“假恶斗”所致!今修门面而毁内涵,独娱乐而去教化,实是更全、更狠、更深之破坏!

罪五,炮制邪说,毒害全民。神传文化既破,高压运动既多,邪党文化即立!于统治,属封闭、恐怖、株连、网控之文化,以将一切思想、言论、结社、信仰等自由扼杀,以将民运者、思想者、怀疑者、信仰者等异己消灭,以将全民纳入“档案”、“外调”、“检举揭发”、“立功受奖”、户口户籍、党委支部等人人自危之体系。于文宣,属一言霸市、煽动仇恨、自欺欺人之文化,以便“一句顶一万句”,“打死白打死”,“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于人际,属嫉妒攻心、利欲熏心、邪说诛心之文化,以便“实现绝对平均主义”,“用生命保卫党中央”,“面对面斗争,背靠背揭发”。于精神、行为之影响,属变异人性、颠倒黑白、画地为牢之文化,以便“党指向哪里,我们就打向哪里”,“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因此邪党文化,实则“文化暴力”,既使人心涣散,民族凝聚力涣散,更使文化传统与物质环境,最终一无所有,一无所用!

罪六,欺哄瞒骗,翻云覆雨。中共暴力掩饰之需,欺骗与谎言为其润滑!承诺农民以土地、工人以工厂、知识者以民主、中国人以和平,从头至今,无一兑现;短短几十载,竟篡改《党章》16次之多,大改《宪法》5次之频;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理论”、“三代表”、“胡和谐”,虽背道而驰,大相径庭,却置同一神台膜拜;昨日称无祖国建“大同”,今日则举极端民族主义之虎皮;彼时要夺私产打倒剥削阶级,此时网罗党员以资本家为首选。立场、做法可变,目标一以贯之:一则夺取与维持政权,一则享受与垄断权力!纵有“你死我活”、“路线斗争”之内耗,无非夺权、保权之冲突;纵有国共合作、改革开放之妥协,无非生死、存亡之危迫;纵有先手镇压、后手平反之把戏,无非维持统治之亟需!

罪七,败坏环境,毁灭经济。中共以粮为纲,乱砍滥伐,堵河填海,以致海河、黄河断流,淮河、长江浊臭,草原消失,生态濒临崩溃!五万公里之河流,鱼类竟难寻生存之水。七大江河水系,竟难找饮用之源。土地沙化,年以两三千平方公里激增。“圈地”热潮,亿亩耕地暴减,然多荒置。长江大坝、南水北调之类,俱是耗费民脂民膏,而行改变自然、贻害子孙之罪事。经济急功近利,以过度消耗、浪费为基础;GDP数字,多靠牺牲后代机会掠取。社保基金亏损、证券公司亏损,4000万股民多亏损,在美之中国概念股多沦为垃圾。银行空空如也,朱镕基倾13000亿免除坏帐,温家宝又付450亿于一炬,皆为杯水车薪矣。养老保险危机日益迫近,失业保险实为“劳动强势者之俱乐部”,医疗保险体制改革毁于一旦。极强企业多属国有垄断且直属中央企业,不靠市场技术竞争做强,单靠行政垄断优势获利。经济寡头格局已成,皆由中共一手促就,又为中共不断强化垄断政治格局!

罪八,无视律法,政匪一家。中共不遵宪法,无视公理!臭名昭著之劳教制度,可耻违宪多载,至今死不悔改。野蛮践踏《宪法》原则,惘顾天赋信仰自由权利,血腥镇压法轮功与家庭教会。一则鼓吹保护私有房产与生存权,一则暴力撤迁城市住户,肆意抢劫农民土地。动辄特务、流氓、地痞手段绑架守法民众,动辄跟踪、监视、骚扰本国人民。“计划生育执法队”叫嚣“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执法”手段仅“打、抢”二字。盲人陈光诚,因一句公道之辞而惨遭野蛮隔离,继而非法判罪。高智晟、郭飞雄等维权律师,不仅维他人之权难,维自身之权亦难,最终锒铛下狱!

罪九,活摘器官,群体灭绝。中共打压信众,尤以迫害法轮功为烈。江泽民以谎报简历起家,以镇压民众腾达,以党内恶斗弄权,与中共之无神谬论、暴力邪说、独裁本性相呼应,故同视“真善忍”信念、“人传人,心传心”模式及一亿学员为大敌。邪党定“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之方针,前者媒体封锁消息、编导“自焚”等闹剧实施,次者强力机构罚款、抄家、剥夺生存权利实施,后者公检法系统酷刑折磨、肆意杀戮实施!更从上至下建盖世太保机构,自称之“610办公室”,凌驾于法律及一切机构之上;直接动用武装力量,为血腥迫害加大强度,扫清道路;加紧控制财政,不惜将国民经济收入之四分之一耗费;竭尽罚款、开除、恐吓、劳教、判刑、拷打、洗脑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活体摘取器官之“苏家屯”,其实遍布全国。集中营屠杀、牟利、毁尸之罪恶,已达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之峰巅!邪党历史确证:敢为天下之极恶!人类历史确证:无可饶恕迫害正信之重罪!

罪十,卖国图存,逆流而动。抗日八年,中共图壮大,不思参战,且制衡国民党抗日。1947至1948年,与苏联签订出卖中国权益与东北资源之《哈尔滨协定》、《莫斯科协定》,以求外交、军事支持。稍后,以国民党政府与美军行动情报并东北之物产、棉花、大豆、战略物资换取苏联精良武器,授苏东北陆路、空中交通之特权,东北和新疆之驻军权,开采中国矿产之优先权。1945年,苏军于东北奸淫掳掠,并扶植外蒙独立,不予一字谴责。1999年,中俄签订承认清政府与沙俄之间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协议,出卖国土逾百万平方公里。借美“9.11”事件,立反恐之名,大肆镇压宗教团体及异议人士。国际社会视民主、人权、自由为立国之本,中共却行专制暴政。

通天之罪如此,区区中共,如何敢犯?一言蔽之,倘具邪教本质、流氓本性,自然无妨!中共为彻头彻尾之邪教,党组织为其肌体,党领袖为其管家,党成员为其细胞,党干部为其肯綮,党群众充其奴仆。邪灵之根源,在于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之九大基因一应俱全。邪教之特征,在于编造教义,消灭异己;崇拜教主,惟我独尊;暴力洗脑,精神控制;煽动仇恨,崇尚血腥;否定有神,扼杀人性;武装夺权,垄断经济。邪教之危害,在于俨然成为国教,极端控制社会,蔑视一切生命,霸占一切资源。邪教之初,即称以暴力“消灭家庭”,“消灭私有制”,任无产者统治世界。邪教至今,集团腐败以执政,政匪一家以“保安”,流氓本性益显:改革开放,仅为维护一党之独裁;经济发展,竟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后发劣势,亦成强奸民意之借口;精致洗脑,假借法律旗号以“挽救”;明谈人权,暗自磨刀霍霍以迫害;口称统一,实则割土让权以出卖!至其极者,动用倾国之力,绑架举国之民,视“真善忍”为天敌,置法轮功于绝地,图将人变鬼,鬼成魔!

自作孽,不可活,天灭中共,孰能奈何!银汉星遥,天体巨变,虽为亘古未见之奇观,实为今日尘世之对应。贵州平塘,天然巨石,亿万年前留奇语,“中国共产党亡”。千古预言,从唐至清,从中到西,无不述及今日,先显邪灵末路之凶兆,再临国泰民安之吉祥。尘世之今,法轮功过亿,其大善大忍之心,业已树立道德之圭臬;基督徒千万,同临苦雨凄风,却不改信念初衷;失地民众与下岗职工,生存权利被掠尽,中共邪性自刻骨;维权者日众,纵由邪党一批批抓捕,却见更多勇毅决绝之身影;民主运动复兴,民主追求愈切,民主已成普天民众之共识;知识者正醒,启迪善性、神性、公义之言行,已成中华不可或缺之风景;“三退”大潮惊天地,其势不可阻遏,其自救、救人、救国之效比日月。欲问未来之中国,竟是谁人之天下?曰:所有唾弃、解体中共邪教之大众,即为未来社会之脊梁;所有唾弃、解体中共邪教之作为,即如凤凰涅磐之新生!

中国过渡政府应于天成,成于三退数千万之日,以解体中共、正义必胜为志。广揽天下英才,尽聚四海豪杰。兴文修武,伐中共之邪道;振兴华夏,济苦难于苍生。中共解体,指日可待,特诚告海内外中华儿女:

听天命,尽人事,吾等中华子孙,既生存、清醒于此时,即负抛弃中共、清除邪灵、重归正途之使命!使命重大,途径却轻捷:

一则透识邪教本质,从心头清除一切流毒,从手头公开退党、退团、退队,彻底实现自我灵魂之救赎;

二则深刻反省,反省与狼共舞之旧迹,杜绝为虎作伥之后事;

三则广传《九评》,力促普天之国人,人人踊跃“三退”,人人不为邪党文化所蒙蔽;

四则清除邪党遗物,无论旗帜、画像、书刊及其他,一律焚毁,概不留存;

五则记录邪党罪恶,无论钜细与今昔,一旦确证,即刻公告天下;

六则支持维权,勇于维权,尤对一切受害之群体,坚决予以声援、辩护与救助;

七则突破封锁,广获正义声讯,既知国际主流所在,更与全球志士协调;

八则重拾优秀文化道统,必以有德有志之心境,筹谋中华大计于方寸;

九则准备、利用一切之条件,但于解体邪灵、唤醒良知、重塑中华有利,尽可旁敲侧击,尽可直击要害;

十则弃幻想,坚拒邪党之“统战”,断绝邪党“平反”之念。

天象既显,罪恶既彰,正气既聚,方略既定,一切便须从自我开始,从此刻开始,从一点一滴开始!天地之宏旨,必在惩恶扬善;人间之大道,必在以正胜邪。试问堂堂炎黄之儿女,谁可置身事外;且看累累血债之邪徒,明朝下场如何!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没有中共邪灵,中华方能振兴!此檄一出,善恶即已明辨,正邪即已区分,胜负即已注定;此檄所向,响应者必昌,逃避者必危,逆行者必灭!诚哉斯言,天地共证,人神共鉴,济济我辈,敢不鼎力向前!

中国过渡政府
2008年7月20日

www.ChinaInterimGov.org
Mail: PresidentOffice@ChinaInterimGov.org
新闻发布会时间:每周一晚10:00-11:00(北京时间);每周一早10:00-11:00(美东时间);召开方式:加Skype ID: china.government为好友,即时可接收到房间号码,点击号码即可参加发布会。中国过渡政府履行着解体中共的艰钜使命,急需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在此历史转折关头的艰难时刻,请联系总统办公室,以共襄盛举。@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2008-07-20 3: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