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奥巴马访华前 美媒体呼吁关注退党潮

“退党”运动始于二零零四年末,当时总部设在纽约的《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详细道出了在共产党在中国的真实历史。《大纪元时报》表示,不解体违背中国传统文化和精神价值的共产党,中国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和繁荣。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30日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十月二十一日发表题为《挑战中国现状的地下运动》的评论文章。文章说,奥巴马计划今年十一月访问中国,他应该关注中国的退党运动。因为这表明,中国人民完全了解基本人权和公民自由。

今年七月,三千民众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举行大游行,声援六千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文章说,九月二十七日《锦州晚报》的头版大图片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正如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年庆祝活动所期望的,这张图片的特点就是沿街道两旁插满了在风中跳动的大量红旗。

这本来与当天的其他任何官方报纸几乎没有区别,但是有一个重要细节。在这张照片的左下角,在自行车架的栏杆上,潦草地写着八个很小却清晰可见的汉字:“天灭中共,三退平安”。

敢于挑战中共统治的类似字样现在在中国随处可见,在城市公园悬挂的横幅上,互联网论坛的帖子上,或手写在钞票上。这完全是一个已经悄然席卷全国的迹象。这是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第一次看到中国有这么大规模的持不同政见者的运动。

文章指出,照片出现后的第二天,《锦州晚报》即停刊整顿。其网站立刻被关闭,报纸停止发行。这一事件是这个共产极权国家现状的一个恰当的类比。在表面的盛况之下潜伏的是怨恨、不满和疑问。共产主义统治六十年来,中国所经受过的政治和社会动乱已经留下了深刻的心灵创伤。

在中共的极权主义气氛中,人们很少有途径公开讨论自己国家的历史,或者利用自己担当的角色创造和平。由于中共统治的社会一直没有揭露真相与进行和解的机会,中国公民找到了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这或许可以解释“退党”运动的非凡吸引力。

“退党”运动始于二零零四年末,当时总部设在纽约的《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详细道出了在共产党在中国的真实历史。《大纪元时报》表示,不解体违背中国传统文化和精神价值的共产党,中国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和繁荣。

数以百万计的《九评共产党》通过电子邮件、传真和地下印刷厂传入中国大陆。一些中国读者说,《九评共产党》终于证实了他们一直以来心存怀疑的事实──关于大跃进、天安门大屠杀、文化大革命。这使他们认识到他们的记忆是真实的,他们的苦难是共同的。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评共产党》发表一个月之后,《大纪元时报》的编辑开始接受读者“退党、退团、退队”的声明,尽管有些人按年龄讲已经自动不是共青团或少先队员了,还是声明退出。现在已经有超过六千万人向《大纪元时报》发送了三退声明。

文章表示,对于那些发表声明唾弃中共的人,张贴声明提供了难得的平台以表达不满、交流想法、分享痛苦的经历,或找到宽恕。

文章特别指出,抛开外表,这个退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政治运动。不同于接受西方民主语言的一九八九年学生民主运动,退党运动明确的主张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唾弃共产党因而就不仅仅是政治层面上的诉求,更重要的是在精神意义上,他是一个清洁良知、回归传统的伦理道德和价值观的过程。

文章还举例说,许多共产统治的受害者接力式的在这个平台上分享个人的故事。以丁伟昆(音译)为例,丁是一位七十四岁的老党员,来自浙江农村。二零零三年,他所在的乡镇政府与私人开发商勾结,掠夺当地农民的土地。丁先生写道,农民抗议,他们就带武装暴徒来镇压农民。丁先生说:“我在现场亲眼目睹数十村民死亡和受伤。”老人试图通过起诉当地政府求个公道,但他被自己服务了四十年的党逮捕并判处入狱。

有些人写他们的个人苦难,但也有人谈论自己的罪行。对他们来说,退党是寻求赦免。

来自中国东北辽宁省的前党员肖山伯写道:“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好人,但回头看看,我意识到我已渐渐失去了自己。我的脑子和心渐渐被腐蚀了。我宣布我过去所言所行一律无效。那些都是我因无知而在共产党的谎言和宣传下所作出的决定。”

肖先生没有说出他的具体罪行,但最后他在帖子中请求宽恕:“上帝,请给我这个机会!我已经经历了很多艰苦的反省,我打算改变我的方式,弥补我所做的一切。”

这篇文章还提及,共产党对退党现象的反应是可以预见的。所有与退党有关的词条都是中共互联网审查的最敏感词汇,至少已有七十一人因帮助人们退党而遭监禁。这就意味着,如果在锦州小商品市场那个自行车架的栏杆上写“天灭中共,三退平安”的人被发现,他将会有大麻烦。

共产党有充份的理由感到焦虑。几十年来,它的权力一直建立在审查信息、控制公众记忆和镇压不同意见的基础上。退党者的声明提供了一个洞见中国社会不满的难得机会。

它也显示了中国人民对人权、公民自由和民主的态度,以及他们如何将这些观点与传统儒家的世界观溶合起来。他甚至有可能成为另一种民主运动的先驱。

但是,不管这种或是那种方式,退党运动对一种流行的观点–大多数中国人民对社会现状是满意的–提出了挑战。奥巴马总统正准备十一月访华,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考虑接触更多的中国民众,而不仅仅是政府。

文章最后说,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回忆起自己的过去,他们可能就会改变中国的将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0-30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