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子莲:五爷的绝对秘密

子莲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7日讯】一九七八年我考上大学,回黑龙江祭祖,遇到久别的五爷,他是我们家族中唯一在世的祖父辈人。五爷说我是家里头一个大学生,祖上积德积出来的。酒后,五爷向我讲出了他埋在心底三十多年的“绝对秘密”。

五爷原住内蒙神山,为人心眼好,大儿子替屯邻独生子家出劳工,自己有房子有地,领二儿子和两个伙计干活,日子过的不错。五爷虽然是庄户人,但他会讲蒙语,能翻译眼目前的什么“吗斯吗斯”的日本话,还能嘟噜几句什么“赫拉杓”的老毛子话,土匪黑话也说的一溜一溜的,南北二屯大事小情都离不开五爷到场,在神山一带很有名气,人送外号“五大帅”。

一九四五年秋天,老毛子来了,五爷小舅子媳妇在地里摘菜,被一群老毛子兵给忙乎了,屯人没有不恨老毛子的。在五叉沟老毛子打败日本鬼子,两个日本兵被追的逃到他们屯。五爷儿子出劳工,本来恨日本人,可是见他俩怪可怜的,就把他俩藏了起来,老毛子没搜著。白天,五爷领着他俩上山采橡子木耳蘑菇,晚上天黑才敢回来。他俩常在油灯下拿家人照片看抹眼泪,怪可怜的。有八路领老毛子来搜过两次,都被五爷瞒过去了。

一天刮风,他们没上山,坐在炕头搓包米。屯里忽然有人喊:五爷,老毛子在南河套里要枪毙你儿子啦!五爷大吃一惊,撒脚向南河套奔去。只见一个老毛子官领着几个挎轮盘枪的兵,要枪毙跪在河岸上的三个人,其中一个真是他大儿子喜山!五爷吓的两腿发软,平时那几句老毛子话早吓没了,不顾老毛子兵阻拦,抱着中国翻译大腿,哭着喊著求翻译救他儿子。

翻译跪在军官脚下,为三个人求情,说他们不是日本人,是中国劳工,刚从阿尔山工事跑回来,天冷,路上捡了逃亡日本人扔下的衣服、帽子穿戴上了,这五大帅就是他爹呀!老毛子官说,给日本人修工事?杀!

老毛子兵端起轮盘枪,围观的屯邻们都吓傻了。这时,一声枪响,老毛子官应声倒地。人群炸锅了,那三个人趁乱一头扎进河里。老毛子有的进柳树毛子里追击枪手,有的沿河放枪追杀喜山他们,可啥也没抓到。

原来,救人的是那两个日本兵。五爷自知事情重大,八路和老毛子不会善甘罢休。当天夜晚,五爷把屋里东西砸个稀巴烂,像被抢了似的,丢下房子和土地,悄悄赶着牛车,拉着老婆孩子和两个日本人,顺罕达罕河,向泰来老丈人家逃去。后来,屯邻们传说,五爷全家可能被老毛子抓去活埋了。

为报救命之恩,五爷亲自把两个日本人送到白城子日本归国收容队,两人回国了。

穷搬家,富挪坟。五爷从内蒙逃到黑龙江,变的一贫如洗。谁知第二年闹“土改”,五爷自然是贫农。五爷暗喜:若不跑,原先有房有地有雇工,肯定是挨斗的地主富农。工作队看中五爷,拉他当农会的头头。能分到房子分到地,五爷当然愿意干。

当屯大户人家姓尹,家里有教书的,有经商的,种百八十亩地,日子富裕。尹家是个“响窑”,有枪有炮手,土匪光顾过,但是,都没占到便宜。

腊月二十六,开斗争会那天,尹家十八岁的学生问五爷,晚上斗争会能不能斗他。五爷说,你是孩子,没剥削,不会斗你。那孩子说,真啊,那我就不躲了?五爷说,我要是骗你,等我有头个孙子活不到十八!当天夜里,除了本地农会外,还有从江东来的工作队。其中有个刘青山,曾是土匪,打过尹家,中弹而逃。今天,他成了“土改”队,回来报仇。尹家的老教书先生被他一马棒打死,儿子上去扶老人,又被一马棒打死在他爹身上。十八的孙子扑上去,有人又要打,五爷一看不好,上去忙说别打,他是学生。可是,杀红眼的红胡子,推开五爷骂道,你是他妈什么农会,竟敢护着地主!说罢,一马棒下去,那孩子惨叫一声,脑浆崩裂,扑到在他父辈身上,血浆流到银灰色的学生服上还在冒热气。一夜间,尹家被打死男丁十二口,女人被分,顿时家破人亡。死人被穷人扒光衣服,拖到北甸子上,冻的梆梆硬,像矗高粱秸一样,矗在一堆,任凭狼撕狗扯,无人敢埋。

五爷回家,抽自己嘴巴子,说自己造了大孽,做了大损。大病一场,自动退出工作队,说再也不干那伤天害理的事了。

三尺头上有神灵,誓言一出天地惊。五爷家喜山媳妇,连生三个儿子,都夭折了。五爷害怕了,买了香烛纸码,到北甸子祭奠尹家亡灵,祈求宽恕,说罪在刘青山,他土匪历史败露,五一年镇反时被枪毙了。第四个孙子降生了,长的非常伶俐。可是,请大仙看了却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讨债十八春与秋。五爷慌了,又烧替身,又许愿,提心吊胆不错眼珠的看着这孙子。十八岁那年,孩子病了,头疼的直撞墙。齐齐哈尔看了,哈尔滨也看了,就是不见好。孩子说,给我做一身银灰色衣服吧,我该走啦。腊月二十六,孩子趴在炕上,抱着枕头死去。看孩子那卧姿和衣服,今天日子,五爷全明白了,说总算还完债了,别再折腾我别的孩子啦。没有眼泪,没有悲伤,五爷把他埋在北甸子乱尸岗子上。

五爷对我说,要行善积德,不能亏心,天地有灵啊,我若不救那两个日本人,积了德,补了过,我活不到今天,也得绝后。临别,五爷再三叮嘱我千万保密,说他小舅子的儿子,是中学老师,因为说他妈被老毛子兵忙乎过,被打成右派,在镇赉县四方驼子劳改,二十年了还没回来,这事儿可了不的。我点头应允。

现在,五爷您已仙逝,秘密可以公开。您的故事于人有益,晚辈今天才敢写出来。也借此文告知尹家亡灵:以恶对恶恶不绝,以善待恶恶自灭。其实,罪责不在五爷,全在共匪。当今,法轮大法洪传,老天要灭中共,可善解众生一切渊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1-07 1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