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中国文学最好的时候——“文坛杨佳”打女人?

夏小强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11日讯】据媒体报导,以《第二次握手》而闻名的作家张扬是湖南省作协名誉主席,11月23日上午,66岁的张扬走进湖南省作协的办公室,当着其他作协人员的面挥拳痛打办公室女主任、51岁的彭克炯。在打人之后,张扬还拍了拍办公室其他作协人员的肩膀示意之后“从容离开”,并“在过道中与闻讯赶来的人们微笑点头”。

张扬说:“是的,我打了彭克炯,我本想把她打得鼻青脸肿的。这不是男人打女人,是老人打坏人!打人原因一是彭克炯担任诸多要职的问题。二是因为彭克炯权力得不到监督,大肆私分公款贪污受贿。”

张扬说彭克炯原来只是汨罗县一个打字员,“通知都写不好”。只是因为丈夫长期担任领导秘书,就进入作协而且一路提升。最多的时候,同时担任纪检员、省作协办公室主任等6个职务。

张扬说:“我对湖南省作协的一些问题从1996年就开始向上反映,但到现在都过去了13年,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我也没有办法,我有详细的举报材料,但举报了之后却没有人来查这些举报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用这样的办法了,这应该算是‘市井新闻’吧,我只有通 过制造这样的‘市井新闻’来达到吸引眼球的目的,让更高一级的纪检部门来查这个事情。”

张扬曾经对作协党组说过,“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们一个说法”。张扬先生的这句话很有些“杨佳”的味道,称他为“文坛杨佳”似不为过:和杨佳一样,都是在反复多次使用正常渠道程序手段没有结果之后,采取的极端行为,杨佳是杀”,张扬是“打”。

虽然张扬先生的打人行为有辱斯文,和中华传统文人谦谦君子形象相差甚远,但是张扬先生此举确实揭开了中国文学界黑幕之一角,虽然无法“砸碎腐败坚冰”,但起到了引发社会关注的效果。

从被打者彭克炯一方来说,也有其“冤枉”的地方,因为张扬先生向上级部门反映的问题揭露的腐败,实在是中国各地区各级作家协会正常的工作状态,几乎每一个身在彭克炯位置的官员都在做着和她一样的事情,都在遵循着当今官场的“规则”在工作着,也只有这样做才能不被官场淘汰,贪腐几乎成为在中国为官的必要条件。

退一步讲,即使张扬先生制造的“市井新闻”达到了他打人的目的,更高一级的纪检部门出面来调查彭克炯的贪腐问题,又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更高一级的部门也是整个中国现行体制中的一环,其运行规则和下一级没有本质区别,每一级的贪腐问题是由中国社会的整体体制制造出来的,企图让贪腐的制造者来解决贪腐问题,可谓是水中捞月,徒劳无功。

张扬在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除了公开揭露湖南省作协腐败的内幕外,他还希望通过这一事件和自己的努力, 通过所有的媒体人和网友们的讨论,能够让人们思考一下作协存在的意义,作家协会有没有必要存在,文联和作协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作家属于知识份子之一员,他是要为社会负责任的,铁肩担道义,作家的作用是要批评社会,反映社会现实的,特别是在一个变革和动荡的时代,作家面对社会的黑暗与不公,即使面对极权的威胁,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被称为“作家”所必需肩负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所以一个真正的作家,必定有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以及自由的灵魂。

而在当今的中国,作协和文联都是党组织麾下的文艺宣传队,专门执行“文艺为党服务”的方针路线,因此中国的作家协会和真正意义上的作家无关,中国的作家协会有一群被称作“作家”的人,他们把自由的思想、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灵魂,打包贱价卖给了极权政府或党组织,换来的是稳定的收入、宽敞的房子、舒适的生活或是显赫的官职,在中宣部的指挥棒下,按照文学为“党”服务的创作原则生产着垃圾作品,毒害民众。他们没有灵魂的大脑和被名利蒙住的眼睛,不想也不看社会的现实,人民的疾苦,而专为党歌功颂德,为所谓的“太平盛世”摇旗呐喊。此种情况下,作协贪腐的频频乱象也就不足为奇。

著名作家王蒙最近曾在法兰克福书展上向世界宣称:“中国文学处在最好的时候。”一个花甲老作家,因为向上级部门反映作协的贪腐问题,多年没有结果,最后被逼的无路可走,只有用“打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文坛杨佳”打女人,以及此事件背后所透出的中国文坛和“作家”们的堕落、贪腐等黑幕,就是对王蒙先生此论的真实写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2-11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