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坦桑朋友路卡利(3)

温哥华小男人

(GIANLUIGI GUERCIA/AFP/Getty Images)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这次出差的主要任务就是考察铁路沿线的几座有问题的桥梁,然后提出整治方案。所以每考查完一座,就要再坐火车,再坐轨道车(俗名叫马力车)赶到下一座。

记得有一天凌晨为赶火车到下一站,司机早早地来接我们,然后再顺道接路卡利。到了他的住处附近,远远地看见有两个黑影站在那里。走进一看,一个是路卡利,另一位是打扮流行,来路可疑的女士。看见我们,路卡利一言不发,也没有介绍这位女士。

两位专家面色沉静,显然是见怪不怪。我没有经验,但能看出来这位女士不会是他太太。早已耳闻非洲人对男女交往不庄重,但是对一位体面的坦赞铁路官员能这样无所顾忌内心里还是大吃一惊。然而,随着后来他每天变换一个女伴,再加上中国同事对他的个人生活方面的某些议论,我也就见怪不怪了。

路卡利的办公室就在我们的隔壁。所以出差回来后他没事就经常过来聊天。聊多了,路卡利慢慢地就开始透露一些他内心里的想法。这其中有两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是他似乎很憎恨白人,总是蔑称他们为“大鼻子”。记得有一次他不满地对我说:“你看看你们北京现在有多少大鼻子啊?哪像我刚去上学的时候那么好!”

另外一个就是他对坦赞铁路的高层也颇有意见。有一次他告诉我铁路局的达官们在运营收入一年比一年少的情况下竟然要在一个昂贵的风景区开年度工作会议。我听完也忍不住骂了一声。路卡利一听,开心地笑了,大有找到知音的满足感。

在我快回国的时候,路卡利又给了我一个更深地了解他的机会。事情的起因还是出差。坦赞铁路的差旅补助特别高,所以很多人想方设法地争取出差机会。有一次铁路分局安排中国线路专家到沿线各工务段考查,然后让我陪同。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路卡利得知这个消息,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恳求我能否把这次出差机会让给他。如果我同意的话,铁路局官员和中国专家组那里他负责去说。作为汇报,他愿意把差费的40%给我。

我本来就视出差为畏途,能不出就尽量不出。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自然愿意顺水推舟落个人情,再说还能白得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也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大家鄙视我吧!)

路卡利出差回来没几天,又把我拉到他的办公室,小声地跟我说,差费他已经报销了,但是因为最近他的经济太紧张了,所以他只能先给我一小部分,剩下的一发工资马上就给我,决不拖延。这种事情我在非洲见得多了,也就不以为然,笑一笑,也不说什么,拿过钱就走了。

从此以后,路卡利就不怎么到我的办公室聊天了,路上碰见了,却比以前更加亲热,但是绝口不提钱的事了。我呢,直到回国,也没有跟他提过,就好像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似的。

回国以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联系了。前两年跟我的首翻大哥通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路卡利后来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了。在非洲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躺在路边的在车祸中丧生或受伤的人,所以我也没有感到太过惊讶。但是心里还是难过了一阵。毕竟,坦赞铁路因此丧失了一位为数不多的技术不错的官员。@(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2-21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