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麦中国男童绑架案庭审纪实

法网恢恢 害人终害己

被绑架的中国男孩 Oliver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月7日讯】(大纪元记者木易报导)去年4月,哥本哈根一个5岁的中国男孩儿奥立弗(Oliver)在幼稚园门口遭人绑架,虽然孩子在26小时后被丹麦警方解救,但如此大型的刑事犯罪案件着实震惊了所有丹麦人。

在丹麦警方最初逮捕的六名嫌疑犯中,有两名证实与本案无关,已被释放。其余四名案犯在经历了警方九个月的调查取证后,于上月19日,在Lyngby地方法院接受公开审理。27日,法院分别判决四名被告有期徒刑8年,8年后他们将被遣送回中国,并且终身不得进入丹麦领土。依据丹麦法律,他们每人有两周的上诉期,14天内如不服判决,可以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

被告简介

一号被告:王翔(音),英文名“Jackie”,男,1983年11月17日生于中国上海,2002年来丹求学,丹麦语流利。经常出入赌场、酒吧等场所,赌债一身,频频向周遭朋友借钱,但通常有借无还,信誉很差。曾在奥立弗奶奶的“香格里拉”中餐馆打工。在本案中属于幕后策划的要犯之一。

二号被告:钱军(音),英文名“David”,男,1978年12月22日生于中国上海,后在安徽成长,2005年经朋友介绍来丹就读语言学校,同年使用假名“郑弘发”(音)冒充法轮功学员,以被中共政府迫害为名,在难民营申请政治避护。案发时负责开车。

三号被告:史计安(音),外号“大头”,男,1984年4月20日生于中国上海,2003年来丹,就读丹麦尼尔斯布鲁克哥本哈根商学院(Niels Brock Copenhagen Business College of Denmark)学习金融。经朋友介绍认识王翔,从此沉迷赌博。案发时史计安负责攻击奥立弗的母亲。

四号被告:吴孟亭(音),英文名“Martin”,男,1984年4月26日生于中国上海,2003年来丹,在尼尔斯布鲁克商学院就读国际商学。04年认识王翔后成为死党,因吴出手阔绰,王翔经常带其出入酒吧、玩足球彩票和老虎机,在吴开始接触到赌场后,便不能自拔的沉溺于其中。他曾以在丹麦开公司的名义,几年内向父母索取近百万元,并在07年底的9月到12月间,花掉将近50万元,以至被丹麦经济犯罪调查科怀疑洗黑钱。吴在案发时负责抢劫奥立弗。

案情回顾

绑架的小男孩儿名叫奥立弗‧夏(Oliver Chaanhing),是哥本哈根市中心“香格里拉”中餐馆老板的孙子。2008年4月16日下午,奥立弗的母亲正准备把爱子从哥本哈根北郊Virum的幼稚园接回家,忽然从一辆黑色轿车中窜出两个蒙面人,其中一人袭击了还没回过神的母亲,另一人则抢过年幼的奥立弗塞入已经发动的汽车中,未下车的司机急踩油门,三名绑匪迅速逃离现场。

当下,母亲立即报警,并通过报纸、电视向全国求救,希望人们积极向员警报告可疑迹象,帮助他们寻找这个5岁的男孩。

当天,丹麦全国为此紧急动员,报纸、电台、电视台大幅刊登奥立弗的照片,呼吁人们密切观察,随时报警。丹麦各机场和通往德国、瑞典的边境,也都处在紧急戒严状态下。

数小时后,绑匪来电话索要70万欧元的赎金,员警顺藤摸瓜,循着手机号码,终于在17日傍晚,找到了失踪26小时的奥立弗。吴孟亭和史计安于17日晚间被捕,王翔和钱军也于次日被警方缉拿归案。


被绑架的中国男孩 Oliver


三个绑匪 四个被告

整个案发过程只有三名绑匪,为何还有第四名被告呢?第一个被提审的吴孟亭在讲述犯案经过时表示,这起绑架案从头至尾都是由王翔一手策划的。主意是王想的,人是王找的,绑架用的车也是王买的,甚至绑架本身的目的也是王为了报复“香格里拉”老板娘对他的不公待遇。

吴孟亭因为频繁出入赌场,输掉了大部分积蓄,时常因此而郁郁寡欢。08年3月初,王翔跟他闲谈时,想了很多来钱的点子,包括抢银行、贩毒,当然也提到了绑架小孩子。吴越听越觉得像电影情节,但王却一再保证绑架计划有80%的成功率,最终吴抵不过朋友劝说以及金钱的巨大诱惑,决定参与。不久,他们便找来史计安和钱军帮忙,四人多次在一起讨论绑架行动的细节,如何制服接小孩的妈妈、什么时候抢孩子,以及需要哪些工具等。王翔称自己与小孩儿及他的家人都相识,所以最好不出现在案发现场,这也是绑案发生时只有三人在场的原因。甚至,案发前大半个月,王只是通过电话联系吴,再由吴传达指令,完全扮演了幕后遥控的角色。

绑架需要汽车逃跑,王翔从网上找到一辆二手的白色丰田(TOYOTA Previra),只要一万丹麦克朗(约1333欧元),这是他们买的第一辆车。但是4月1日,车子在行驶途中突然冒烟,司机钱军说车已报废,无法使用,于是王找了第二辆,也就是绑架奥立弗时使用的黑色福特(Ford Mondeo)。

除了汽车,他们还买了一系列绑架用“专业”工具,包括面具、胶带、绳索、手机、麻醉剂、玩具手枪还有一个能装下人质的拉杆式行李箱。他们甚至偷了两套车牌,以便在半路逃跑的时候换上,躲避警方的追踪。当然,在吴孟亭口中,这一切详尽的计划全部是由王翔一人构思的,而其他人只是服从他的命令,帮助他完成这一次的任务。

史计安是四人中个子最大的,在抢劫奥立弗的时候,他首先攻击了奥立弗的母亲,出于保护孩子的本能,奥立弗的妈妈顽强抵抗,两人在扭打过程中,史的鼻血溅到奥立弗母亲的大衣上,这才留下了本案的关键证据。孩子得手后,三名疑犯在回程途中停车,换上偷来的车牌,用胶带和绳子绑住奥立弗后塞进了事先准备的行李箱中,之后分两路回到钱军与史计安合住的学生公寓。钱军知道早晚东窗事发,于是把车留下后,整理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就逃跑了。

在奥立弗被绑架的26个小时中,负责照顾他的是史计安,为了避免今后被认出来,绑匪们除了在抢劫孩子时使用面具遮脸外,他们还用胶带蒙上奥立弗的眼睛,平时交流也尽量使用英语。据史计安事后招供,在看守奥立弗的这20多个小时里,他的内心充满了罪恶感,精神几近崩溃,也许这就是做坏事得到的报应吧。

高精度图片
绑匪把5岁的人质Oliver藏在行李箱中搬运
高精度图片
绑匪绑架时戴的面具


钱军被打

在审讯过程中,又爆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钱军曾经被吴孟亭狠狠地揍了一顿。至于原因则两方各执一辞。吴孟亭说,他打钱军是出于私人原因,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而钱军却说是吴以暴力胁迫他参与绑架案中。据钱供述,吴曾在3月初多次拉他参与绑架案,并于3月11日以钱知道太多内情为由,对钱施以暴力殴打,逼迫其参与绑架。钱是在受到吴的“警告”后,才不得不加入他们的。然而,史计安却表示,钱在挨揍后曾得意得向史炫耀,他已拍下自己被打受伤的照片,日后万一被捕,可以此为由,推卸罪责。钱军在法庭上说,自从买了第一辆车后,他曾多次试图破坏车辆,每天以练习开车为由,避开众人耳目,不踩离合器直接挂档,并且拉着手闸踩油门,使车内产生大量黑烟。终于在4月1日,使大家相信第一辆白色丰田报废,而迫使计划中断。无奈,吴孟亭与王翔又合资买了第二辆黑色福特,悲剧终于还是发生了。

认罪与宣判

在庭讯的最后,按惯例被告有自由发言的权利。吴与史因涉案证据充足,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态度诚恳并希望得到法庭严惩。王翔申称早已退出绑架计划,而且绑架案发时本人并不在现场,因此宣称自己无罪。而钱军始终抱定自己是受到吴孟亭的威胁才被迫参与绑架的,所以自己并不承担主要刑事责任。综合四人的罪证及认罪态度,法庭分别判处四名被告有期徒刑8年,赔偿受害人奥立弗75000丹麦克朗(约10000欧元)以及奥立弗的母亲10000丹麦克朗(约1333欧元),8年后四人将被遣返中国,终身不得返回丹麦领土。

中国人怎么了?

近年来,中国大陆人在海外犯罪的频率越来越高,并且受害者多为自己的同胞。新西兰有薛乃印杀妻弃女,德国有中国人枪击中餐馆,丹麦华人男童被留学生绑架,最近又有留美女学生被华人学长“斩首”……

此间有评论人士指出,历史上的中国在儒家“仁、义、礼、智、信”传统道德的教育下,曾经被世界各国尊为“文明礼仪之邦”;而最近几十年来,在中共党文化“无神论”和“谎言加暴力”的宣传洗脑和恐吓下,大批国人道德沦丧,为了一己私利无恶不作。不仅国内“假恶暴”泛滥,甚至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华人也渐渐被一些国家视为影响社会安定的因素。如今风靡全球的“神韵”艺术演出,正在把中华民族的“真诚”、“善良”和“包容大度”等传统文化一一展现给全人类,让世界再次为真正的五千年华夏文明而惊叹;这才是真正的为国人争光,让中国人在海外扬眉吐气!◇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2-07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