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  相关话题:茅于轼移居美国九评九评共产党 约 8086 条记录
  • 经历三十多年在中共独裁体制下的煎熬和迫害,现在严正声明退出当年加入过的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
  • 感谢网门!感谢《九评》!让我彻底认清了这个祸害整个中华民族的流氓党、腐败党、魔鬼党,惊醒的中国人正在全面的觉醒,退党大潮风起云涌,势不可...
  • 六四血案让我认清了邪党,中共迫害法轮功让我耻于成为红魔子孙,现在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
  • 本人宣誓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相关的共青团与少先队等组织。共产党对我进行了长达二十年的洗脑,直到学会翻墙才幡然顿悟。本人特此宣布退党退团退队...
  • 1月14日是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90岁生日,许多知名学者祝寿并盛赞其成就。英媒也刊发茅于轼的文章,他谈及自已一生最大的缺憾,就是中国还是专...
  • 中国农村黑暗透了,大队书记就是黑霸王、土皇帝,依仗上级撑腰,网罗家族势力、黑帮、地痞流氓,横行乡里,善良农民饱受欺凌,求告无门。有的被疾...
  • 中共邪党对上拍马迎奉,对下打压欺凌,无官不贪,已经是彻底的邪教组织,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共青团等邪恶组织。
  • 我是当过兵的快七旬老人,知道善恶有报做人要积德行善,我忠于党却一生贫困不得志。当我知道了这是一场残酷的迫害,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见证了身...
  • 如果民不聊生无法让我们动容,如果邪恶无法让我们清醒,如果正义已经远离我们而去,那我们存在的意义何在。本人声明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远离...
  • 本人曾被中共当局诬陷迫害,深知中共恶党的黑暗统治下毫无人权可言,我期盼著中共早日倒台。声明退出少先队组织。
  • 一直以来受邪党蛊惑,用无神论在教育孩子们,致使他们深受毒害灾难重重,今日终于有缘听到真相,明白了邪党的邪恶嘴脸,发自内心退出其邪恶组织...
  • 当年年轻的我也曾是大学团支部书记,也曾替共产党为民众洗脑。但现在我通过阅读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和自己的亲身经历,终于认清了中共邪灵的邪...
  • 现在的中国社会人心都变坏了,坐在家里都会祸从天降,猪瘟,毒食品,地沟油……防不胜防。现在明白了一切都是共产党败坏道德造成的。我可得要退出...
  • 今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对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你不怕危险吗?他说我不怕,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希望炎黄子孙都能幸福安康。他深深的感动...
  • 我们是七零后八零后的,虽然年龄不算高,也品尝著社会阶层分化给自己带来的越来越大的压力,拼足力气干却很难得到应有的平稳生活。而另方面是人人...
  • 我是某大学的一位教师,近年来深感中共的可恶。原本以为中共会变好,可是它越来越坏,是根本不可能变好的毒药。今天,我决定退出中国共产党。
  • 我们在年轻时,因受中共邪党的骗,积极追求所谓的“进步”,稀里糊涂的宣誓加入了中共邪党。但是这些年,亲眼目睹中共邪党对反腐败大学生的6.4...
  • 1968年,中共制造了内人党冤案,我姥爷被诬陷关押,一条腿还被打瘸了;随后,我母亲和姨姨、舅舅被打成黑五类,遭受各种歧视和欺负,我妈妈更...
  • 我是小企业主,深受中共贪污腐败之苦。今年区税务局某局长孩子结婚大操大办。局长在饭店门口收钱,背个大包装满满的钱,还不止一次。中央说反腐...
  • 真的没有想到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居然被洗脑了这么久。太令华夏子孙痛心了。实在是有辱中国人之名声,愧对祖先,从今天起,我与中共势不两立,正式...
  • 我来自湖南长沙,家里有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为人正派,坚守道德。然而,我到加拿大来,在本地大学里时却发现有中国学生人身攻击、谩骂我的一个修炼...
  • 通过翻墙后看到的新闻,文昭、李沐阳、陈破空等视频,了解到真实的中国现状、历史,知道我以前的蒙昧。我将真实的对待以往,真诚的期盼大陆将来民...
  • 我在部队加入的中国共产党,本来以为是保家卫国最后却成了共产党的一条狗,维护中国共产党这个无耻的政党的统治!中国共产党迫害了多少中国人民...
  • 我和我儿子在此严正声明,将分别退出共产党和共青团。我年轻时听信工会人员宣传,误入中共,也一直没当回事。我子性格耿直,因为经常撰文批评社会...
  • 某厂三名大法弟子:一名幼儿教师,一名车间主任,一名企业管理者。他们三个都是因为身体有病四处求医无效,先后走进大法修炼中来的。
  • 陷入困境的澳大利亚新州绿党议员白金汉(Jeremy Buckingham)周四宣布退党,他将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明年3月举行的新州大...
  • 赤祸红魔笼当空 中华涂炭叹生灵 马恩列狂妖言惛 邪教篡国开先闻 亘古文明西幽侵 卖国残民七十冬 抑正崇邪毁纲伦 挟洋自重祸无...
  • 中共“改革开放”40年之际,外界高度关注中国未来的走向——政治体制及经济结构是否会发生众人期待的、根本性的变化?如果不改,后果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