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羅干曾策劃一次特別行動 軍警荷槍實彈潛伏香山

人氣 108

【大紀元2013年04月20日訊】江澤民病倒

中共十五大五中全會,2000年10月9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當天就有數名中央委員對鎮壓法輪功提出質疑,要求作出交待。

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除李鵬、李嵐清外,朱鎔基、胡錦濤、李瑞環、尉建行四人反對繼續鎮壓法輪功,已超過半數。前人大委員長喬石更是對虐殺無辜煉功群眾深感不安,親自回京到天安門廣場瞭解毆捕法輪功學員的實情。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也親自到北京公安五處,訓誡公安幹部說:「不要再為難法輪功學員啦!」

形勢對江相當不利,江澤民開始犯愁,心情一直鬱悶。2000年的最後一天,身在深圳的江綿恆忽然接到中辦緊急通知,要求急速返京。原來當晚九時左右,江澤民因心臟病突然發作,由隨身保健醫生檢查後緊急入住301醫院。

江澤民一病似乎給反對派帶來了一個小機會。江前腳住院,政治局後腳就開會。元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會議,討論政治體制改革和法輪功問題。會議上改革派與保守派激烈交鋒,但雙方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從而錯失了一個時機。

江羅策劃

即使在病床上,江都在想一個問題:怎麼才能製造「邪教」的轟動效應,掀起全民仇恨法輪功的情緒。

為了把法輪功定成「邪教」,江費盡心機。1999年10月25日,在接受法國報紙《費加羅報》採訪時,江澤民第一次稱法輪功是「邪教」。在紐西蘭奧克蘭市舉行的1999年APEC高峰會議期間,江澤民私下送了詆譭法輪功的小冊子給美國總統以及其他國家的領導人。2000年8月江澤民見美國記者華萊士時更是信口開河,聲稱「法輪功幾千人自殺」,連國內媒體都不敢播這條消息,怕貽笑大方。

1999年5月鎮壓還在醞釀階段的時候,江、羅就曾策劃過一次「特別行動」。首先由中央辦公廳發出文件,稱上萬法輪功學員將在香山集體自殺,並將此消息通過海外媒體傳出,然後通過片警、便衣、特務向法輪功學員散佈去香山集體活動的消息。同時在香山調集部隊,潛伏荷槍實彈的武警,布下陷阱,策劃將法輪功學員誘騙至香山後製造「集體自殺」或「集體自殺未遂」的現場,以此為藉口扣上邪教的帽子,掀起更大範圍的誣陷與鎮壓。但是偏偏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前去香山,片警、便衣等向法輪功民眾傳達的「集會日期」從5月1日到9月9日改了三次,最後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邪教搞集體自殺,這是人所共知的。然而在法輪功的書裡,偏偏特別強調了不能殺生,包括不能自殺的原則。儘管所有法輪功書籍、音像資料都已收繳、銷毀,海外法輪功網站也被封鎖,但畢竟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都清楚知道不殺生的原則,這就使得羅干製造法輪功學員「集體自殺」現場的陰謀根本不可能實現。

一次次地設陷不成,於是江不得不多次找來羅干,秘密商談如何製造轟動效應。這一次,羅幹下了保證,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羅干首先製造輿論。2000年12月29日,新華社按中央610辦公室的指示發佈一篇不署名的新聞報導,列舉了幾起既無當事人姓名及事件細節也無事發具體地點的法輪功學員「集體自殺未遂」事件,並稱法輪功學員「受到煽動」,將在新年前後策劃集體自殺行動云云,以使人們心中有所預期。

蹊蹺的「自焚」案

公元2001年1月23日,正是中國農曆的大年三十,正當千家萬戶忙著掛燈籠、貼春聯,歡歡喜喜迎接新世紀第一個春節的時候,北京的「心臟」天安門廣場突然濃煙四起,烈火熊熊,上演了一出震驚中外、史無前例的火燒活人的大慘劇。來自河南的一男四女在身上澆上汽油,要慘烈地自焚而死。

火點起來一分鐘之內,一名女子當場死亡,其餘四人身上的烈火在「一分半」之內被盡數撲滅,然後警車「風馳電掣般」將被嚴重燒傷的四人送往「急救中心」……兩個小時之內,新華社即向全世界發佈英文消息,稱五名「法輪功練習者」在天安門「自焚」。

很快中央電視台就出現了12歲的懵懂女童,19歲的花樣少女,聽信「妖言」,在「愚昧」的「邪火」中「點燃自己」,為了「昇天」而被燒成了黑炭、滿臉燎泡的女童痛苦地一聲聲喊著「媽媽」,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還伸著被燒得黑漆漆的小手念念不忘要去「天國」……

如此悲慘和荒謬的鏡頭一經播出,把民眾的憤怒情緒挑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很多人把自己以前看到的法輪功的神奇和法輪功學員做的好事全都忘記了。好像政府的說辭比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還可靠。已經相對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官方宣傳機器像吃了搖頭丸一樣,興奮地再次全力開動,各色各樣的人爭先恐後地在電視裡義憤填膺地「聲討」法輪功,為了達到最佳效果,央視還時不時插上一兩個觸目驚心的「自焚」恐怖鏡頭……

看到這一切,江澤民長長舒了一口氣,緊鎖的眉頭終於打開了。江緊接著指示輿論一定要跟上,要趁熱打鐵。

在江澤民的親自命令下,全國大小媒體掀起新一輪批判高潮。從1月31日開始的四天內,新華社和中新社的網絡版分別就有107篇和64篇批判及聲討法輪功的文章,超過14個省市自治區的「各界群眾」紛紛出來譴責法輪功。除了黨政軍各級領導、各「人民團體」都要表態支持中央的「英明決策」以外,各個基層組織也要召開大小揭批會議,聲討「邪教組織的滔天罪行」。中央電視台每天還要播放各界人士的隨機訪談,並反覆重播,一定要做到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使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扎上根。

疑點重重

與此同時,海外多家媒體以及法輪功網站卻從「自焚」事件發生的第一天就開始質疑整個事件。

慢鏡頭清楚表明當場死亡的劉春玲是在現場被警察用重物擊打致死。流傳廣泛的電視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是對中央電視台自焚錄像的慢鏡頭分析,新唐人電視台據此製作的記錄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2002年1月製作)。法輪功學員還多次在大陸插播真相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江澤民對此異常恐懼,全力封殺。2002年3月5日晚長春法輪功學員在8個有線電視頻道插播45分鐘真相節目後,庫恩在《江澤民傳》中說江澤民是「10分鐘」後就立即作出強烈反應。

記錄片《是自焚還是騙局?》分析道:

「如果慢鏡頭分析中央電視台的錄像,發現自焚中的劉春玲,不是被燒死,而是在現場被打死。

「新華社說劉春玲自焚死亡。如果把鏡頭放慢,可以看見當劉春玲正在火焰中掙扎時,有人用物體猛擊她的頭部,劉春玲隨即倒地,一條狀物快速彈起,從死者腦後飛出數米遠,又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那麼誰是凶手呢?如果把那一時刻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春玲的頭部,穿著軍衣的武警正走向鏡頭前面,在他身後,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的姿勢。

「劉春玲腦後飛起來的條狀物,有人說是打人的凶器,有人說是劉春玲的頭髮,有人說是劉春玲的衣物。但是,不管是甚麼,這件物體不是順著強大的滅火劑氣流方向飛出,而是騰空而起,逆向朝著拿滅火器的警察飛去。說明這個物體不是滅火器衝下來的,而是重物擊打腦部所致。而且,飛起的條狀物被打得彎曲,可見出手打擊的力量之大,下手之狠。甚至我們還可以看到,劉春玲在倒地之時,左手不自覺地抬起來觸摸被打擊的部位。」

十二天以後,美國著名的《華盛頓郵報》在頭版發表報導《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報導公佈了郵報記者去劉春玲生前所在城市河南開封調查的結果: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

中央電視台的自焚錄像充滿了破綻,更多的疑點還包括:

1)天安門廣場並沒有滅火器,警察也從不背著滅火器巡邏,怎麼可能在幾分鐘之內備齊十幾個滅火器及滅火毯?

2)王進東喊口號的聲音錄製效果清晰響亮,拍攝距離當在十米之內。除非事發前攝像機已經到位,並已處於待機狀態,否則不可能在短短一分鐘內搶拍下滅火過程。

3)「自焚」中嚴重燒傷的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因為呼吸道吸入性損傷做了氣管切開術。但隨後的畫面中,劉思影卻接受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記者採訪並正常說話,甚至在新華社記者面前能唱歌。

4)在「焦點訪談」節目中,在天安門呼喊不倫不類口號的王進東兩腿中間還放著盛汽油的塑料瓶。從節目畫面中看,王進東的衣服和兩膝蓋處的褲子已經被火燒破,但是他兩腿中間盛汽油的塑料瓶卻在高溫和火焰下竟然沒有任何的變形或損壞。如此明顯的破綻,不能不令人懷疑這一切都是在演戲。

果然,當央視「焦點訪談」負責採訪的女記者李玉強事後在團河勞教所採訪時,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趙明質疑雪碧瓶的破綻,她毫不掩飾地解釋了那個不可思議的現象:「那是我們補拍的鏡頭,如果知道露餡兒就不放那個鏡頭了。」為何要補拍鏡頭,王進東為何全力配合?中間顯然有某種預謀。

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正式聲明:「中共當局企圖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現有該錄像的拷貝,有興趣者可來領取。」

這份聲明公佈後,參加聯合國會議的中共代表團噤若寒蟬,連抵賴的機會都放棄了。

不久,一本十年前出版的暢銷小說《黃禍》在中國遭到查禁,小說第二章中有一個情節是有人買通絕症患者「自焚」,以達到栽贓他人併進行政治迫害的目的。此次天安門「自焚」與《黃禍》的這個情節驚人相似。很顯然,小說被查禁顯示其中存在某種不可告人的陰謀。

在這場「自焚」驚天大案中,受害者不僅僅是「自焚」偽案的參與者,也包括億萬中國民眾。這場惡毒陰謀的策劃者江澤民,用毀滅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為代價,欺騙了無數人,把對法輪功的仇恨播入人們的心中,為對法輪功大開殺戒而鋪平道路。使用現代化的宣傳工具,在億萬人眾目睽睽之下造假欺騙,進行這樣大規模的煽動仇恨,江澤民又創造了一個恥辱的「歷史記錄」。

然而,江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謊言欺騙的基礎之上,所以當人們從情緒激憤中冷靜下來,當人們從傳播中的一份份真相材料中看到事實的時候,埋葬江的正是他自己對人民的欺騙。

江澤民很清楚,這一真相一旦曝光於民眾,則自己陰險、惡毒、殘暴、狡詐的嘴臉馬上暴露無遺,再沒有比這更令其感到恐懼的了,所以江極力封鎖這一真相,「天安門自焚事件」成了江最為恐懼、最怕曝光的事件之一。

江精心策劃的「殺手鑭」反而成了對他最致命的定時炸彈,這也許正應了那句古話,「人算不如天算」。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節選自《江澤民其人》;責任編輯:肖笙)

相關新聞
《江澤民其人》21:全球起訴風雲激盪
《江澤民其人》23:蓋棺論定清算江賊(上)
章天亮:十五年的罪惡歸於江澤民
王子亦:法辦江羅曾周劉 解體邪黨
最熱視頻
【直播】3.28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六十萬
【直播】3.28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十字路口】贛鄂警察衝突 4大挑戰衝擊中共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為何用垃圾車運菜肉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羅廚尋味】蘑菇烤比目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