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生活:在門前院後的開荒史(結束篇)

李文笛 撰文、攝影

人氣 1675

經過一番緊張而又辛苦的賣房、買房、搬家,終於我隨大女兒一家於6月6日搬到了與密西沙加市緊鄰的奧科威爾市。奧科威爾市是安省收入最高的城市,這裡多是獨立屋,家家有漂亮的的花園;修整的猶如地毯般的綠地;還有許多參天大樹;綠化得很好,景色很美。

這套房搬來後我才看到。室內設施齊全、考究,但是室外佈局就不盡人意了。除了門前三棵參天大樹離房子遠些,其餘松樹、花等都緊挨著房子生長;後院的幾棵大松樹由於緊靠房間,一棵樹幹還被房簷擠的變形;一片花池子比地下室的窗台還高,土已滲透到窗戶裡。

當吃住安排好後,我又慣性的鼓搗開了花園。我從比地下室窗台高的花池子著手收拾。把花池子裡的幾大堆長了多年的花移到大門前;大門前要種下這些花,還要挖出好幾塊大石頭;把花池子裡部份高的土移走;把地下室窗台一側和小木屋一側用磚塊把土隔開(小木屋的木頭也已經被土沁得有些腐爛);種上我帶來的燕尾蘭(鳶尾花)和石竹花;在花池子外側留出了點空地,為種韭菜用;還把後院一個角落裡的塑料假石凳移到門前。

這是新家門前的花池子的一部分,這裡的大花是我從後院移來的,前面的石頭是種花時挖出來的。後面的塑料石凳也是從後院移來的。門口台階上的花是我用花苗搭配的。(李文笛/大紀元)

忙活了大半天,終於幹出了眉目,看到自己的成果,還頗有幾分成就感。要知道這些都是重體力活,而且也沒影響我為家人準備好晚餐。

傍晚女婿回來了,我在自己的房間裡清楚地聽到他朝女兒咆哮著喊:「告訴她,這是我的家,不能在院子裡種菜。」當然這話是說的我了,我趕快出去,對女婿和氣地說:「有話好好說,別這樣,咱們還有孩子呢!」在火頭上的女婿,朝我咆哮開了,「這是我的家,我說了算,不能在院子裡種菜……」

面對這個陣勢,我明白要找自己之過。我早就意識到自己愛種花、愛園藝的心很重,是應該修去的。但是一遇到機會還是忍不住去鼓搗,不自覺的去種花。今天女婿的火正是在去自己這個按奈不住的閒情逸致,如果自己爭氣的話,用得著別人這樣發火嗎?!

今年我按照親家的指點對櫻桃樹大剪枝,剪枝後的櫻桃樹比往年開花都多。可惜當收穫櫻桃的時候,我們已經搬走。(李文笛/大紀元)

今年我按照親家的指點對梨樹大剪枝,剪枝後的梨樹比往年開花都多。此時,地裡的燕尾蘭和石竹花都在含苞欲放。(李文笛/大紀元)

我這個愛好不只是在種植上花時間,規劃、管理也樣樣用心。小苗長大了,長密了,要想辦法給他們找個好婆家(送人),送人時還不厭其煩的告訴人家怎麼種,怎麼管理,像對嫁出去的姑娘一樣的不放心。當不同的花盛開之時,花就成了我的明星。只要沒風沒雨我總要拿相機照上一番;回來還要在電腦上篩選、整理……

回想在中國大陸分房時,我愛選一樓房頭。每次都不遺餘力的種爬牆虎、香椿樹、無花果樹、指甲花、地瓜花、燕尾蘭等。可悲的是搬家後,新主人往往把爬牆虎砍掉;開墾的地被填平;當初筷子大小種上的香椿苗已長到碗口粗不能移走了,往往被後住的人家鋸掉;當年的小無花果樹,長的無花果又大又甜,全院的人都可以享受,我來到國外後,聽說已經長到碗口粗了,也被人「殺頭」;精心選的皮很薄的核桃粒種的核桃樹,都已經長到了小臂粗的結果年齡,三棵樹都沒逃滅頂之災。我這個愛好不只收穫樂趣,也有傷心啊。

至此,我很感謝女婿的發火,對他說:「(朝我發火)這是個好事啊,種花種菜是閒情逸致,我該放下了!」

鮮豔亮麗的海棠花是我最喜歡的花。我用買來的海棠花苗搭配了許多吊花,這是其中一盆。(李文笛/大紀元)

整個夏天一直開花的石竹花也是我喜歡的花。搬家時我也做了調整,讓花從哪個角度看都成行,盛開的搭配得當的各色石竹花得到鄰居的一致誇獎。(李文笛/大紀元)

後記

女兒家密西沙加的房子新主人是印度人,他們不吃韭菜,吃蔥,所以後院我給他們留下了蔥,移走了韭菜後種上了石竹花。我種的兩顆果樹,朋友都主張我們移走,但是我感到移走不能保證成活,風險太大。還是留給了新主人。

經過幾年的開墾,到2014年,沿後院圍院牆邊開墾的(大約0.7-0.8米寬)菜地已經竣工。別看菜地不大,但是種的東西很全:芸豆、黃瓜、辣椒、蔥、韭菜,還有玉簪花。我搬家前把籬笆都拆了,韭菜移走,留下了蔥,種上了石竹花。(李文笛/大紀元)

經過幾年的開墾,到2014年,沿後院圍院牆邊開墾的(大約0.7-0.8米寬)菜地已經竣工。別看菜地不大,但是種的東西很全:芸豆、黃瓜、辣椒、蔥、韭菜,還有玉簪花。我搬家前把籬笆都拆了,韭菜移走,留下了蔥,種上了石竹花。(李文笛/大紀元)

門前我也做了調整,讓花從哪個角度看都成行,盛開的搭配得當的各色石竹花得到鄰居的一致誇獎。大家說:「你搬走了我們會很留戀的,你種的花多麼漂亮啊!」

臨搬家時我送右邊巴基斯坦鄰居許多花,為了表示謝意和留念,女主人特意買來一盆盛開的台灣蘭花送給我們。

巴基斯坦鄰居送的台灣蘭花,已經快三個月了,還在盛開著。(李文笛/大紀元)

一位朋友告訴我,他無意間看到了新房主一家看到我種的花時欣喜的情景。聽到這個消息我很欣慰,只要他們喜歡,就是對我最大的獎勵。

去年在家門前種的大麗花,這已經是過去的記憶了。(李文笛/大紀元)

現在我移來的那些韭菜苗多數已送朋友。由於新家草地是自動噴水澆灌,不敢貿然挖坑種東西,我培育的香椿樹、扦插的葡萄樹、花椒粒長出的半米高的花椒樹還都在花盆裡。

也許我有了自己的房子還會種些東西,但是不會如此癡迷了。至此我的《在門前院後的開荒史》結束了。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謝秀捷

相關新聞
北美生活:在門前院後的開荒史(一)
北美生活:在門前院後的開荒史(二)
北美生活:在門前院後的開荒史(三)
北美生活:在門前院後的開荒史(四)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民航系統不單純 涉黨內倒習操作?
【秦鵬直播】不讓戴口罩 李克強和習槓上了?
【新聞大家談】中共催生與民斥「最後一代」
【遠見快評】美媒曝東航墜毀是人為 東航回應
【馬克時空】德國「俄夢」初醒? 援烏防空導彈、自走炮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