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春秋:一位冀東農民的感人故事

人氣 397

【大紀元2017年11月04日訊】這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孝子,親哥差點給他跪下謝恩;他是父老鄉親都挑大拇哥的好人,連村裡人嫌狗不待見的二流子,都敬畏他,被感化的改邪歸正了;他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村支書都要高看他一眼……我們暫且叫他小田,是河北滄州的一位農民,一位普普通通的法輪功學員。他是個莊稼漢,一臉的樸實憨厚,整天樂呵呵的。小田的故事太多,如實記述,一本書寫不完。

被孝子感動 六七百鄉親為老母出殯

兩年前,小田的老娘去世了,享年九十歲。出殯的時候,參加葬禮、為小田娘送行的人大約有六、七百人,主要原因是因為大孝子小田感動了父老鄉親。

小田在外地工作的大哥趕回來給母親送終。他一頭趴在地上哭得不起身。舅舅在一旁說:「老大,別哭了,你娘能活這麼大歲數,還不虧你弟弟在家伺候得好嘛!這二十來年,你出門在外多省心啊。你能攤上這麼個好弟弟,算你有福哇,你不能白(方言,讓別人白付出)了你弟弟呀!」小田大哥聽了連連給舅舅磕頭。

一個鄰居對小田大哥說:「這不,村北有個老人倒氣(方言,病危),三個兒子守了三天三夜,到第四天全放躺了,熬不住了,病人沒人伺候了。我還對他哥仨說,人家小田一個人伺候癱瘓老娘好幾年,餵吃餵喝,倒屎倒尿,人家是怎麼過來的呢?」小田大哥聽了,又對著鄰居磕頭。哭到最後,就差給弟弟小田磕頭了。

關於小田家的事,遠近家喻戶曉,鄉親們就像說評書一樣口耳相傳:

甲(小田近鄰):「這老太太(小田娘),夜裡折騰人,白天睡覺。」

乙(小田親戚):「別看(小田娘)病了,嗓門可大了,整夜叫喊不停。這幾年,小田沒睡過一宿囫圇覺。老太太炕上、地上、輪椅上,一會兒一換地方。」

丙(小田朋友):「老太太飯量大,一天吃好幾頓,吃得多,拉得多。咱讓小田少餵點兒,小田不聽,怕他娘餓著。」

甲:「媳婦上班、孩子上學又不是一個點,小田一天得做幾次飯呀!」

乙:「小田還伺候地呢。」

丁(族人):「冬天還幹著賣豆腐的買賣呢。」

甲:「這不,還剛蓋了一棟新房。」

戊(本村人,曾對小田修煉不理解):「小田有成佛的心啊!」

葬禮結束後,本族嫂子特意來當面告訴小田:「你知道嗎,背地裡人們都給你腆大拇哥(豎大拇指)呢!」

村上蹲牆根兒的老人們見了小田就露笑臉:好孩子,大孝子呀!

有人撒酒瘋說大法壞話,立即被左鄰右舍呵斥

一次,一村民為兒子辦婚宴,婚宴大廳裡推杯換盞鬧鬧哄哄時,有一村民像撒酒瘋,對法輪功說三道四。小田鄰居聽了大動肝火:「法輪功哪兒不好?你說!就說我鄰居小田吧,整日樂呵呵的,總愛幫助別人,不貪不占。人人要都跟小田一樣,咱們睡覺晚上都不用插門了!我可願意有這樣的好鄰居。」大夥都表示,能搭上小田這樣的好鄰居,是自己的福分。大家舉杯之間,交口稱讚小田這個好鄰居。

「二流子」成了他的朋友後,金盆洗手不偷不摸了

村裡有個中年男人,遊手好閒,好吃懶做,偷偷摸摸,還專吃「窩邊草」。這個「二流子」人嫌狗不待見,誰都拿他沒辦法。而唯獨小田不小瞧他,還約他到自家來做客,給他酒喝,給他講做人的道理。一來二去,倆人成了好朋友。「二流子」還接受了小田給的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從此,金盆洗手,不偷不摸了。但那個愛圍著村子閒轉悠的習慣似乎還沒去。有一天,他對小田說:「凡是開小車、穿皮鞋的人來打聽你,我都不告訴他。你是好人,誰也別想在你身上打主意。」噢,原來他是在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呢。

村書記一家人得了大法的福報,視他為親人恩人

小田和村支部書記家偏對門。法輪功剛遭到邪黨迫害那會兒,書記出來進去地告訴小田:別煉了,別鬧事了,還是好好過日子吧。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小田什麼事也沒鬧,日子是越過越好,在家庭中、在村民的眼裡聲望越來越高。而這個聽黨的話,跟黨走了一輩子的村書記卻越來越不好過。

書記家的兒子和小田是童年好友。長大後,小田當了農民,書記的兒子有了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可他受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不務正業,遊手好閒。在家打妻罵子,在外惹是生非,後來和妻子離了婚。大年夜,書記望著不爭氣的兒子和殘缺不全的家人,失聲痛哭。無奈之下,書記想到了小田,想到了法輪功。於是書記把小田邀到家裡,讓小田勸勸自己兒子煉法輪功吧,還託付小田再給兒子說個煉法輪功的媳婦。

小田用修煉人的慈悲心,耐心開導書記全家人。首先,書記的妻子戒了賭,再也不打麻將了,有空就背李洪志師父的《洪吟》詩句,還抄在小本上,放在口袋裡,遇到有緣人就念上幾段。書記的兒子也開始慢慢反省自己,認真工作了。後來,姻緣巧合,還真娶了位修煉大法人家的媳婦。全家人從此其樂融融。又到了過大年,書記的妻子高興的給小田送禮,全家人把小田看作親人、恩人。

當初一家人反對,現在全變了

小田修煉法輪功二十來年。期間曾被抓、被打、被拘、被關進洗腦班,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沒變的是他對法輪大法堅如磐石的信仰,而改變的是他周圍的環境和人。

迫害開始時,家人出於害怕,反對小田修煉。父母對兒女,俗話說,打是疼,罵是愛。老父親到洗腦班,見了兒子就罵,為的是讓自己的孝順兒子回心轉意。

逢年過節,只要他和他大哥碰在一起,就是一場「舌戰」。他說:「哥,現在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就咱國管,在大多數國家,有信仰的人是受人尊敬的。我修煉大法不違法,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他哥說:「你怎麼知道那麼多國家有煉的?你上外國看見了?你不違法怎麼抓你不抓我?」老爸插嘴:「你哥說的對。你看你哥,上大學,當大官,我臉上有光。看你,煉大法,進班房,還滿嘴有理。」

隨著慢慢變老,老倆口不能自理了。小田不離不棄,始終精心伺候。大兒子出門在外不能床前盡孝,小田任勞任怨。二老知道得了小兒的濟了,慢慢轉變了以前的看法,慶幸自己有個修大法的兒子。

不知什麼時候,妻子給他開了門

家人的數落,眾人的冷眼還是小意思,最容不下他的,是自己的妻子。有年冬天,他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回來,妻子賭氣插了門,他怎麼叫也不開。他不氣不急,在窗外輕聲對妻子說,媳婦,是我沒把真相給你講透啊!不對世人講清真相,我在家睡不著覺啊。這大法是造化宇宙的根本,大法就是真善忍,人符合真善忍就順。誰敵視他,反對他,聽信江澤民集團的抹黑宣傳,誰就會遭天懲。到天災人禍降到頭上,一切都晚了。我讓大家知道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黨團隊,不與中共為伍,是做好事,是救人。人不能自私地活著,咱在大法中受了益,咱得告訴別人啊。媳婦呀,這些年你跟我受苦了,可是沒有不晴的天哪,好人會有好報的,我希望你支持我救人。你要實在覺的給我當媳婦委屈,我也不攔你,你提出離婚都行。不過,當今這個社會,你再找一個像我這樣髒活、累活捨不得讓你干,真心實意愛惜你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妻子給他開了門。從此以後,妻子再也不反對他出去講真相了。

蓋好的新房臨街。他在自己的新房牆面上貼了五幅法輪功真相展板,大家前來駐足觀看,妻子一笑了之。

再說小田老爸,隨著慢慢變老,老倆口不能自理了。小田對二老那個孝敬真是沒個挑。小田的大哥出門在外忙得不能床前盡孝,小田毫無怨言,二老知道得了小兒的濟了,再也不罵兒子了。

在做人方面,你要跟你二叔學。」

後來小田大哥去西方國家出差。到那一看,到處都是煉法輪功的和反迫害的,和弟弟說的一樣。一個外國人,對中共迫害法輪功都能站出來說公道話,伸張正義。而自己卻站在強權一邊「擠兌」自己善良的親弟弟,真是無知無情啊。他這才意識到,他這個農民弟弟不容小覷。從此大哥變了,再回老家,對弟弟笑臉相迎不說,還對自己的獨生女兒說:「在做人方面,你要跟你二叔學。」

上門的警察沒等他說完,鑽進車裡一溜煙兒地跑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下午,小田家突然闖進七八個縣公安局和鎮派出所的人。進門就問小田,別煉法輪功了。小田答:「煉,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呢?」來者退了一步說:「願意煉就在家煉,別出去掖傳單去。」小田說:「你以為我願意大晚上往外跑呀,黑燈瞎火的,深一腳,淺一腳,容易嗎?還不是讓共產黨逼的嗎?我勸你們別再給江澤民跑腿了,他連他的貼身馬仔周永康都保不了,還能保你嗎?趕緊給自己找條後路吧……」還沒等把話說完,來者鑽進車裡,一溜煙兒地跑了。

村民知道了都拍手稱快:「讓人家法輪功給上了一堂政治課。」

十多年來,小田給多少人家送過真相資料,給多少人作了三退,使多少人明白真相後得了福報,又有多少人看到小田好,自願走入大法修煉?都是未知數。但人們發現,農民大法弟子小田在當地的知名度越來越高。他走在街上或去鎮上趕集、辦事,很多人對他點頭微笑,或打聲招呼:「小田,法輪大法好哇!」#

(註:為保護大法弟子,文中小田為化名,所述故事真實不虛。)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曾經的「惡警」集市上高呼:「法輪大法好」
八旬老人的心願:讓人都來念「法輪大​​法好」
美國多位政要褒獎祝賀法輪大法日
導遊:就在橫幅「法輪大法好」這集合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一線採訪視頻版】黑格比襲溫州 頂篷被掀人被吹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