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美術 文藝復興盛期

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1)早年生涯

童年及學徒時期
作者:周怡秀
米開朗基羅肖像(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1475~1564)。(Alonso de Mendoza/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17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文藝復興盛期的意大利畫家、雕塑家和建築師

文藝復興盛期與達芬奇勢均力敵的藝術巨擘是米開蘭基羅(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註一)。他們先後出生、成長於佛羅倫斯,是同鄉也是競爭對手。米開朗基羅達芬奇晚二十三年出生,卻多活了四十五年,是文藝復興盛期最長壽、影響力最大的大師。他一生跨越了文藝復興的早期、盛期到晚期,看到了羅馬的興衰,也引領著藝術的變革,直接或間接影響著矯飾主義和後來的巴洛克風格。

出生、童年及學徒時期

1475年3月6日,米開朗基羅生於意大利阿雷佐(Arezzo)省的一個市鎮卡普雷斯(註二)(Caprese)。根據傳記作家瓦薩利的說法,米開朗基羅出生時,他的父親「深信在孩子身上看到某些超出人類經驗的特質,在神的啟示下,不假思索地為他取名為米開朗基羅」。瓦薩利也以星象學強調米開朗基羅不凡的天命:「水星和金星落於木星座的位置,預示了他的心和手註定要創造出偉大美好的藝術品。」他的父親洛多維科‧波那洛提(Lodovico di Leonardo Buonarroti Simoni)是當地及鄰鎮Chiusi的鎮長。由於其任期將屆,因此全家很快的搬回家鄉佛羅倫斯。

1481年,米開朗基羅的母親在久病後去世(註三)。六歲的米開朗基羅便被送到佛羅倫斯附近村落——賽堤亞諾(Settignano)的保姆家託育。此村落以鑿石工藝聞名,奶媽的父親和丈夫都是石匠,米開朗基羅在那裡接觸了大理石雕刻,所以日後米開朗基羅才有「自幼在保姆的懷裡吸著鐵錘和鑿刀的乳汁長大」的戲言。

米開朗基羅的藝術生涯原本是違背父親意願的:父親把他送進Franceso da Urbino的文法學校,學習文字和一些拉丁文和希臘文等;在學習中,孩子開始熱中於繪畫,經常受到父親嚴厲的責罰。最終父親明白了兒子的才華和不可改變的意志時,便把十四歲的米開朗基羅送到當時佛羅倫斯城外最有名望的畫家——吉蘭達優的門下學藝(註四)。

學徒階段的米開朗基羅經常臨摹前輩畫家的作品(註五),例如喬托和馬薩其奧的壁畫都曾經是年輕的米開朗基羅學習的對象。

馬薩其奧在佛羅倫斯Santa Maria del Carmine教堂所畫《聖彼得生平壁畫》。(Lampman/Wikimedia commons

現存的一些米開朗基羅的早期素描手稿中,其深淺明暗效果是以不同長短、不同角度的鋼筆斜線重疊交織而成,正是吉蘭達優工作坊的手法。米開朗基羅的學習階段不只是單純的模仿,每每還加上自己的觀察體悟。遇到自己欣賞的大師作品,不但苦心研究臨摹,並且要求自己的作品超越他們。

米開朗基羅臨摹馬薩其奧壁畫的素描。(Sailko/Wikimedia commons

有一幅臨摹申高爾版畫《聖安東尼的誘惑》(註六)的習作,被認為是米開朗基羅傳世最早的作品。瓦薩利記載,米開朗基羅曾為了揣摩其中妖怪的形象,特地去市場上買些長相怪異的魚類來參考。此時他的作品已經流露出優雅又老練的特質,看來就像出自一位老畫家之手。

臨摹申高爾版畫《聖安東尼的誘惑》。(DcoetzeeBot/Wikimedia commons

少年米開朗基羅在工作坊的表現很快地就引起注意。一年後吉蘭達優把十四歲的米開朗基羅推薦給正在尋求藝術人才的羅倫佐·美迪奇。

美第奇家族是佛羅倫斯權傾一時的統治者,特別是人稱「華麗的羅倫佐」(註七)(或譯「偉大的羅倫佐」Lorenzo the Magnificent,Lorenzo il Magnifico)在位時,不僅為佛羅倫斯帶來了安定和繁榮,更把佛羅倫斯的藝術發展帶入了頂峰。羅倫佐本人兼具文學家和詩人身份,極力地推動文學與藝術,他宮廷的文化圈中往來著當時的名人雅士,如詩人Luigi Pulci、古代學者和詩人波利齊亞諾(Poliziano)、人文主義學者費奇諾(Marsilio Ficino)、朗迪諾(Cristoforo Landino)、Pico della Mirandola等。當時最傑出的藝術家們也為他服務,有些藝術家就像是羅倫佐的文化大使一般到其它意大利宮廷服務。著名的波提切利、波拉尤洛(Pollaiolo)、維洛奇歐(Andrea del Verrocchio)和年輕的達芬奇都曾經是羅倫佐宮廷的熟客。

維洛其奧工作坊所塑造的《華麗的羅倫佐》胸像。(Chiorbone da Frittole/Wikimedia commons

羅倫佐在著名的聖馬可修道院花園成立了一間雕刻學校,聘請老雕刻家貝托多(Bertoldo di Giovanni,為多納泰羅Donatello的學生)培養一批承傳多納泰羅雕刻藝術的人才。因此當他向吉蘭達優求才時,米開朗基羅便獲得推薦,遇到了改變人生的貴人。

聖馬可花園的雕刻學校(註八)陳列了許多羅倫佐收藏的古代雕刻,正好作為學徒們的學習範本。年輕的米開朗基羅一到花園如魚得水,迫不及待地積極學習。羅倫佐也對米開朗基羅的不凡表現印象深刻(註九),決心全力栽培他。於是少年米開朗基羅受邀住進羅倫佐家中,並如家族成員般的接受教養(註十)。這段期間,米開朗基羅得以結識文藝復興的智識精英,特別是柏拉圖主義者費西諾和但丁的評論學者朗迪諾對米開朗基羅的思想啟發最為深遠。大約同時,聖馬可修道院院長薩佛納羅拉的講道也深深影響了米開朗基羅,影響著他一生的虔誠信仰和嚴格的道德觀。

淺浮雕《樓梯旁的聖母》。(Alonso de Mendoza/Wikimedia commons

關於米開朗基羅學習雕刻的過程幾乎沒有記載。但是在這一段期間,少年米開朗基羅完成了幾件雕刻作品﹕淺浮雕《樓梯旁的聖母》、為聖靈教堂而作的木刻《十字架上的耶穌像》、浮雕《山陀兒之戰》(註十一)等等。作品雖然尚未臻完美,但已可窺見未來巨匠的雍容氣魄;而且其中如聖母子、戰爭等主題也將重現在未來的創作生涯中。@(待續)

浮雕《山陀兒之戰》(Battle of the Centaurs) 大約1492年做。或譯《人馬與拉庇人之戰》。(sailko/Wikimedia Commons)

註釋:

註一:米開朗基羅的一生主要可從大師生前寫就的兩本傳記得知;其一是由瓦沙利(Giorgio Vasari)於1550年撰寫的(於1568年重印,再版),其二是由康迪維(Ascanio Condivi)於1553年寫成的。康迪維(Ascanio Condivi)是米開朗基羅的門生,其所撰寫的傳記是直接在米開朗基羅的指導下而寫就的,因此被認為可信度極高(但不排除米氏的主觀說法)。其它更多的資訊,則是由大師與其親友之間的書信往來而得知的。

註二:卡普雷斯(Caprese)小村位於佛羅倫斯以東一百公里。

註三:米開朗基羅母親法蘭潔斯卡(Francesca Neri di Ser Miniato del Sera)死於1481年。

註四:事實上,在合約上註明了吉蘭達優需固定付薪資給米開朗基羅,可見這個學徒的技藝已經相當出色。此外,這可能也是父親同意他學藝的原因之一。

註五:米開朗基羅的第一張素描可能是一位男性的肖像,這張畫是在位於賽堤亞諾(Settignano),波那洛提(Buonarroti)的家中發現的。

註六:Martin Schongauer,德國畫家和版畫家,(c. 1448, Colmar, Elsass –1491年2月2日, Breisach) 《聖安東尼的誘惑》為1470年的版畫作品。

註七:1469年,美第奇‧羅倫佐(Lorenzo de’Medici)因其政治及外交手腕,與其對藝術的慷慨贊助而成為佛羅倫斯的「主人」,並成為十五世紀佛羅倫斯的標誌以及意大利文藝復興的主導人物。

羅倫佐出生於1449年,父母親為皮耶羅(Piero de’Medici)與Lucrezia Tornabuoni,羅倫佐是美第奇王朝創始人老寇西莫(Cosimo the Elder)的孫子。由於他的父親英年早逝,使得羅倫佐二十歲就掌權。然而初期佛羅倫斯政治局勢並未穩定,例如1478年有帕奇(Pazzi)家族的刺殺陰謀,但最終順應局勢合併為美第奇政權。羅倫佐效法父親與祖父,並未謀求正式的政治頭銜或貴族封號,是不折不扣的一位「無冕王」。

美第奇家族通常在幕後左右情勢。柯西莫(Cosimo),如他的後輩——兒子皮耶羅(Piero)與孫子羅倫佐一樣,名義上並無官職,最多是「眾人之首」(primi inter pares)罷了。美第奇擁有各方面的貴族地位,但佛羅倫斯一直宣稱它自己是共和國。其實只是表相保持著共和制度,法令徒具形式,最重要的行政官都是家族的朋友和忠實支持者。

這至高無上的家族權勢中,有兩點可以說明羅倫佐是極為重要的。其一是他的外交活動開創了十五世紀後半意大利半島的繁榮與和平時期。他卓越的能力使他成為意大利各國之間爭戰的調停者以及半島上政治平衡的守護者,因此他被視為意大利政治上的「天平的指針」。他在世時曾先發制人地在意大利境內阻止了外來勢力的威脅。其次是他對藝術的贊助促進了佛羅倫斯藝術繁榮的最高峰時期。羅倫佐兼具文學家和詩人身份,極力的促進文學與藝術,同時也是著名的聖馬可花園(栽培米開朗基羅等新人才的沃土)的藝術珍寶和古代雕像的收藏者。

他的宮廷中往來居住著各個領域的名人雅士,如Luigi Pulci、波利齊亞諾(Poliziano)、菲奇諾(Marsilio Ficino)、朗迪諾( Cristoforo Landino)、米冉多拉(Pico della Mirandola)。當時最傑出的藝術家們受僱於他,其中有些人到其它意大利宮廷,幾乎就像是羅倫佐的文化大使一般。例如達芬奇是透過羅倫佐到米蘭為史佛扎效命;教宗也向美第奇索才,邀請佛羅倫斯幾位著名畫家前往凡蒂岡西斯汀禮拜堂繪製壁畫。波提切利(Botticelli)、波拉約洛(Pollaiolo)及維洛奇歐(Andrea del Verrocchio)等大師都與羅倫佐交好,並在美第奇贊助下創作了無數文藝復興時期的瑰寶。年輕的米開朗基羅也獲得這位佛羅倫斯權貴的賞識,將他帶在身邊,住在宮中全力栽培。

雖然是重要的贊助者,然而羅倫佐本人卻從未因偉大的藝術品而被提及。例如波提切利所繪的《春天》(Primavera,c.一四八二)以及《維納斯的誕生》(Birth of Venus,c. 一四八六)並非為他所繪製的,而可能是為他的堂弟Lorenzo di Pierfrancesco所繪製的。美第奇‧羅倫佐逝於1492年,享年四十四歲。

註八:瓦薩利有意將聖馬可花園定位為1563年成立的美術學院的前身,事實上這個園地既不是學院也不是工作坊,不如說是一個培訓年輕藝術人才的場所。同儕在此互相觀摩、交流,並且有機緣結識當代文人、學者,增長見識和素養。

註九:米開朗基羅一到雕刻學校便迫不及待地工作。他雕刻了一個年老的牧神,並把這第一件作品獻給羅倫佐看。羅倫佐看著牧神的牙齒開玩笑地對他說,一個人年老的時候牙齒不會這麼整齊的,米開朗基羅立刻回去修改,敲破了幾個牙齒,再度獻給羅倫佐。羅倫佐很驚異這個少年的才華和積極表現。

註十:米開朗基羅有自己的房間,也可以在羅倫佐的餐桌上和其他的孩子一起吃飯,甚至經常和達官貴人同席。羅倫佐也送給他一件紫色的斗篷,並且安排他的父親在稅務局工作。此外米開朗基羅每個星期還可以獲得五達克的薪水幫助維持家計。

註十一:《山陀兒》是古希臘傳說中的人馬獸,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馬,個性粗暴,代表著獸性。根據希臘神話和羅馬詩人奧維德的《變形記》傳說,在拉庇人的婚宴上,受邀的人馬怪忽然野性大發,搶奪新娘和婦女,拉庇人因而與之激戰。這是希臘藝術的常見題材之一,在雅典帕德嫩神殿的柱間壁飾、奧林匹亞的宙斯神殿山形牆上都有這個題材的浮雕。象徵著人性與獸性之爭,或人類的理智戰勝野蠻的獸性。

——轉載自《藝談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13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五百年來《大衛像》的精巧勻稱、優雅的相貌、從容的意態和蓄勢待發的氣勢,在在都令人讚賞。正如米開蘭基羅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將禁錮在石頭中的生命解放出來」。
  • 東方文化則注重內涵,藝術上強調「寫意」,講究「神似」而不十分注重「形似」,事實上這種東方藝術也要求達到真實,只不過是從另一面體現出「意」和「神」的真切。總之,無論東方或西方的正統藝術都極力求「真」,不同層面的側重點體現了不同風格的美。
  • 針對當時社會吃喝風氣嚴重的時弊,以描繪吹號為象徵的手法隱喻了宗教中所說的「最後審判的號角已吹響」,呼籲人們重拾謙虛謹慎、遠離貪慾、敬天奉神的傳統美德。
  • 為了解決畫中人物在從下面仰視時所應呈現的比例這一難題,米開朗基羅將壁畫上半部分的人物畫得大些,下半部的小一些,以適應自下而上的觀賞效果。
  • 拉菲爾《雅典學院》。(公有領域)
    濕壁畫的起源不可考,但早在米諾安文明時期以及古羅馬人(如龐貝城)中就有出色的彩色壁畫。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是濕壁畫的輝煌時期, 13世紀到16世紀中,從契馬布埃(Cimabue)、喬托(Giotto)、馬薩其奧(Masaccio)、安吉利科(Fra Angelico)、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到柯勒喬(Correggio)等,都是創作濕壁畫的能手。其中以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禮拜堂繪製的《創世紀》和《最後的審判》最為偉大、壯觀,而拉斐爾在梵諦岡的諸室壁畫如《雅典學院》等則最為精致典雅。然而由於油畫等發明和運用成熟, 16世紀中期濕壁畫逐漸式微,而被油畫大量取代。到20世紀上半葉,這種技術由黎維拉(Diego Rivera)和其他墨西哥壁畫畫家短暫加以復興。
  • 1837年1月,在法國諾曼底的偏遠小村莊,一個小伙子在鄉間小路上飛奔,還沒進家門就高喊:「奶奶,我拿到獎學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謝上帝!」老祖母擁抱著孫子,親了又親。母親在兒子懷裡落淚:「終於能到巴黎美術學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該多高興啊!」
  • 在動盪不安的年代,在饑饉貧困、病痛折磨和不被認同的辛酸中,米勒竟畫出了曠世傑作《晚禱》。遠處教堂的鐘聲傳來,一對年輕的農家夫婦在田野裡站起來祈禱,感謝上蒼賜給他們食物,保佑他們平安地度過了一天。挖出的馬鈴薯放在籃子和小推車上的麻袋裡。農夫脫帽,少婦合十,完全沉浸在禱告中,那麼虔誠靜穆,那麼純樸祥和……
  • 文藝復興繪畫中出現的Cangiante(換色法)、Chiaroscuro(明暗對照法)、Sfumato(暈塗法)和Unione(統合法)這四種風格迥異的繪畫技法被後世廣為流傳,許多藝術巨匠都曾經出神入化地運用它們創造出輝煌而美麗的藝術珍品。
  • 西方學術界也一直有不少著名歷史學家、哲學家認為古希臘的哲學在當時並非是今天人們認識到的學問,而直接就是一種精神的修煉(Exercice spirituel),並將其與釋迦牟尼佛和老子傳出的修煉法門進行類比。
  • 在黑死病蔓延義大利之際,黑衣騎士遇上了那道藝術之光,漆黑的世紀因此明亮起來……他不知道的是,從那往後,他的一生將在光明與黑暗的激烈搏鬥中度過,他無從逃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