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皮爾的教學方法共有兩大原則:心理投射和原創構圖。心理投射包含「將自己設想於所描繪的場景中的能力。」而原創構圖則是他最重要的教學工具之一。他鼓勵學生以任何方式構圖畫面,只要能夠新鮮又有力地向觀眾傳達他們的藝術理念。
西洋繪畫

魯本斯在《聖家庭》(The Holy Family)作品上使用顏色來增強情感,是巴洛克運動最主要的技法之一。他通過深棕色和濃郁紅色的對比,營造出柔和的金色光芒,來表現溫暖的家庭氛圍。

義大利的比比恩納家族,他們在劇場佈景設計上掌握了開創性的新手法。這項創新也讓他們成為近一個世紀以來最受歡迎的舞台設計師。比比恩納家族在18世紀共建造了13座劇院,只有兩座留存至今。

在羅馬,拉斐爾的唯一競爭對手是米開朗基羅。但是這個競爭是溫和的,虛心的拉斐爾甚至受益良多。他模仿了西斯汀禮拜堂《創世紀》的人物造型,也達到了可以跟米開朗基羅抗衡的「懾人的威力」

「聖母憐子」(pietà,又作「聖殤」或「哀悼基督」)是西方藝術史中相當常見的一個主題,這個主題描述的是聖母瑪利亞在耶穌基督去世時,從十字架上被放下來的場景。義大利原文「pietà」大致是憐憫或慈悲的意思,用以表現忍受著巨大痛苦下所展現出的母愛精神。

法蘭德斯(Flanders)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是著名的巴洛克畫派代表人物,他的作品以動態、精彩刺激又充滿戲劇性的宗教與神話故事著稱。魯本斯在繪畫中運用了許多古老智慧來描繪他所處時代的動盪與和平。他的...

佩魯吉諾屹立不搖的數十年藝術生涯中,見識過同儕達芬奇的淵博智慧與米開朗基羅的雄偉壯闊,可能也教導過聰靈好學的拉斐爾。或許後起之秀的光芒過於耀眼,掩蓋了這位堅守本分的十五世紀大師。事實上佩魯吉諾扮演了一個承先啟後的角色,連接文藝復興青澀的初期和巨星薈萃的盛期,成為介於喬托和拉斐爾之間的中央要角和橋梁,也是將文藝復興藝術推向高峰的功臣之一。

在這段佩魯吉諾職業生涯創作最緊密的同時,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家們的肖像畫技巧也達到成熟,成為那個時代最突出的藝術成就之一。畫展展出了佩魯吉諾為佛羅倫斯絲綢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畫家傳記作者瓦薩里讚譽「生動至極」。

記得有位十九世紀英國詩人造訪威尼斯時,對著波光瀲豔美麗的威尼斯感嘆道:「噢!提香你在哪裡?我思念他的色彩,藍,紅的,金色的⋯⋯」

但丁在放逐期間完成的《神曲》(The Divine Comedy)已公認是他最著名的著作。非常巧合的是,近期在北義大利聖多美尼科博物館(the San Domenico Museums of Forlì)舉辦的紀念展覽《但丁:藝術的視角》(Dante: The Vision of Art),恰好就位在1302年但丁從阿雷佐(Arezzo,位於佛羅倫斯東南方約80英里處)逃往的城市——弗利(Forlì)。

說到文藝復興的藝術,一般人立刻想起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等最有名的大師。其實在人稱Quatrocento的十五世紀意大利,正處於西方藝術邁向頂峰的前夕,人文薈萃,百家爭鳴。前述三位大師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礎上完善藝術的,他們各自的養成中也都遇到過「名師」的調教或影響。如達文西是委羅基奧的學徒;米開朗基羅在基蘭達優工作室「實習」;拉斐爾則深受佩魯吉諾的薰陶。這些前輩都是當時最負盛名的藝匠,對整個文藝復興的藝術發展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米開朗基羅在一封1554年寄給瓦薩里的信中寫道:「……畫與雕刻再也不能安撫,我的靈魂全心全意的轉向神聖的愛,在十字架上展開了雙臂接納我們。」藝術雖然無價,真正不朽的還是神的永恆慈悲。

古希臘的宗教與神話有很大聯繫,但又不完全相同,因為宗教往往選擇神話與文化中有更多訓誡意義的部分,才能起到教導民眾的作用。嚴格地說,由於當時的人皆認為信神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那個時代並沒有「宗教」一詞,也沒有現代人對宗教的概念,但為了在語言上方便表述,學術界便一直延用了「宗教」這個詞。

縱觀歷史,「傳統文化」的概念其實涵蓋了一個巨細龐雜的範圍。不同的民族、國家、地區都有自己的傳統文化,很多文明源遠流長,甚至可以追溯到神話時代。從整體上看,在西方各族的傳統文化中,「雙希文化」所流傳的範圍最廣,對後世的影響最大,因此也有人形容它們是西方傳統文明的兩條腿。

平時我們很少有機會看到未實現的建築設計圖,它們通常存放在黑暗的檔案櫃中或直接被丟掉。就連在巴黎美術學院內完成的建築設計圖也面臨著類似的命運。不過,感謝美國的一位收藏家對學院派藝術的熱愛,讓我們今天能夠看到這些非常罕見的精美草稿,這些法國專業訓練的建築師所繪製的建築瑰寶。

在西方藝術中,至今發現最精美的月曆是在15世紀初的一本裝飾手抄本《貝里公爵的豪華時禱書》(The Very Rich Hours of the Duke of Berry)。這本月曆的包裝精美華麗,裡面描繪了許多中世紀宮廷和鄉村的恬靜景致,同時還有令人驚嘆的中世紀建築——所有繪畫都用鮮豔且往往很稀有的顏色上色,再用金箔裝飾。

《雅典學院》這幅壁畫的出現,可説將文藝復興盛期的藝術成就再次推向高峰,從構思的完整到壁畫技法的成熟度,比起同時期的壁畫、同時期的前輩藝術家有過之無不及。年輕的拉斐爾證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勝任教廷所需的構思龐大、意涵深刻的巨作,不僅使他在當時競爭激烈、人才雲集的羅馬藝術圈脫穎而出,奠定了不可動搖的名聲與地位,也為西方繪畫史留下一幅不朽經典。

一位年輕少女站在敞開的窗戶前,全神貫注地讀著一封信。在畫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著水果的盤子看似倒了,幾顆水果掉到一條鮮豔又充滿編織圖案的「地毯」上。或許,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盤,只為了想趕快讀這封信。

第一次訪問馬德里給我留下了三個記憶:時尚地區女性的無盡優雅,馬德里麗思大酒店(Ritz Madrid)豐盛的西班牙蔬菜冷湯(gazpacho),以及在普拉多博物館(Prado museum)看到的油畫《宮娥》(「Las Meninas」,又名《美尼娜》)

梵蒂岡的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無疑是拉斐爾最有名的經典作品之一。1508年,年方二十五歲的拉斐爾初到羅馬,在同鄉親友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的引薦之下獲得教皇儒略二世(Julius II)的重用,委任他裝飾梵蒂岡對公衆開放的大廳,《雅典學院》就是其中最早完成的《簽署大廳》内的主要壁畫。

文藝復興北派畫家波許(Hieronymus Bosch,或譯波希)以善於表現地獄、妖魔鬼怪為名,作品經常充滿了神祕和怪誕想像。在早期,人們認為這些畫面只是用來娛樂和嘩眾取寵,而把波許說成「煉金術士」和善於「創造妖怪」的人。

波許(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或譯波希)和范.艾克(Jan Van Eyck)一樣都是屬於15世紀法蘭德斯的重要代表性畫家。范艾克的貢獻主要在油畫技術的突破和真實客觀地描寫《自然》,而波許卻更有興趣投注於宗教涵義的超常世界中。波許傳世的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要算是描寫人類「原罪」的《人間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三折畫了。

「千古第一人米開朗基羅」之二:激將法挑起大師對決,佛羅倫薩一戰轟動歐洲!戰神教宗和米開朗基羅,同樣火爆脾氣的兩個人擦出了一場藝術史上最輝煌的火花!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包圍著,渾然忘我……

由於維梅爾個人對繪畫的嚴謹態度,一生畫作不多,在眾多描繪日常生活主題的荷蘭黃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獨行,撲朔迷離的畫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環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稱為荷蘭國寶。

文藝復興是西洋藝術的一個顛峰時期,許多重量級的大師在此時誕生,也留下了許多後人難以超越的成就。當然,一個偉大時代的藝術成就不能只歸功於少數天才,它必然是累積了許多代人的智慧和經驗,才能孕育出成熟的審美觀和精準的表現技法。

蘇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寫實靜物畫的專家。她的作品傳達著一股平靜祥和的氛圍,仔細一看,卻又處處充滿精美的細節。這位來自加拿大的女藝術家不僅致力於傳統的寫實技巧,也喜愛描繪懷舊物件,提醒人們往日的美好。

十七世紀的歐洲繪畫從文藝復興走過一個世紀, 強大無比的米開蘭基羅,深邃難測的達文西,氣度優雅的拉菲爾仍然音形不遠,他們的影響遍及全歐,尤其是法蘭西的藝術氛圍;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蘭則因宗教、地理環境等因素發展出不同的繪畫流派。

西方繪畫題材中,聖母、聖嬰和天使一直是最受歡迎的題材之一。人的天性都是崇尚善與美的,除了宗教的需要之外,畫家也經常藉由聖母子或天使的純潔和神性,來儘力表現他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好形象。

拉斐爾‧聖齊奧(意大利文:Raffaello Sanzio,常簡稱拉丁文:Raphael ,1483-1520年)出生於意大利西北威尼斯和佛羅倫斯之間馬爾凱省的一個小鎮烏爾比諾,他在八歲時母親就去世了,十一歲時又成為孤兒,受監護人的照顧。年幼時是跟隨畫家父親學畫,對繪畫極有興趣。後來轉跟隨佩魯吉諾學習繪畫。他是一位畫家,也是建築師,與達-芬奇和米開朗基羅被稱為「文藝復興三傑」。傳說他的性情平和、文雅,和他的畫作一樣。

共有約 23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