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由藝術復興中心主辦的「國際沙龍展」是寫實藝術界的盛事,第13屆大展已於近日在紐約薩馬岡帝俱樂部拉開帷幕。本屆展覽共有3,750件作品報名參展,展出的89件獲獎作品來自69個國家。
當代畫家

自古以來畫畫的人都有一身硬骨頭,不隨便向世俗權貴低頭。縱使他已經貧無立錐之地,也不會向權貴求一個官位做做;達官貴人向他求畫,他也不一定肯賣,寧願貧苦一生。這種「傲骨」有時會在畫面上表現出來。

我常一邊畫畫一邊聽音樂。久了,有一些感觸: 天然的美景——渾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樂——自成篇章的旋律,沒有。

四十年前曾經去武陵農場旅遊,但見眾多老榮民在農場上種植高冷蔬菜,空氣中充滿雞屎、豬糞的味道,蒼蠅滿天飛。後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榮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無去處。原種高麗菜的斜坡改種櫻花,因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頭。

中華民國文化部所屬國立國父紀念館主辦「麗水風華─張克齊七十回顧展」,精選精工畫作78件、畫稿22件、生肖紀念幣12枚及畫冊9本,在該館中山國家畫廊盛大展出,展期至6月14日。

宋‧楊萬里有一對詩句:「溪邊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遲出。」詩人知道那晚一定會有月亮,他痴等月兒出來,哪知月兒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遲遲不出來——月亮出來或不出來,都可以寫成詩喔。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師教畫,率多由四君子開始教起,是進入花鳥畫的起手式。

這幅圖裡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來不單薄,層次豐富厚重。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畫家,他一輩子都在畫張大千的畫。畫出來的畫和張大千幾乎沒有兩樣,他也以身為張氏門生自豪。於是就有人說了:「看這人的畫還不如直接看張大千的畫。」這就是囿於前人、困於師承,不去創新的結果,只能以「不長進」來形容。

「瀞」的元素,不外乎潔淨、寧謐與安詳,一塵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囂和煩擾,純化自己的心靈。在這裡,我們以「藍色系」來呈現畫面的乾爽、純潔與安靜——一處純然無垢的淨土。

偶爾在畫畫的當兒會突發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應該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畫工筆畫,好像只要時間足夠,就能夠有一張色彩斑斕的、瑰麗的、有裝飾性的畫出來,而全然可以不顧它是不是有內涵、有思想;也不管會不會把它給畫「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芙蓉很入畫,所以很多人都喜歡畫它。以前在台北讀書的時候,去「國際學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圍籬那邊看到整排的芙蓉樹,群體開花的時候真的是熱鬧繽紛,美麗極了。

宋‧辛棄疾說:退隱之後做什麼最適宜?——宜醉、宜遊、宜睡;那麼醉飽、睡飽之後呢?——管竹、管山、管水。 這是一個偉大詩人將軍退隱之後所表達出來的心情——唉,世事煩雜,國事如麻,我年紀也大了,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就放鬆自我,醉飽睡飽之後,就去遊山玩水,看雲海、聽流泉,駕著一葉小船,輕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裡就在那裡上岸吧。

一座吊橋在猛烈沖激的瀑布旁穿過,像古人說的「長虹臥波」。我們走過瀑布旁,會有一股涼意。因為瀑水下沖之際,會激起帶水氣的「澗風」,有時還會冷得令人打顫呢。

台灣處處有這樣的景色——草木蘢蔥、溫暖多雨又潮濕,卻景色宜人。 現在,在這麼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腳下,有草原向這邊延伸過來,形成一段平坦的階地,遠遠一條流瀑沖瀉而下,漁人在他家附近的溪邊垂釣,畫面很有「詩情」的氛圍。

杜甫詩:「欲浮江海去,此別意茫然。」現在,咱們依杜詩詩意作這樣的構圖。 這名告老還鄉的老將軍,騎著一匹黑驢,走著走著,走到一處懸崖邊,前面已然無路可走,他停馬駐足,遲疑著、斟酌著:是不是走回頭路?該不該……。

我常覺得繪畫、詩歌、音樂和文學其實是分不開的,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讓人朗朗上口的文章或詩詞,往往都具有音樂的節奏和律動感。而一幅好的繪畫作品更能讓人感受到畫裡涵育的音樂性。所以擅於繪畫的人一定擅於唱歌,擅於寫作,擅於彈琴,甚或也擅於下棋,因為這些技藝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見農莊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疊置在屋旁。蓊鬱的樹林識相的讓出一條小路來,好讓騎牛駕車的人可以安然地通過。

陰雨綿綿,淅瀝淅瀝下個不停。所有大地上的樹木、遠山、屋宇、天空都灰濛濛、濕淥淥一片,連綿不斷的雨幕讓人分不清前景、後景。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李白詩:「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傍晚,我從山上走下來,月亮伴隨著我,跟我回家。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以復興傳統寫實藝術為己任的「藝術復興中心」(Art Renewal Center,下簡稱ARC),自1999年創辦至今,其主辦的國際沙龍大賽暨巡展,已成為當代全球寫實藝壇的年度盛事。今年的第14屆沙龍大賽已在火熱報名中。

一幅動人的風景畫作,描繪著台灣早期農村景色,90歲高齡的畫家尤明春,用畫筆紀錄人生中每一段難忘的風景,作品即日起至10月7日,於屏東美術館以「旅途寫真」為題,舉辦旅行風景回顧展,其純熟的寫實技巧中藏著細膩雋永的情感,真實流露對台灣土地的深厚感情。

林玉山之畫虎鹿雀有「三絕」之名,一張1982年竹雀圖特別「與眾不同」,很像「紙畫」--以指蘸墨作的畫。是耶?非耶?本文析辨要點……

共有約 111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