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草原放歌(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草原放歌(彩墨)。70×69cm。(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草原放歌彩墨

我讀錢松喦先生的書,裡面提到他好用「單色」,說「山水畫,羅列的形象比較複雜,著色卻要單純。」

這幅「草原放歌圖」就是純用綠色,在做漸層的處理時,揮灑潑色潑墨的當下,常能得到很大的快慰與滿足。

對於畫畫,其實不必抱持什麼雄心壯志。什麼「移風易俗」或有益「國計民生」什麼的,這類目標太遠太大,不是渺小平庸的我們能做到的。

畫快樂就好,快樂的畫就好。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草原放歌(彩墨)。70×69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Singing in prairie   ink and color painting

I read Mr. Qian’s book in which he pointed out that he is good at “monochrome” and also said “landscape paintings are more complex, so color giving should be simple.”

This “singing in prairie” painting is purely using green color. When in gradation treatment processing, the moment of splashing color and ink often gives great pleasure and satisfaction.

To draw paintings, as a matter of fact, no ambition is required. Such a goal like “transform social traditions make something difference” or to give benefit to “the national welfare and the people’s livelihood” is too far and too big for those mediocre people like us to achieve.

It is good paint happily and happy painting.@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櫻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經去武陵農場旅遊,但見眾多老榮民在農場上種植高冷蔬菜,空氣中充滿雞屎、豬糞的味道,蒼蠅滿天飛。後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榮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無去處。原種高麗菜的斜坡改種櫻花,因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頭。
  • 我常一邊畫畫一邊聽音樂。久了,有一些感觸: 天然的美景——渾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樂——自成篇章的旋律,沒有。
  • 自古以來畫畫的人都有一身硬骨頭,不隨便向世俗權貴低頭。縱使他已經貧無立錐之地,也不會向權貴求一個官位做做;達官貴人向他求畫,他也不一定肯賣,寧願貧苦一生。這種「傲骨」有時會在畫面上表現出來。
  •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時候也使用積墨或宿墨來處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韻」或肌理出來。
  • 瓜果滿桌。我平日上課,率多由學生指定畫題,即依她們的要求來做構圖或作發揮。通常她們指定的以花卉居多,如牡丹、芙蓉、四君子之類的;有一組學員特別喜愛瓜果,常指定畫香蕉、鳳梨、西瓜、竹筍等等,我都儘量依題意信手塗染,以滿足她們。
  • 在爬鶯歌山步道途中,有一處供人休憩的場所,那兒古木參天,茂密的相思林遮蔽了天空,互相交叉重疊,不留絲毫空隙。鶯歌區公所在密林下安排許多長條鐵椅,供遊人休息。
  • 我讀俞劍芳先生的「中國繪畫史」,其中提到清初四王時說:「清朝山水畫,自四王繼董、陳主盟畫壇後,竭力推崇元四大家,於黃公望尤為傾倒。風聲所樹,爭相倣效,遂為師法所囿,不能自出手眼……山水畫遂盡為槁木死灰,神氣索然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