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談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戰國時代關中的鄭國渠,漢代南陽太守召信臣所興灌溉溝渠,取水之利,如何興國富民?
古語云:「天地之大德曰生」、「覆載群生仰至仁,發明萬物皆成善」,古人認為上天造就萬物並賦予其美好的德性,為其制定了法則,生成萬物一片仁慈之心。
持節就是保持氣節。他是一種高尚的人格品質,表現為堅持正義,在強大的壓力面前也不屈服的頑強精神。
端午英靈屈原和伍子胥都是荊楚之人,都是忠諫之臣,也都在五月五日赴義。逆耳忠言有利於行,他們的精神對今天的人是否也有忠告的警示作用?
依據李時珍的鑽研,各節氣水有不同的妙用。立春、清明二個節日的水是「神水」;五月五日端午節的節氣水又有何效用呢?
古人云:「勤學似春起之苗,不見其增,日有所長。輟學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虧。」荀子《勸學》篇:「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是以學問之道,貴以專,貴在恆,「學不可以已」。
端午節是黃曆五月五日,這一天是民間三大傳統節日之一。可是五月五日為何稱「端午」呢?這其中有中華文化的重要元素,傳統的珍寶。
這篇《胡笳十八拍》完成後,在中原地區廣為流傳,其中若干句子大有《楚辭》的餘韻,像第八拍中的「為天有眼兮何不見我獨漂流,為神有靈兮何事處我天南海北頭。我不負天兮神何殛我越荒州?」這樣的句子跟屈原的《天問》何其相似?在人力無可奈何之餘,似乎只有無語問蒼天了,而這種出自內心深處的詰問,其中悲憤之情難以遇阻,可以說是一字一淚,句句無不扣人心弦,讀來真是震撼人心。
蔡文姬,關於她的容貌,文獻上幾乎沒有提到,不過人的青春短暫,歲月總會在面容上留下痕跡,女人尤其如此,所以縱然擁有羞花閉月之容,沉魚落雁之貌,也難以抵擋歲月的銷蝕,但是一個人,尤其是女人的資質跟素養,卻是經過歲月的累積,就像釀酒一樣,越陳越香。
在佛教道教出現以前,中國民間一直流傳著各式各樣的修煉傳統,到宗教廣傳之後,這些民間傳統也不曾中斷過,只是因為它們流傳的面積不大,通常都是師父帶幾個徒弟進行修煉,所以並沒有引起世人太大的注意,直到修煉者圓滿得道,或師父偶爾顯露點真跡時,才恍然知覺,其實神就在人中。
《胡笳十八拍》的作者是蔡琰,字文姬,生當東漢末世董卓擅權、跟曹操崛起的時代,她是東漢著名文學家、音樂家蔡邕(邕,音庸,意同壅)的女兒,而蔡邕據史傳所載是周文王之子蔡叔的後裔,因為受封蔡國,於是就以封邑為姓。
進入紀元的前後,遙遠古代的神祇隨著文明的沒落而逐漸淡出人類的記憶當中,而另一方面,中外陸續出現幾個覺者。覺者們教人修煉向善,奠定未來理解正法的文化,他們的門徒創立了宗教,為其信仰的流傳奮鬥不懈,終於使這幾大正教成為社會的主流信仰。
明朝的整個教育體制是中國歷史上最完備的一個朝代。因此,在這種教育體制下造就出來的人才也一直被後世所稱道。
「天人合一」是道家的宇宙觀,儒道文化是中國的本土文化,也締造了華夏文人的修為準則,而簫所體現的內涵與其非常契和。中國古人們希望通過「敬香吹簫」達到「天人感應、理氣和中」的修為境界。
在正統文化的影響下,歷史上傑出的詩人們以睿智的思想、哲理的思維感悟人生,以美妙、凝練的語言使人們產生心靈的共鳴,啟迪人們追求真理,昇華道德,回歸人的本性和良知。
明太祖朱元璋戎馬得天下後,洪武元年(西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設立國子學堂(國家的最高學府「國子監」,或稱太學),令九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及民間通文義的少年俊秀到國子學堂當學生。天下平定後,太祖詔令恢復科考制度,各府、州、縣考選秀才及舉人入國子學。並特地賜給少年舉人(14歲左右)李擴、趙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帳等日用品,其中特別聰慧的李擴等人還被召入文華殿及武英堂說書,太祖謂之曰「小秀才」。
東晉、劉宋時人徐熙之無意中得到扁鵲醫經,一門數代學了神醫之學,妙手回春。在徐家數代醫病的醫例中,有些非常「超凡」的診斷治療,證實病在另外空間、肉眼看不到的空間,顯示中醫學超現的神奇。
我國傳統文化非常注重以道德和倫理調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其中包括鄰里關係。
向神祈禱為何不靈? 唐憲宗曾問宰相李藩道:「祭祀神明穰災祈福的做法,真實可信嗎?」「自求多福」怎麼求?《詩經》怎麼說?
直言之臣似針砭,直言又善諫之臣則是針砭中的美玉瑰寶。本文舉了兩個智慧善諫的例子,成人之美又達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中華古代醫學水準是現代的實證科學望塵莫及的。西醫解剖人體,也找不到、證實不了經絡氣脈的存在。然而,經絡氣脈實實在在存在於人體中,而且歷代有許多名醫神手的醫例流傳下來。
楚莊王圍攻宋都,已經窺知對方城中之人「易子而食」,楚軍勝券在握了,卻僅僅因為一句話棄攻,班師而返。什麼話有這麼大的力量,為兩國迎來和平令終呢?
現代人走過一段實證科學的路,又發現了中國傳統文化星空中的一些亮點,奧妙無窮。比如,針灸醫學徹底證實了看不見的空間層次——脈絡、穴道的真實存在。
在日本傳統文化中,每個月份都有別稱雅號。4月的雅稱有:卯月、鳥來月、花殘月、清和月、下半月、獻梅月、純陽月、朱明月等等。這些雅稱,不但多具時節感,還頗富詩情畫意,給人帶來一絲清雅的審美愉悅。 櫻花綻放,拉開了東瀛4月的帷幕,也給日本人...
紐約的林肯劇院,華盛頓DC的肯尼迪藝術中心,悉尼帝苑劇院,倫敦大劇院,義大利羅馬歌劇院……,這些表演藝術場所的新貴、或是曾今在人類歷史上上演過藝術經典的傳奇,都迎來了神韻演出的盛典。神韻藝術團每年在全球約20個國家150多個城市巡迴演出。2019年,在全球上演了近670場演出,覆蓋百萬現場觀眾,所到之處一票難求,締造了全球表演藝術界的奇觀。
現代人大多終其一生,「寫字」尚未入門,高談「書法」卻大言不慚。書法愛好者將不同人群的墨跡分為「文人字」與「書家字」,「文人字」強調實用,雖也美觀但並未上升為藝術。「書家字」是進入藝術境界的墨跡,是藉助線條的流動,傳達氣韻直抒胸臆,乃至在筆墨之間流露出書法家的情緒與個性。
中世紀始於西羅馬帝國滅亡的476年,通常被人們稱為「黑暗時期」。為什麼在這漫長的「黑暗時期」,竟會誕生人類最早的大學?甚至在人類文明史上,諸多思想巨人、藝術與科學巨匠也在這「黑暗時期」湧現?對這一問題的思考,無法繞開基督教在中世紀存在的事實。
為了醒世化民,張三丰給不同悟性、不同根基的眾生,撰寫了《天口》,共計24篇,涉及五德、孝行、淫惡、愛人、敬神、醫藥、相卜等內容。他以《天口》道人生,為不同根基的人指點迷津,從中講述做人之道,處世之道,殷切勸人重德行善,告訴人們吃虧是福,「吃盡虧時劫巳除」等普世理念。
這些賢官的為人和從政的境界,怎樣讓天下雨、讓猛獸離開、讓災害避開他們守護的地方呢? 史書上記載了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真實故事和「異象」。
天上的一盤棋,相當於人間的一個世紀。神仙的一生,相當於人間無數次滄海桑田的變換。「爛柯」、「滄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這些深入人心的傳說,成為含義深奧的詞彙與俗語,帶著不可抹滅的對美好天界的嚮往,銘刻在中國人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