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名寺石窟
大雁塔的由來
大雁塔,始建於唐高宗永徽三年。因坐落在慈恩寺內,所以又稱為慈恩寺塔。這座千古佛塔,為什麼以大雁命名呢?
【未解之謎】五台山之謎:清涼勝地的祕密
華夏神州,山水仙境,處處都有神佛顯化、祥瑞靈應等古老的神蹟存在。在中華北方的腹地,有一處瑰奇壯麗的山巒美景。它有著罕見的外形:五座主峰,聳立雲端;峰頂夷平,猶如壘台。它更是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文殊菩薩的道場,與佛家文化結下深厚淵源,既是人間形勝,更是佛國聖地。
【石窟探祕】修行的聖地 莫高窟形制探祕
敦煌莫高窟,是中華四大石窟之一,也是歷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蹟。歷經千年營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藝術建築群,更是一座壯麗無比、輝煌無雙的佛國世界。
【敦煌尋夢】歸義軍時代的盛世餘暉
大漠長河之上,漢唐軍威雄風遠播,有關它的傳說從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瑯滿目的藝術瑰寶,仍在默默訴說著一千多年前的壯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長達8米的壁畫,展現了一幕將軍出巡的盛景。
【敦煌尋夢】長安樣式 定格大唐氣象
唐朝佛教盛傳,相較前朝又有時代的特點。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眾多,有淨土宗、密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等,其中以淨土宗最為流行。人們嚮往的,是佛經中描繪的極樂世界,那裡沒有戰爭、災害、貧窮、疾病諸般苦難,只有歡歌笑語的太平盛世。這種風潮同樣反映在石窟的變化上。
【敦煌尋夢】佛法與造像的黃金時代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居壯,安知天子尊。」不見盛唐長安城,不知中華盛世之頂峰;不見唐朝繪塑藝術,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華。唐朝是中華古代最繁華昌盛的時代,敦煌的佛教藝術經過兩百多年的醞釀和積澱,也在這時大放異彩。
【敦煌尋夢】富含禪理的經變畫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證悟佛法,從此古印度出現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
【敦煌尋夢】雕鑄靈相 圖寫真形
推開石窟厚重的大門,流光溢彩的佛國世界撲面而來。西方的古老藝術,中華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將自己最虔誠和精純的技藝獻給神佛,演繹出舉世驚歎的人間聖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畫,我們似乎到達了與神明最近的距離。
【敦煌尋夢】會講故事的石窟壁畫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綠洲上,敦煌以絲路重鎮、佛教聖地的獨特身分,延續著它的傳奇歷史與輝煌文明。特別是坐落於山谷斷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風沙,依然用豔麗的色彩、壯觀的造型,向每一位過客講述著塵封的往事。
【敦煌尋夢】西方信仰與中原藝術的交融
北涼以後,中華歷史進入了南北對峙的大分裂時期。北方中原自魏晉、十六國後,又經歷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五朝。時局動盪,蒼生流離,而佛法廣傳漢地,帶來信仰和正念的力量,佛教藝術隨之達到新的輝煌。
【敦煌尋夢】北涼石窟探祕
莫高窟,即沙漠高處之石窟廟,是敦煌石窟中最精美的佛教藝術。樂僔和尚開鑿莫高窟的第一窟後,法良禪師在其旁邊繼續營建石窟,隨即引發了眾僧侶以及自王公貴族至庶民百工的波瀾壯闊的開窟造像活動。
【敦煌尋夢】佛法東傳的第一站
敦煌城中,一個持錫杖、披袈裟的身影默默地穿行。他法名樂僔,是一位篤志修行的沙門。風塵僕僕的他,走過無數城鎮、林野,看遍人世繁華、落寞,他不曾停止,只為尋找一個清靜修行、證悟佛法的所在。
【敦煌尋夢】絲綢之路上的明珠
戈壁黃沙,長河落日,塞外的風光雄奇而壯麗。一隊隊商旅沿著綠洲的方向,一步步走出了貫通亞歐大陸的通道。中華王朝珍貴的絲綢、瓷器及種種文明,西方奇特的物種、藝術、信仰,源源不斷地往來、交融,人類的文明也不斷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敦煌尋夢】大漠上的戰爭史詩
敦煌城,坐落在東西方文化交會的核心地帶,千百年來接受著歷史賦予它的種種美譽。它有許多稱謂:佛教聖地、軍事要塞、商貿重鎮、河西走廊的咽喉要道、中原與異域文明交會的國際都市。
【敦煌尋夢】歷史與夢想的起點
這是一方恢宏瑰麗的佛國世界。慈悲禪定的佛陀、端莊秀美的菩薩、翩翩起舞的飛天、靜默恬然的聖徒,用逼真而震撼的方式守護著荒原大漠中的淨土。這是一部鮮活生動的歷史相冊。金戈鐵馬的北朝,富麗輝煌的隋唐,蕭瑟動盪的五代,溫柔簡淡的宋元,跨越一千多年的歷代王朝次第登場,留下了古老的時代印記。這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文化寶庫。形神兼備的彩塑、筆法精妙的壁畫、卷帙浩繁的經文、古樸靈動的建築,在信仰和藝術的感召下,凝結成中華傳統文明的永恆的巔峰。
【石窟探祕】曹衣出水、吳帶當風的蹤影
敦煌石窟,既是中華佛教聖地,也是一座深藏於大漠的藝術博物館。歷史上許多藝術大師的真跡早已失傳,而那僅見於文字記錄的風華,都能在這裡找到鮮活的蹤影。
【石窟探祕】石破天驚的佛像 預示朝代興衰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裡,河西番禾縣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風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電凌空劈下,地動山搖,崖壁開裂,顯露出一塊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態彷彿一位張開雙臂、邁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頭部。
【石窟探祕】「黑眼圈」飛天的由來
飛天是佛家文化中最為優美靈動的神明形象。她們凌空翩翩起舞,演繹梵音仙樂,在彩雲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飛天的美,就如李白詠讚仙女的詩:「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霓裳曳廣帶,飄拂升天行。」
源自信仰的藝術寶庫——敦煌石窟
說起中國的神傳文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媧補天、伏羲演八卦、倉頡造字、黃帝作樂等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其實,五千年來,上天並不間斷著給予人間啟示,在神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遺跡,其中,自東晉十六國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個光耀奪目的明證。
道家聖地——武當山
由於張三丰神名大噪,曾被多代皇帝尋訪、封號。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多次尋訪未果,永樂大帝登基後亦是多次派人探訪,最後得張三丰書信一封,傳授長生不老之道——「澄心寡欲」。永樂帝得此指點大喜,下令調遣軍民工匠修繕武當山,建九宮、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廟等龐大工程,並賜名「太和太嶽山」。張三丰早年的預言得到驗證。
【少林古寺】之九:少林浩劫 何尋古風
释迦佛的预言,以及西游故事中的僧人表现,都在现实社会中上演着,也在现代少林寺中发生着。少林寺乱象,是中共系统的摧毁中华文化的冰山一角,也是文化浩劫延续至今的一个缩影。如今的少林,“鸣钟生道心,暮鹤空云烟”的空灵消失了;驾鹤乘云的逍遥也被浓厚的商业气息所取代。在世人心中,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清雅,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何日,少林寺能够再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悠然清宁,重归参禅悟道的庄严神圣?这也许是世人心中的又一个“天问”。
【少林古寺】之八:少林武僧 忠義護國
達摩東渡中土,不但傳授禪法,又傳授獨門武功。少林千佛殿習武腳印、白衣殿捶譜圖,就是少林功夫深厚精絕的重要象徵。有人曾說,佛門乃是清修之地,練功習武非僧人所為之事。也有人說,在非常時期,僧兵忠勇護國的義舉,並非違背佛門戒律,在社稷危難之時,以絕學武功保邦護國,證成真果,光耀佛門。
【少林古寺】之七:康乾盛世 少林龍庭
康乾盛世,氣度雍容,其繁華也可媲美漢唐。大清三代皇帝康熙、雍正、乾隆以文治武功,統領滿漢蒙,遠交天下諸國,可謂盛極一時。少林寺隨著歷史的車輪步入大清,迎來滿洲沉雄健朗的王國氣象。在帝國的福蔭下,少林寺躍身為帝王龍庭,迎接清廷君臣悠遊林泉,寄託曠達。
【少林古寺】之六:大明朝野 向禪慕佛
明朝《永樂大典》記載了《帝師問答歌》,也稱《燒餅歌》,是大明軍師劉伯溫向朱元璋講的後世預言。劉伯溫說,末法時期真佛不在寺院中,濟世救人的彌勒佛掌握著「元頭教」,意思是掌握著萬法的源頭,一切的根本。未來佛(彌勒佛)下世傳法時,屆時萬法歸宗。劉伯溫的預言和朱載堉的繪畫表現的內涵,不謀而合。
【少林古寺】之五:大哉乾元  廣被禪風
朝代不同,帝王有別。從聖王教化、禮樂詩歌、經典文籍傳下的道德規範,也會隨著王朝的興替,不斷的從塑更新。蒙元帝王成吉思汗、忽必烈力振天綱,再造乾坤。因此,汗廷國風忠孝寬仁,充滿雄文壯武的氣息。帝國氣勢磅礴,陽剛雄偉,少林古寺隨著剛健的乾元氣象,薈萃出新的精華。
【少林古寺】之四:金國游龍 復振少林
宋朝歷經繁華,國運走向衰微。此時,天命轉向女真,少林也隨之迎來新的國主。締下「明昌之治」的金章宗,就曾尊稱一位僧人為「紅蓼花」。宋金兵禍之後,少林陷入凋敝。正是得益於金國的游龍,少林才得以重振山門。
【少林古寺】之三:繁華北宋   宏偉綸音
宋朝文士登臨嵩山,遊覽少林,但見巍巍碑碣旌表天地,又感炯炯慈光遍照古今。士人于山林之中,聽聞晨鐘暮鼓。悠然間,仿佛親見千佛朝宗、少林武功天下獨步。置身此情此景,那些厭倦紛爭的名流士子,達官顯貴也幸得上天垂顧,以慧眼靜觀大千,於松濤之間靜聽普世的宏偉綸音。
【少林古寺】之二:盛世隋唐  敬慕佛門
少林自北魏開山之後,步入繁華富庶的隋唐。盛世天朝的光輝,映襯著帝王將相、名流雅士的超然胸懷。行道宴坐桂月之下,花發鐘鳴相伴繽紛,猶如行雲流水的悠遠空靈,也正從隋唐士庶的身上,悄然散出。
【少林古寺】之一:寺院初立 達摩西來
嵩山,峰巒疊嶂,峻極於天。它東臨七代京都開封,西與九朝古都洛陽為鄰,猶如巨龍橫臥神州,雄峙中原。自古以來,嵩山就被認為是僧道修行,觸機悟道的聖地,也是歷代帝王封天祭地,承天受命的中心。
【武當尋道】之九:人事全非  真道何方
日升日落,雲卷雲舒,七十二青峰依舊朝拜金頂,二十四澗水依舊奔流四方。今天的武當山,仍然是道教聖地、第一仙山,仍然是太平世代遊人客如織、宮觀如林的景象,似乎承襲了舊時的興衰規律,又似乎悄然改變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