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窟探祕】修行的聖地 莫高窟形制探祕

作者:蘭音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390窟的塑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6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敦煌莫高窟,是中華四大石窟之一,也是歷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蹟。歷經千年營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藝術建築群,更是一座壯麗無比、輝煌無雙的佛國世界。

莫高,即沙漠高處;窟,即石窟廟,即僧人修行、禮佛的場所。莫高窟,就由一座座歷史悠久、規模宏大、內容豐富的石窟寺廟組合而成。慈悲的佛陀、曼妙的飛天、虔誠的眾生、多彩的紋飾,猶如聖潔的仙花,悠然綻放於幽境。每座石窟,各具風韻,除了壁畫和彩塑外,其規模、結構和樣式,展現了不同時代的藝術風尚,以及佛法東傳的演變軌跡。

了解莫高窟那些形態各異的形制,是我們走進石窟文化的另一種方式。

禪修靜室——禪窟

兩漢時期,隨著絲綢之路的開發,一批批僧人懷著修行與弘法的宏願,走進東土,拉開佛教東傳的序幕。敦煌作為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是佛法入華的第一站。五代十六國時期,敦煌所屬的涼州,是北方佛教的中心。許多高僧大德客居此地,奉獻畢生心血推動佛法的繁榮。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北涼第268窟西壁的繪塑。(公有領域)

前秦的建元二年(366年),有一位名叫樂僔的僧人,雲遊至敦煌。他篤志修行,一直在尋找清淨修行的所在。他走過宕泉河谷,來到三危山與鳴沙山之間,忽然看到鳴沙山上金光熠熠,現出千佛莊嚴的法相。他領悟到,這就是他一直尋找的聖地,便在峭壁上開鑿了第一個石窟。

這就是莫高窟的緣起。佛教自印度傳來,印度僧侶的修行和禮拜方式,也自然走進了中華大地。開鑿石窟的活動,在印度非常普遍。由於印度氣候炎熱、雨季長,僧人在山中開鑿石窟,涼爽宜人又可避雨,適合隱居修行。

中華北方的氣候與印度迥異,但人們依然熱衷於在石窟內修禪,於是有了樂僔開鑿的石窟,叫作「禪窟」。莫高窟現存最早的石窟之一,修建於北涼時期(1600多年前)的第268窟,也是這一類石窟。

這是一座小型的多室石窟,主室僅一人高,整體構造為平頂長方形。室內中央是不足一米的狹長過道,南北兩側共開鑿四個小室,僅容一人坐下。窟內裝飾簡約,西壁佛龕內有一尊交腳佛陀塑像,面容端方靜穆,紅色袈裟輕薄貼體;四周用西域暈染法繪製飛天、菩薩像,因褪色現象顯得古樸稚拙,展現出異域特徵。

禪窟主要供僧人坐禪修行,規格較小,更注重實用性。另外,莫高窟分南北兩區,那些知名的藝術成就高的洞窟集中於南區,更像是禮佛的殿堂。北區洞窟則疏密不均,無彩繪雕塑,經學者研究,這些洞窟專供僧人生活、修行所用,有禪窟、僧房窟、倉廩窟(儲存糧食)、瘞窟(埋葬死者)等,更像是一座樸實無華的寺廟,體現了早期印度佛教的特色。

觀像修禪——中心塔柱窟

南北朝時期,佛教在中國形成南北差異。北方佛教是全民信仰,注重修持與崇拜,佛教活動以修行、坐禪、造像為主。修禪須觀像,觀像如見佛,造像活動興盛。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北魏第254窟的中心塔柱。(公有領域)

釋迦牟尼佛傳法時,不主張設立偶像,僧徒以佛塔、菩提樹、手印等象徵物代表佛陀,進行禮拜,因而印度出現了「支提窟」。支提即塔,本是存放佛舍利的地方,信眾在窟內繞塔右旋,觀像禮拜。支提窟隨佛教傳入漢地,就變成了本土化的中心塔柱窟了,也是北朝時期的主流洞窟。

以莫高窟第254窟為例,在這方寸天地中,最精美的就是窟中心的塔柱。與方形主室協調,塔柱從圓柱形變成了方柱形,並且四面開龕造像,繪製色彩繽紛、紛繁華麗的裝飾畫。塔柱的主龕是東壁的圓券龕,內有一尊佛陀交腳而坐的塑像,另外三面為佛陀禪定像。塔柱不在主室中央,而是略向後(西)偏移,形成了空間較為寬敞的前室,供僧徒聚集、禮佛,其它空間主要用於繞柱觀像。

北朝洞窟,更多受到異域文化的影響,但是中華文化的滲透已露出端倪。比如前室窟頂出現的「人」字坡造型。人字坡是中華傳統木製建築的典型形制,石窟頂部還在人字坡兩面裝飾一道道「椽子」,「橫梁」兩端做出「斗拱」樣式,彷彿把中原的屋頂移到了佛教石窟內。

禮佛大殿——殿堂窟

隋唐時代,南北一統,漢地佛教趨於融合,具有「禪理並重、定慧雙修」的特點,以淨土宗為代表的大乘佛教也開始盛行。由於國力的強盛、開邊的武功與藝術的繁榮,大批畫家、匠人從中原特別是都城長安湧入敦煌。漢地時興的畫樣、建築工藝、歌舞藝術,也源源不斷傳入敦煌。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唐代第220窟的迦葉像,一反舊式的苦行僧形象,被塑造成一位深諳佛理的長者形象。(公有領域)

莫高窟也隨之出現新的面貌,中心塔柱窟內,塔柱不斷變化著形態:四面塔柱改為「須彌山式」的倒塔形;取消塔柱,變為佛壇式;取消佛壇,向華麗萬方的中式石窟過渡。

仿照中式殿堂建造的殿堂窟,是從盛唐到以後各朝代的基本形制,更是整個敦煌石窟最常見、延續時間最長的石窟樣式。主室取消了塔柱、佛壇建築物,大大擴展內部空間;窟頂也改為更具中式風格的「覆斗頂式」,可分散上方重力,進一步增加窟室高度。

覆斗頂,即頂部呈四面斜坡狀,形如倒斗,令洞窟結構更為穩固。以上變化,能夠容納更多彩塑尊像,以及整壁大型經變畫,有助於眾多僧徒聚會、講經、禮拜等活動,體現出大乘佛教「普渡眾生」的思想教義。

唐朝是中華文化的黃金期,也是莫高窟藝術的巔峰時代。初唐時期的莫高窟第220窟,就是這一時期的典範之作。在中原藝術的影響下,工匠們創造出了形態方正、空間寬敞的殿堂窟,並通過精湛的繪塑藝術,全方位展現生機勃勃的大唐氣象。

石窟內正壁(西壁)開龕,內現存五尊後代重修的塑像,中央為釋迦牟尼佛,兩側分列迦葉、阿難兩弟子與兩尊脅侍菩薩。三幅整壁的大型經變畫,是最精華的部分。經變畫,就是用圖畫形式來解釋佛經內涵,有助於信眾理解佛法。

南壁繪製觀無量壽經變(西方淨土變),北壁繪製藥師經變,分別代表西方和東方的淨土世界,也是唐朝內地寺院典型的布局形式。東壁門兩側為對稱布局的維摩詰經變。這繪畫題材可以看出,淨土宗經變畫是壁畫主體,在石窟內構建了一個極其豐富又相對完整的佛國世界。

磅礴莊嚴——大像窟

禪窟、中心塔柱窟、覆斗頂殿堂窟,正是莫高窟的三大基本形制,此外還有一類特殊的石窟,以偉岸壯麗著稱,最鮮明的特點就是窟內有一尊碩大無朋的佛塑像,給人以強烈的視覺震感,這類石窟姑且可稱之為「大像窟」。

此圖為莫高窟中段第96窟的「九層樓」建築。(慕尼黑啤酒/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當今莫高窟有一座標誌性建築,是建於唐代的第96窟。經過歷代翻修,這座石窟外觀上呈現出依山而建、凌空飛檐的朱紅色九層樓閣樣式,亦叫「九層樓」。石窟內供奉著莫高窟最大的彌勒佛像,高三十多米,目光下視,雙腿自然下垂,整體造型豐盈圓潤。

莫高窟的塑像,大多是泥製彩塑,內部骨架由木條搭建,而這座佛像卻是在開鑿石窟之際,利用主室內壁,預先鑿出大致型態的石胎,再敷泥製作。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這尊大佛像的地位也非同一般,是中國第三大佛、世界上室內雕刻的第一大佛,以及石胎泥塑的第一大佛。

唐朝還出現了兩座臥佛塑像的大像窟,即莫高窟第148和158窟,詮釋了佛陀涅槃的場景。兩座石窟都是橫長方形,後半部設有一米多高的長方形佛壇,佛陀的塑像置於其上。佛陀雙目半閉,嘴角似有笑意,右手枕於頭下,整體造型流暢柔和,給人靜穆安詳之感。

臥佛身後是佛弟子群像,以塑像或壁畫形式表現,搭配涅槃主題的經變畫,整個石窟演繹了《涅槃經》內涵,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涅槃世界。因而,它們還有個特別的名字——「涅槃窟」。

莫高窟形制的演變,是印度佛教與中華文明不斷融合的過程,才形成了精美絕倫的石窟建築。它是神聖的藝術,是凝固的信仰,是荒漠上永遠熠熠閃光的明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飛天是佛家文化中最為優美靈動的神明形象。她們凌空翩翩起舞,演繹梵音仙樂,在彩雲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飛天的美,就如李白詠讚仙女的詩:「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霓裳曳廣帶,飄拂升天行。」
  •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裡,河西番禾縣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風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電凌空劈下,地動山搖,崖壁開裂,顯露出一塊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態彷彿一位張開雙臂、邁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頭部。
  • 敦煌石窟,既是中華佛教聖地,也是一座深藏於大漠的藝術博物館。歷史上許多藝術大師的真跡早已失傳,而那僅見於文字記錄的風華,都能在這裡找到鮮活的蹤影。
  • 莫高窟,即沙漠高處之石窟廟,是敦煌石窟中最精美的佛教藝術。樂僔和尚開鑿莫高窟的第一窟後,法良禪師在其旁邊繼續營建石窟,隨即引發了眾僧侶以及自王公貴族至庶民百工的波瀾壯闊的開窟造像活動。
  • 大漠長河之上,漢唐軍威雄風遠播,有關它的傳說從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瑯滿目的藝術瑰寶,仍在默默訴說著一千多年前的壯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長達8米的壁畫,展現了一幕將軍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傳,相較前朝又有時代的特點。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眾多,有淨土宗、密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等,其中以淨土宗最為流行。人們嚮往的,是佛經中描繪的極樂世界,那裡沒有戰爭、災害、貧窮、疾病諸般苦難,只有歡歌笑語的太平盛世。這種風潮同樣反映在石窟的變化上。
  •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居壯,安知天子尊。」不見盛唐長安城,不知中華盛世之頂峰;不見唐朝繪塑藝術,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華。唐朝是中華古代最繁華昌盛的時代,敦煌的佛教藝術經過兩百多年的醞釀和積澱,也在這時大放異彩。
  •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證悟佛法,從此古印度出現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
  • 推開石窟厚重的大門,流光溢彩的佛國世界撲面而來。西方的古老藝術,中華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將自己最虔誠和精純的技藝獻給神佛,演繹出舉世驚歎的人間聖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畫,我們似乎到達了與神明最近的距離。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綠洲上,敦煌以絲路重鎮、佛教聖地的獨特身分,延續著它的傳奇歷史與輝煌文明。特別是坐落於山谷斷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風沙,依然用豔麗的色彩、壯觀的造型,向每一位過客講述著塵封的往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