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尋夢」系列文章之八

【敦煌尋夢】雕鑄靈相 圖寫真形

作者:蘭音
敦煌尋夢(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7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推開石窟厚重的大門,流光溢彩的佛國世界撲面而來。西方的古老藝術、中華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將自己最虔誠和精純的技藝獻給神佛,演繹出舉世驚歎的人間聖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畫,我們似乎達到了與神明最近的距離。

當佛陀、菩薩、飛天、佛弟子們悄然換上清秀含蓄的面容、披上寬衣博帶的漢服,當塑像上的裝飾越來越華麗精美,當壁畫上的線條越來越豐富流暢,歷史的軌跡已從魏晉、南北朝逐漸走到大分裂的尾聲。一個久違的大一統王朝——隋朝,即將為神州大地帶來全新的風貌。

隋文帝楊堅力行節儉、勵精圖治,終於在亂世之後開創了開皇治世。同時,他對佛教推崇備至,舉國上下大興佛事,也讓佛法的弘揚達到前所未有的鼎盛。荒漠中的敦煌石窟,也因為這位崇佛的皇帝,呈現出更為壯美輝煌的神采。

崇佛天子

考察隋文帝的身世,你會驚訝地發現他與佛教深厚的淵源。西魏大統七年(541年),一片紫氣充溢在馮翊(今陝西大荔縣)般若尼寺的殿堂間,隋文帝就在這瑞相中降生了。神尼智仙不請自來,為他取乳名「那羅延」,意為「金剛不壞」,並親自撫養他長大。

隋文帝楊堅像。(公有領域)
隋文帝楊堅像(公有領域)

隋初的帝國,久經戰火之苦,在開國的十五年前,北周武帝強行「滅佛」,強迫僧尼還俗,北方佛寺、佛經暫遭損毀,盛極一時的中原佛教因而趨於衰微。隋文帝在統御國家的第一年(581年)便大力扶植佛教,重振禪風。他准許了僧人曇延的請求,敕度一千多名僧人,開復興佛教之先聲。

此後,隋文帝不僅將前朝廢棄的佛教遺跡加以保護、修繕,而且在全國興起大建佛寺、造塔立像、抄寫佛經的崇佛熱潮。開皇十一年(591年),隋文帝下詔,於各州縣建立僧尼寺各一所;十三年,下詔在諸州名山下各置僧寺一所,並賜田莊;二十年,他下詔禁止毀壞、偷盜佛像。

公元601年,六十歲的隋文帝改元仁壽,頒發《立舍利塔詔》,敕令全國三十州立舍利塔,遣沙門三十人,奉舍利子前往各州安置。其中釋智嶷奉詔送舍利至瓜州的崇教寺,隨後在該寺起塔。崇教寺乃是隋朝官寺,也是管理莫高窟的機構。此後,隋文帝又先後兩次頒布造塔詔令。

他還倡導義學,邀請海內外高僧赴長安講學。長安城從此名僧雲集,開壇講經、譯經弘法成一時盛況。民間的佛教組織「邑」也從衰微走向興盛,並自發組織寫經、造像等活動,一直延續至五代時期。

在隋文帝的倡導下,文帝一朝共計造塔百餘座、大小造像十萬多身,寫經十三萬卷,極大地推動了隋朝佛教的復興和發展。隋煬帝即位後,延續崇佛政策,曾修繕佛像十萬多身、鑄刻新像三千多身、度僧尼一萬六千餘人。他還設立大型譯經館,延請高僧入館,譯經、講經、教授梵文。

隋朝皇帝對佛法的崇尚,超越以往任何一個朝代。更重要的是,隋煬帝繼承了漢代以來的富國之道,即打通絲路、經營西域。他在河西張掖一帶召集西域二十七國使節,舉辦史無前例的國際大會盟,加強了中原與西方的交流。

這一舉措不僅讓河西走廊重現昔日的繁華,更迎來敦煌石窟新的高峰期。隋朝短短三十七年國祚中,莫高窟上聲聲斧鑿從未停歇,重修與開鑿的洞窟多達九十四個。崖面上的星星點點,也逐漸匯聚成一片漫漫銀河。這一切,都為隨即而來的大唐盛世以及敦煌佛教的全盛時代埋下有力的伏筆。

形神兼備

大一統王朝下,南北方文化交融,也促進了南北佛教互相融合,漸趨統一,從南義北禪轉向禪理並重、定慧雙修的特點,不僅注重修禪觀像,而且重視佛教義理。同時,具有「普渡眾生」思想的大乘佛教開始興盛。由於敦煌與中原地區的聯繫日益密切,大乘佛教的經書,比如《涅槃經》《彌勒經》《藥師經》《法華經》等,也流傳到了敦煌。

隋文帝曾在一封詔令中寫道,崇佛造像,乃是「雕鑄靈相,圖寫真形」。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427窟內的佛塑像。(公有領域)

因而,敦煌洞窟的造像繼續流行禪修觀像,開鑿中心塔柱窟,同時不斷變化形態:多將方形塔柱改為須彌山式的倒塔形;繼而取消倒塔,改為佛壇式;而後改為正(西)壁或三壁開龕的覆斗頂或人字坡方形窟。洞窟的形制逐漸向中式傳統的殿堂窟演變。

塑像方面,隋代石窟以群塑為主,多以佛陀為主尊,二弟子、二菩薩或四菩薩為脅侍,從三身增至七身為一組,蔚為壯觀。而壁畫方面,本生、佛傳故事畫逐漸減少至消失,而體現大乘佛教教義的「經變畫」初具形態。經變畫,即用畫像形式解釋佛經內涵。

隋文帝曾在一封詔令中寫道,崇佛造像,乃是「雕鑄靈相,圖寫真形」[1]。這八個字,既概括了雕塑與繪畫是主要的造像形式,同時道出中華造像藝術的美學境界——氣韻生動,形神兼備。帝王的藝術主張,也隨著暢通無阻的絲綢之路傳到了敦煌。

因而,隋朝石窟的造像技法更加純熟,外形更合乎真實的人體比例,神態、韻味也更加鮮活靈動。神像細部的處理更為精緻繁複,比如衣褶從階梯式發展成貼體流暢的紋路,胸、臂處添加多寶瓔珞妝點,愈顯富麗萬方。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朝第420窟。(公有領域)

三龕殿堂:莫高窟第420窟的中原氣象

這是一座建於隋代中期、布局規整、塑繪精緻的石窟。由於隋代大部分雕塑作品殘損,經後代重修而改變了原貌,第420窟卻是其中保存最好、最經典的一座三龕覆斗頂窟。北、西(主)、南三面開龕造像,主龕是外為方形、內為園券的層龕,是隋代石窟的新樣式。主龕內塑有一佛、二弟子與四位脅侍菩薩,但是空間寬敞,富有層次,群像排列亦無擁擠之感。龕外兩側,上部對稱繪有文殊菩薩與維摩詰,即「維摩詰經變畫」,下部則是聽法弟子與供養菩薩像等。

南北兩壁各開一座方形淺龕,塑有一佛、二菩薩塑像,與主龕一同構成隋朝最典型的「三佛」[2]題材。龕外繪製密密麻麻的千佛圖,這是石窟中常見而壯觀的景觀。佛像以四身或八身為一組,每身各不相同,色彩交替循環,形成斜向的條條光帶。佛佛相次,光光相接,猶如壯觀宏闊的波浪,為平面的壁面賦予無限動感。

本窟的窟頂呈倒斗形,即「覆斗頂」式。這是石窟藝術進入中華後的新創造,四面斜坡可分散上方重力,使得洞窟的結構穩固、空間寬敞,成為莫高窟營造史上最受歡迎且延續不斷的樣式。窟頂的中心仿照中原建築的方形藻井進行裝飾,重重方形施以忍冬、兔子、飛天等吉祥紋飾,中心為蓮花,色彩以黑、褐、赭紅為主,看上去古樸而大氣。

另外,第420窟取消了中心塔柱,整體呈方形,更接近中式的殿堂式建築,說明敦煌石窟已經在向唐朝最流行的「殿堂窟」過渡了。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朝第420窟的脅侍菩薩(左)與阿難像(右)。(公有領域)

再來欣賞石窟主龕的細節,首先是釋迦牟尼坐像。佛陀身著袈裟,衣服層次較多,仍能看出服飾下的身形結構;衣紋簡潔,隨肌肉起伏有了深淺疏密的變化。從色彩來說,袈裟以土紅作底,另用石青、石綠描繪出袈裟的紋樣和邊緣,裡衣亦有圓形或菱形的紋樣,顏色對比強烈,與北朝簡素之風大異其趣。袈裟的領口、袖口、垂裳、花紋邊緣都有細緻的貼金裝飾,讓佛像更加璀璨華美。

兩側的弟子像各具神采:大弟子迦葉老成持重,臉上布滿皺紋,肋骨根根分明,凸顯其苦行僧的形象;小弟阿難稚氣未脫,臉龐渾圓柔和,一手握蓮花,一手靈巧地抬起,透露出青春可愛的氣息。兩人的服飾較為簡約,但迦葉的袈裟繪滿彩色棋盤格紋,阿難的袈裟是紅綠撞色的設計,色彩繽紛明快,令人矚目。

最外側的四身菩薩,面容潔白如玉,看上去清秀文靜;身軀勻稱圓潤,著長裙,配戴瓔珞、手鐲、臂釧等配飾,跣足立於蓮台上,給人以溫和親近之感。

龕中的佛光彩繪以藍、綠、黑、白等色彩交替布局,氣氛莊嚴恢宏。其紋飾在整個窟中最為繁複華麗。龕楣處,外層為連續火焰紋,內層為蓮荷忍冬紋,中間以聯珠紋隔開;佛陀的頭光以大蓮花為中心,其外層與背光內層皆是一圈化佛,再外圍是裝飾著帶狀的蓮花紋,背光最外層畫著與龕楣相同的火焰紋。遠遠望去,火光熊熊,幻化出大千世界,層層疊疊無窮無盡,佛法的玄妙與威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接下來欣賞幾座別具特色的隋代洞窟。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朝第302窟的中心塔柱。(公有領域)

倒塔形窟:象徵須彌山的姊妹窟

第302窟與第303窟形制相似,通常被認為是姊妹窟,最醒目的是中心塔柱的變化,不再是簡單的方柱形,上半部變成了上寬下窄的圓形七級倒塔狀,模擬須彌山形,每級原有影塑的千佛像;中部塑有四條神龍,托舉倒塔;下半部仍是方形塔柱,上層四面開龕塑像。

須彌山,由梵文翻譯而來,意為寶山,乃是佛教文化中的宇宙中心。根據佛經解釋,須彌山高出水面八萬四千由旬高(約1,082,000公里),水下亦有八萬四千由旬深。以須彌山為中心,層層世界或空間呈同心圓狀圍繞著須彌山,形成了「宇宙」。我們生活的地球屬於南贍部洲,位於須彌山的南部。

須彌山圖式在印度、中亞與漢地都有遺存,而中華文明將其更加本土化了。比如把原本的倒三角或「X」形變成近似「工」字形,環繞的長蛇演變成盤龍。隋朝的這兩座石窟,就是須彌山式石窟的經典之作。

兩座石窟的前室窟頂均為人字坡形,繪製連環畫樣式的橫幅長卷故事圖或經變圖。第303窟的經變圖為上下兩段「之」字形的大型長卷,場景更為豐富多彩,氣勢更為磅礴壯麗。

在第302窟的塔柱底層,有供養人像及發願文,有「開皇四年」紀年,因而可推斷兩窟建於隋代初期,因此保留下較多的北朝特點。

中心佛壇:獨一無二的莫高窟第305窟

該窟建於開皇五年,主室中央無塔柱,卻設有一座方壇,壇上有一佛四弟子的清代塑像,牆壁開龕造像,形成了中心佛壇窟與三龕殿堂窟相結合的獨特樣式,在莫高窟中僅此一例。

另一處特色是窟頂的斗四藻井,蓮花井心,玉佩流蘇、羽葆垂幔垂於四坡,繪製出巨大的華蓋式幔帳,將整個窟室裝扮得富麗堂皇。外圍四坡,東西相對繪有西方的摩尼寶珠,南北相對,繪有東王公、西王母出巡圖。

仰望穹頂,但見旌旗飄揚,飛花漫天,龍車鳳輦風馳電掣而來,飛天神獸穿梭於流雲香花之間,東西方的神明在方寸之地相會,形成一個滿壁風動、生氣勃勃的天國世界。

此為敦煌莫高窟的隋朝第244窟主室。(公有領域)

下啟盛風:緊湊莊嚴的莫高窟第244窟

這座石窟建於隋末,整體構造是覆斗頂式殿堂窟,三面牆壁塑有盛行的「三佛」群像。主室面積狹小,僅有約四平方米的內部空間,塑像卻有十一身,而無擁簇之感,盡顯建造者之匠心。

由於捨棄佛龕,造像沒有高度限制,佛像加上佛壇可高達四米,線條、比例更符合人體,既有頂天立地之氣勢,又不無豐腴厚重之觀感。壁畫主體以簡潔的說法圖代替了滿幅的千佛圖,視覺上更加疏朗開闊;環窟的飛天也從早期的「V」字形漸趨於「一」字形,更為清新舒展。@*#

註釋:
[1]出自《隋書‧高祖下》。
[2]三佛,是大乘佛教的崇拜對象,有「橫三世佛」、「豎三世佛」之分。前者以空間劃分,分別是中央釋迦牟尼佛、東方藥師佛與西方阿彌陀佛;後者以時間劃分,分別是過去燃燈佛、現世釋迦牟尼佛與未來彌勒佛。

點閱【敦煌尋夢】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說起中國的神傳文化,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媧補天、伏羲演八卦、倉頡造字、黃帝作樂等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其實,五千年來,上天並不間斷著給予人間啟示,在神州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遺跡,其中,自東晉十六國起開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個光耀奪目的明證。
  • 飛天是佛家文化中最為優美靈動的神明形象。她們凌空翩翩起舞,演繹梵音仙樂,在彩雲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飛天的美,就如李白詠讚仙女的詩:「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霓裳曳廣帶,飄拂升天行。」
  •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裡,河西番禾縣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風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電凌空劈下,地動山搖,崖壁開裂,顯露出一塊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態彷彿一位張開雙臂、邁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頭部。
  • 敦煌石窟,既是中華佛教聖地,也是一座深藏於大漠的藝術博物館。歷史上許多藝術大師的真跡早已失傳,而那僅見於文字記錄的風華,都能在這裡找到鮮活的蹤影。
  • 敦煌莫高窟,是中華四大石窟之一,也是歷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蹟。歷經千年營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藝術建築群,更是一座壯麗無比、輝煌無雙的佛國世界。
  • 大漠長河之上,漢唐軍威雄風遠播,有關它的傳說從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瑯滿目的藝術瑰寶,仍在默默訴說著一千多年前的壯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長達8米的壁畫,展現了一幕將軍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傳,相較前朝又有時代的特點。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眾多,有淨土宗、密宗、天台宗、華嚴宗、禪宗等,其中以淨土宗最為流行。人們嚮往的,是佛經中描繪的極樂世界,那裡沒有戰爭、災害、貧窮、疾病諸般苦難,只有歡歌笑語的太平盛世。這種風潮同樣反映在石窟的變化上。
  •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居壯,安知天子尊。」不見盛唐長安城,不知中華盛世之頂峰;不見唐朝繪塑藝術,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華。唐朝是中華古代最繁華昌盛的時代,敦煌的佛教藝術經過兩百多年的醞釀和積澱,也在這時大放異彩。
  •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證悟佛法,從此古印度出現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綠洲上,敦煌以絲路重鎮、佛教聖地的獨特身分,延續著它的傳奇歷史與輝煌文明。特別是坐落於山谷斷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風沙,依然用豔麗的色彩、壯觀的造型,向每一位過客講述著塵封的往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