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祕境(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祕境(彩墨)(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祕境彩墨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時候也使用積墨或宿墨來處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韻」或肌理出來。

有人反對用積墨,說積墨就是「死墨」,既沒有光澤也畫不出層次來,更容易脫膠。希望使用墨條現磨現用,才能有清亮的墨韻及純墨的芳香出來。我倒認為「積墨」或「宿墨」都無妨,用「墨汁」也可以,不必訂死一個「規範」在那邊,不必拘泥。

把圖畫好比較重要。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祕境彩墨)70×70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Secret place/ink and color painting

Recently I used ink more often and sometimes processed with accumulated ink or left-over ink to see if different “ink rhyme” or texture can be made and found.

Some people oppose to using accumulated ink, say accumulated ink is “dead ink”, neither glossy nor gradation can be painted, easily be degummed. They prefer using ink stick, grinding it for immediately using, giving you a clear ink rhythm and pure ink aroma. I believe that it is all right to use both “accumulated ink” or “left-over ink” and even “liquid ink” is ok.  No need to set a “regulation” and to be more flexible.

To make a good painting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anything else.@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 偶爾在畫畫的當兒會突發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應該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畫工筆畫,好像只要時間足夠,就能夠有一張色彩斑斕的、瑰麗的、有裝飾性的畫出來,而全然可以不顧它是不是有內涵、有思想;也不管會不會把它給畫「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瀞」的元素,不外乎潔淨、寧謐與安詳,一塵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囂和煩擾,純化自己的心靈。在這裡,我們以「藍色系」來呈現畫面的乾爽、純潔與安靜——一處純然無垢的淨土。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畫家,他一輩子都在畫張大千的畫。畫出來的畫和張大千幾乎沒有兩樣,他也以身為張氏門生自豪。於是就有人說了:「看這人的畫還不如直接看張大千的畫。」這就是囿於前人、困於師承,不去創新的結果,只能以「不長進」來形容。
  • 這幅圖裡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來不單薄,層次豐富厚重。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師教畫,率多由四君子開始教起,是進入花鳥畫的起手式。
  • 宋‧楊萬里有一對詩句:「溪邊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遲出。」詩人知道那晚一定會有月亮,他痴等月兒出來,哪知月兒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遲遲不出來——月亮出來或不出來,都可以寫成詩喔。
  •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櫻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經去武陵農場旅遊,但見眾多老榮民在農場上種植高冷蔬菜,空氣中充滿雞屎、豬糞的味道,蒼蠅滿天飛。後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榮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無去處。原種高麗菜的斜坡改種櫻花,因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