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在英國歷史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這裡是王室成員接受加冕的地方,也是許多先驅和著名人物的長眠之所,比如無名戰士墓是紀念那些在戰爭中失去性命的先人,還有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溫斯頓·邱吉爾(Sir Winston Churchill)、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艾蜜莉·勃朗特(the Brontë sisters)、珍·奧斯汀(Jane Austen)和魯德亞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等多位文學家和政治家的紀念碑。
西方建築與景觀

文藝復興知名藝術史評論家喬爾喬·瓦薩里(Giorgio Vasari)在他的著作《藝苑名人傳》中寫道,喬托「重新引進了精確描繪生活事物的技巧,這個技法被遺忘超過兩百年之久」。

楓丹白露的法文原意為美麗的泉水。十二世紀時,由於這裡有著大量的泉水和豐富的森林資源,法王路易七世便決定在此建造一間狩獵小屋和禮拜堂,成為他喜愛的居所之一。在13世紀的時候,法王路易九世將其改建成了一座中世紀的城堡。後續的君主對其進行了許多改造,不過這時候的楓丹白露宮基本上還是一座帶有防禦功能的中世紀城堡。

亞琛大教堂的建築物融合了古典時期和拜占庭的傳統,是阿爾卑斯山以北地區自中世紀以來第一座大型拱頂結構的建築物,對於中世紀早期卡洛琳王朝的宗教建築具有相當深遠的影響。在德國建築史上,更有學者將其稱為「卡洛林文藝復興」,對於中世紀建築藝術的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聖馬可大教堂(St. Mark’s Basilica)位在威尼斯大運河旁著名的聖馬可廣場上,和一旁的總督宮、聖馬可鐘樓等建築物共同圍塑出文藝復興的廣場。據說,拿破崙在18世紀來到威尼斯時,讚嘆這裏是「歐洲最美的客廳」。

在紐約曼哈頓麥迪遜大道上有著一棟獨特的建築,外觀像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別墅,仔細一瞧卻能看到古希臘、羅馬和文藝復興等不同時期的建築風格及藝術,這裡是著名的麥金大樓(McKim Building),知名銀行家約翰·皮爾龐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的私人圖書館。

近350多年來,美泉宮(Schönbrunn Palace,又譯熊布朗宮)優雅地矗立在維也納市郊,這裏曾是奧地利最後一個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法王路易十四在擴建父親的山頂城堡(這間豪華的鄉間寓所)後,便開始了這項傳統。在往後五十多年的時間裡,凡爾賽宮成為歐洲規模最大又最具影響力的宮殿,也成為建築、音樂、戲劇和裝飾藝術等偉大藝術發明的來源。

英式巴洛克風格出現時間不長,也沒有發展到歐洲巴洛克那般的華麗。在英國,巴洛克建築的外牆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為建材,裝飾上較為保守,多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簡單的元素。然而在室內空間,繁複華麗的裝潢和法國著名的宮殿相比絲毫不遜色。英式巴洛克較早期的建築有像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而布倫海姆宮則是該時期的巔峰之作。

俄羅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宮(Winter Palace)有著粉綠色的外牆,這裡曾是該國著名的君王之家。不過,這座冬宮的建築風格可不簡單,從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風格皆可在此找到。

對很多旅客而言,教堂前廳的牌子——「請保持肅靜」——是多餘的。多數人是嘻笑聊天地走了進去,跟在街上的騷動喧嘩融一樣,當他們推開中庭沈重的大門,步入教堂內部時,在這個寧靜、搖曳著蠟燭倒影的聖殿中,突然間意識到了應該要輕聲細語。

從科隆(Cologne)順著鐵路南下,短短車程便能抵達布呂爾(Brühl)小鎮,出了火車站,迎面而來就是經典著名的洛可可風城堡——奧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尤其是色彩作品,作者在作畫的時候就對色彩進行了嚴謹的考慮,並且反覆修改顏色以達到最佳效果。在展覽時,如果以人造的冷色或暖色燈光來作為展出時打到畫面上的光線,就會在客觀上起到一種改變色彩作品冷暖性的作用。

美術作品中的光感是使人對美產生正面感受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人類對光明的追求其實也是源自於人的先天本性。光明在各族人類文化中都與善和美緊密聯繫著。因此,不論何種建築藝術,宮殿、教堂、居家、商店、歷史建築等等等等,都不是用來表現黑暗,而是為了謳歌光明的,這是一個基本原理。

在巴洛克雕塑領域,作為藝術天才的貝尼尼無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也被稱爲「巴洛克時期的米開朗基羅」、「雕塑界的莎士比亞」 。誠如意大利巴洛克藝術專家霍華德·希巴德所言,「在整個17世紀,沒有一位雕塑家或建築師可以和貝尼尼比肩。」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當衝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雙塔,巴黎民眾注視著大片裡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讚美詩;也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教堂原來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當衝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雙塔,巴黎民眾注視著大片裡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讚美詩;也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教堂原來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巴黎聖母院的主體結構在大火後倖存,玫瑰花窗與耶穌荊冠也躲過火劫,而遊客必看的那些滴水嘴獸和石像怪也幸運地保存下來。這些來歷神祕又造型奇異的雕塑,踞坐塔樓俯瞰巴黎,它們或是傳奇怪物,吐舌銜肉,或是表情誇張的人像與動物,皆與教堂內美麗慈祥的聖母像形成了既衝突又平衡的美感。

巴黎聖母院屹立至今,已有856年的歷史。這座天主教堂看盡了巴黎的繁華與敗落,飽嘗法國歷史的興革。對法國人而言,巴黎聖母院絕非一般觀光景點,是法蘭西的驕傲,是法國人浪漫慷慨情懷中的一塊心頭肉。不管發生什麼,歷史告訴我們,巴黎聖母院會歷劫重生。

漫步今天的羅馬城,隨處可見的噴泉無疑是賞心悅目的風景。以羅馬為背景的電影,無論是《羅馬假日》還是《天使與魔鬼》,噴泉都是推進情節必不可少的標誌物。這裡要重點給大家介紹的,是貝尼尼的「四河噴泉」(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貝尼尼在建築藝術方面最偉大的成就,當屬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前環繞廣場的柱廊。

山莊裡的許多房間是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精巧的雕塑、碩大的水晶吊燈、房間牆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簾的選材色彩,其精美和華麗都讓人驚歎。山莊建築氣勢恢宏,鉅細靡遺地做到了那個時代范德比爾特二世要求的盡善盡美。

聽濤山莊裡的許多房間是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精巧的雕塑、碩大的水晶吊燈、房間牆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簾的選材色彩,其精美和華麗都讓人驚歎。山莊建築氣勢恢宏,鉅細靡遺地做到了那個時代范德比爾特二世要求的盡善盡美。

美國羅德島Rhode Island鄰海的The Breakers (聽濤山莊,又譯作「破碎者大宅」),其意大利文藝復興的設計構思,及法國路易十四至路易十六時期的皇宮裝飾風格的古典輝煌,令人過目難忘。

如果你去了美國羅德島Rhode Island,有一處美景一定不可錯過,那就是海邊小城紐波特 New port上鐵路大亨范德比爾特Vanderbilt家族的別墅群。它們的富麗輝煌,一定會令你讚歎不已!

Chora Church 這座副教堂的牆壁裝飾,不再是「拜占庭建築」傳統的鑲嵌畫,而是當時正在興起的「濕壁畫」(fresco)。濕壁畫可以表現得比鑲嵌畫更為細膩,只是比較經不起時光的摧折。

位在威尼斯的聖馬可教堂(Saint Mark’s Cathedral),它其實是現存「拜占庭建築」的史蹟中,最為精緻的珍貴遺產。

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是羅馬帝國最出名的帝王之一。他最為知名的事蹟,是將基督教從被歧視甚至迫害的地位提昇為羅馬帝國的國教。除此之外,他對羅馬帝國未來的政治發展,也作了重大的改變,他開始將羅馬帝國的政治重心往東擴張。

希臘人為了紀念Aegeus,把那一片海洋命名為「Aegean Sea」,也就是中文裡的「愛琴海」。而Aegeus投海的那處海岬,就是Cape Sounion。

共有約 9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