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閒來看青山(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閒來看青山(彩墨)。70×70cm。(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閒來看青山彩墨

畫畫絕不能受「規範」限制,這點和書法有很大的不同。有一個寫書法的人每次聯展都寫一張很大的草書「暢懷」,寫來寫去,永遠都在暢懷。但畫畫的人如果展相同或類似的作品,馬上有人會指責他:「毫無創意」。

尤有甚者,書法多了一點、少了一撇都不行,如草書「中」,在左下邊少了這麼一提,就變成「巾」字了,這算是寫錯字了,寫錯字是不被允許的。畫畫不同喔,多畫一隻飛鳥,少畫一艘船,甚至少了一座山都沒關係,自由自在,不必管它什麼「規範」的存在。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閒來看青山彩墨)。70×70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Looking at mountain at leisure/ink and color painting

Painting must not be restricted by “norm”, that very differs from calligraphy. There is a calligrapher who usually writes a big paper in cursive style with joyful at the joint exhibition, always joyfully writing and writing.  However, if the painter who draws the same or similar article, he will be appointed out immediately and accused “no innovation”.

Even worse accusation, a little bit more or a little bit less in writing calligraphy is not allowed, for instance, the cursive style “中 Chung” less a bit in the lower left, it becomes a “巾towel”, so this is a typo, which is not allowed. Drawing a paint is different, a bird more, a less boat or even a less mountain that does not matter, leisurely and carefree, no “norms” exists.@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 在爬鶯歌山步道途中,有一處供人休憩的場所,那兒古木參天,茂密的相思林遮蔽了天空,互相交叉重疊,不留絲毫空隙。鶯歌區公所在密林下安排許多長條鐵椅,供遊人休息。
  • 我讀俞劍芳先生的「中國繪畫史」,其中提到清初四王時說:「清朝山水畫,自四王繼董、陳主盟畫壇後,竭力推崇元四大家,於黃公望尤為傾倒。風聲所樹,爭相倣效,遂為師法所囿,不能自出手眼……山水畫遂盡為槁木死灰,神氣索然矣。……」
  • 米開蘭基羅說過:「繪畫是音樂、是旋律,只有天才才能理解其複雜性。」——依我看,米氏前半句說對了,後半句我並不全然認同。
  • 古人說:「畫有常理無常法」,意思是說畫畫沒有一定的方法,不要有規範,想怎麼畫就怎麼畫,工細整齊或逸筆草草;大紅大綠或滲淡灰暗都不計較,任君揮灑。唯一不變的就是不能有違常理。
  • 我讀錢松喦先生的書,裡面提到他好用「單色」,說「山水畫,羅列的形象比較複雜,著色卻要單純。」這幅「草原放歌圖」就是純用綠色,在做漸層的處理時,揮灑潑色潑墨的當下,常能得到很大的快慰與滿足。
  • 有一次,我去散步時,撿到一塊人家丟棄的橢圓形海棉,仔細一看,有很多不規則的小孔洞。嗯,好像可以拿來作畫呢。於是就拿回來沾墨沾色試試,畫就許多張不同的構圖,這是其中之一。(另一張題為櫻花季,於專輯P. 66)
  • 李白詩:「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你問我為什麼要住在這兒?我告訴你,這兒不是人間世俗的擾攘可比,這兒可是桃花流水、風光旖旎的世外桃源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