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小故事】

化腐朽為神奇——米開蘭基羅的《大衛像》

作者:秋月
font print 人氣: 28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衛像》是米開蘭基羅青年期時的作品,不僅為他奠定了文藝復興大師的不朽地位,也成為佛羅倫斯人的驕傲和佛羅倫斯的精神象徵。

根據瓦薩利《藝術家列傳》中的記載,《大衛像》在米開蘭基羅動手之前,原來是一塊廢棄的石頭。有一位雕刻家西蒙·達·腓耶索在雕製一個人像時不慎失手,將這塊大理石在兩腿位置中鑿壞一個大洞,看來殘破可憐,似乎不可能再雕出一件完整作品了。

當時的意大利首長庇耶羅·索德利尼想把它送給達文西(達芬奇),後來又想交給渴望得到的雕刻家安德列亞·康杜西。米開蘭基羅知道後,想嘗試這件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他為了爭取這塊石頭,事先做了周全的準備。他到現場仔細地把石頭重新衡量,計算好如何依照既有形狀創作雕刻,然後向索德利尼提出計劃,索德利尼最後同意將這塊大理石交給米開蘭基羅。

米開蘭基羅首先做了一件手執投彈器的大衛像蠟模,之後又在大理石四周用檯架和厚板立起屏障(米開蘭基羅在作品完成之前向來不允許他人偷看),開始埋首工作。在大理石原先被鑿壞的部分,米開朗基羅有意在石像邊緣保留下部分鑿痕,細心的觀賞者到今天還可以發現這些細節。

由於米開朗基羅細密思慮的創作,使一件廢棄了的東西,又奇蹟般地復活過來。

當這座龐大的雕像完成後,要如何運到西格諾利廣場去又引起了討論。結果是基利阿諾·達·桑伽洛和安東尼奧兩人造了一座堅實的木架,把雕像用繩索吊在上頭,以減緩搬運時的擺動,慢慢送往目的地。在繩索上,米開朗基羅設計了一個滑結,當重量增加時,這個結便會自動繃緊,他還畫了素描來解說這個結實和安全的負重設計。

當索德利尼看到大衛像立在廣場上,心裡十分高興。可是他還是故作行家地批評大衛的鼻子太厚了;米開朗基羅注意到這位行政首長說這些外行話時,是站在雕像的正下方,從這個角度往上看是無法看清全貌的。雖然不以為然,米開蘭基羅卻也不想讓長官難堪,便智慧地抓了一把大理石屑,爬到雕像肩部的鷹架上,作勢敲動鑿刀,並撒落帶上去的石屑,然後向下望著這位監督的首長說:「現在再看看如何!」索德利尼答:「好多了!你真把它點活了。」

五百年來《大衛像》的精巧勻稱、優雅的相貌、從容的意態和蓄勢待發的氣勢,都令人讚賞。正如米開蘭基羅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將禁錮在石頭中的生命解放出來」。米開蘭基羅也藉著這尊大衛像,暗示了佛羅倫薩的統治者應像大衛一樣勇敢地保護人民,以及公正地治理人民,才能真正統有整個佛羅倫斯。@#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鍾繇是三國曹魏時的大臣,更是我國一位傑出的書法家。
  • 喬托(Giotto)是14世紀期佛羅倫斯最偉大的畫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紀偶像式的描繪,而以真實表現自然和人類情感的手法創作的畫家,對文藝復興繪畫的成熟影響深遠,因而被推崇為文藝復興之父。
  • 雷歐納多·達·芬奇的多才多藝經常為人所樂道,他身兼藝術家、科學家、發明家、音樂家、工程師於一身,是文藝復興最具代表性的全才人物。不過,多才多藝也可能成為一個缺點。人生有無數的選擇,而人的生命有限,要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即使天才如達芬奇者,也不一定能掌握得好。我們可以從達芬奇一些生平事蹟來看看他怎麼對待自己的才華。
  • 唐代楷書碑帖是楷書(正書)的標竿。在眾多大家中被戴上「楷書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書第一碑」講的是哪一碑帖呢?這些讚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畫家,他一輩子都在畫張大千的畫。畫出來的畫和張大千幾乎沒有兩樣,他也以身為張氏門生自豪。於是就有人說了:「看這人的畫還不如直接看張大千的畫。」這就是囿於前人、困於師承,不去創新的結果,只能以「不長進」來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潔淨、寧謐與安詳,一塵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囂和煩擾,純化自己的心靈。在這裡,我們以「藍色系」來呈現畫面的乾爽、純潔與安靜——一處純然無垢的淨土。
  • 江南是魚米之鄉,因為農耕的需要,牛隻處處可見,特別是水牛。當地的畫家若想畫牛,隨時都有機會仔細觀察牛的生態,舉凡牛的行、住、坐、臥,畫家們都可隨手拈來,一揮而就。
  • 偶爾在畫畫的當兒會突發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應該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畫工筆畫,好像只要時間足夠,就能夠有一張色彩斑斕的、瑰麗的、有裝飾性的畫出來,而全然可以不顧它是不是有內涵、有思想;也不管會不會把它給畫「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個展。一位老先生拉著我,找到掛在牆角的一幅畫作,說:「你就畫你這樣的畫,其它的就讓別人去畫。」他當時很鼓勵我用大色塊、大墨塊的構圖,認為這樣的畫很有特色,也很有張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來的地方雜亂的長著樹木,林木的後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築有一座野亭,野亭左側沖下兩道飛泉,滯貯成一泓坳塘,之後再匯聚而下,我們彷彿聽得到嘩嘩的流泉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