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市房租高漲 弱勢家庭距無家可歸僅一步之遙

圖為墨爾本市區。(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趙瓊玉墨爾本編譯報導)最新報告顯示,現在墨爾本一些遠郊地區的房租變得越來越高,致使低收入家庭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困難。

據都門(Domain)房地產和《太陽先驅報》報導,家住墨爾本東北部South Morang(距離市中心25公里)的單身母親霍夫(Julie Hough)非常擔心房租上漲,即使每週上漲10澳元,也讓她難以承受。

今年43歲的霍夫是一名全日制大學生,她撫養著4個年齡在3-18歲的孩子。

她們租住的是一套四居室的住宅,依靠福利金生活,但這微薄的福利金中有43%用來支付了房租。

霍夫手上沒有任何應急的錢,所有的零用錢都花在了孩子身上。 她說:「我不會為自己買衣服,兩年了都沒有理過發。」

根據最新發布的租房可負擔性指數(Rental Affordability Index)報告,像霍夫這樣的家庭在墨爾本並不罕見,單身父母平均需要將其收入的56%用於支付房租,這使得成千上萬的單身父母很容易就淪為無家可歸者 。

該報告顯示,即使是一個家庭年收入近9萬澳元的墨爾本家庭,也很難在距離市中心15公里的範圍內,租到一套租金較低的住房。

要想找到一套租金較低的三居室住房,他們可能需要到墨爾本西南部的Laverton、西部的Braybrook、北部的Reservoir、東部的Ringwood East和東南部的Springvale去尋找。

根據該報告,墨爾本有67個郵編地區的房租屬於「不可負擔」——即房租占家庭收入的30%以上。

該報告顯示,墨爾本西北部Keilor的房租水平,已從「具有可負擔性變為不具可負擔性」。

高房租市場甚至延伸到了Gisborne。在東北地區的Diamond Creek和Warrandyte,也出現了類似的趨勢。

墨爾本房租最高的五個郵編地區都位於內城區南部(inner-south),從墨爾本港(Port Melbourne)到Albert Park再到Black Rock和Beaumaris。

Brighton East的房租最不具有可負擔性,平均占家庭收入的38%,遠高於墨爾本大都會(24%)的平均水平。

維州鄉村地區的房租水平相對較低,但像Geelong、Ballan、Kyneton 和Kilmore等這些交通比較方便的地方,其房租水平仍然屬於「不太具有可負擔性和不具有可負擔性」。

租房可負擔性指數是衡量房租與家庭收入比例的指標,由國家住房(National Shelter)、社區銀行 (Community Sector Banking)、SGS經濟與規劃機構(SGS Economics & Planning)和聖勞倫斯兄弟會(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每年發布兩次。

如果房租超過一個家庭收入的30%,那麼這個家庭就是有住房壓力的。

由於租房者難以找到低房租住房,這也影響到了他們找工作及子女上學等一系列問題。

SGS經濟與規劃機構合伙人威特(Ellen Witte)說:「在大墨爾本(Greater Melbourne)地區,單身母親50%以上的收入都會用來支付房租,託兒費和物業費都會加劇她們的住房負擔。」

根據該報告,在墨爾本,養老金領取者和單身男性家庭的情況是最糟糕的,房租分別占其收入的68%和51%。

聖勞倫斯兄弟會主管蘭內伯格(Conny Lenneberg)說,高昂的房租使失業人員越發貧困,他們不得不到城市邊緣尋找合適的住所,而這些地方又不好找工作,並且公共交通也不方便。

她認為,需要提供更多的社會住房以緩解這個問題。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