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毒品泛濫 中共貪官吸毒販毒當「保護傘」

人氣: 10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7日訊】中國大陸毒品泛濫,危害社會。中共官員不乏吸毒、製毒販毒者,上至政法王周永康,下至地方的工會主席,都曾充當「保護傘」的角色。

中共官媒《半月談》曾報導,湖南衡陽縣查處了61名涉毒官員,包括縣政府辦、交通局、農業局、國土局、住建局、建工局、水利局等單位的黨政官員和公職人員。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吸毒市長」、1972年出生的湖南臨湘市原市長龔衛國。他於2015年4月毒癮發作後產生幻覺,報警說遭人追殺,特警趕到時,他已經一絲不掛。

據說,龔衛國吸毒在該市流傳甚廣,但長期未被「追究」。2017年7月,龔衛國因濫用職權、受賄157.5萬元,一審獲刑7年。

在湖南、雲南、山西、四川等地,「毒吏」同事之間、上下級之間以及和社會人員之間已形成了「毒友圈」,並呈現出吸毒鏈條「一條龍」。

雲南楚雄州原州長楊紅衛被稱為「吸毒州長」。此人曾一邊開會一邊吸食一種名為「卡苦」的毒品。這是一種以鴉片為主、多種中草藥加工的混合物,「卡苦」價貴,據測算,癮癖大者每日需人民幣約200元,月需6000元。

2013年1月,楊紅衛因濫用職權、受賄900多萬,被判無期徒刑,於今年4月被減刑為22年。楊紅衛受賄上千萬,在雲南有房產17套,在澳大利亞有房產6套;在地震重建中插手工程、大搞「豆腐渣」工程。他喜歡酒和女人,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關係。

一位專門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師曾表示,吸毒官員的數量可能十分巨大,在擁有的錢財超過自身需要以及信仰缺失的情況下,一些官員尋求毒品刺激。

曾有調查顯示,因淫亂或吸毒而感染上愛滋病的患者中,中共黨政官員在各階層中所占比例最高。

外界關注,大陸毒品橫行,與中共官員充當「保護傘」是分不開的。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保護傘」有兩種,一種是公安司法自己,還有一種是公安司法都得罪不起的人,就是有權力的人,在政府裡、在黨的高層的這些領導层裡面。

在四川劉漢劉維涉黑案中,劉氏兄弟除了送金錢財物,還和原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政委劉學軍等三名政法官員在會所裡吸食毒品,尋歡作樂。於是當有風吹草動時,這些涉毒官員便向他們通風報信。

2011年3月1日東北女子女伊楠在東莞市「貴族王朝」夜總會參與聚眾吸毒而致死。其母親王福蘭在網路上發的舉報網帖表示:「超百人的吸毒聚會,公安筆錄上清楚的寫著包房茶几上有毒品,卻不抓捕召集人?不查毒品的來源?不對容留吸毒的場所進行處罰?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想掩蓋什麼?還是幕後另有黑手?」

帖文舉報:處理伊楠吸毒致死案期間,時任中共廣東省副省長劉志庚為了給親屬掩蓋罪行,調換了東莞市所有鎮區公安分局長,其中包括東城區派出所所長,期間獲得巨額贓款。此後,該案久拖不決,

據《新京報》報導,在周永康的老家無錫,多年前,無錫的一個企業家反映無錫的一些地方有較嚴重的吸毒現象。但後來,這位企業家遭遇了公安部門長時間的調查審問。

除了吸食毒品,有的官員還製造和販賣毒品。如曾任某縣質監局副局長的福建人肖積合,因受賄被開除公職後,憑藉化工專業知識,掌握了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學合成麻黃鹼技術。後來,肖積合被抓,獲刑1年半。刑滿釋放後重操舊業,最終「二進宮」。

2014年8月,臨泉縣人社局原工會主席王飛因販賣海洛因,被判無期徒刑。在2011年4月,王飛曾出資到外地買毒品,買回臨泉販賣。在與毒販交易時,王飛還負責把風。

藍述認為,社會上的黃賭毒屢禁不止,越禁越多,主要的原因就是黃賭毒行業背後有中共各級政府在後面撐腰。共產黨本身是最大的黑幫組織,體制之內的這個黑幫組織,成了體制之外的那些游離的小的黑幫組織的保護傘。

有海外評論就此指出,中共糜爛腐化,早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藥。#

責任編輯:李新安

評論
2018-06-27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