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銳日記案坐實中共操控? 原告稱起訴非個人意願

李銳妻發表書面聲明稱,起訴非個人意願。(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人氣: 28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6日訊】近日,網絡流傳《李銳日報》案原告、李銳遺孀張玉珍發表的書面聲明,稱與李銳女兒李南央打官司並不是她的個人意願。似乎坐實了中共官方在操控此案的說法。對此,李南央要求張玉珍撤訴。

綜合媒體報導,該聲明是張玉珍在6月25日,北京西城區法院開庭審理「張玉珍告李南央案」當天所寫。聲明包括3方面內容。

張玉珍在聲明中說:「一,首先聲明,與李南央打官司,並不是我的個人意願。二,事實上也不存在我與李南央爭奪李銳遺產之事。我與李銳共同生活四十年,李銳對自己的後事安排,我從無異議,對李銳給他人包括自己女兒東西,我從無關注和反對過。三,我今年已近九十歲了,身體長期多病。李銳剛去世不久,我自己的精神上還沒有調整過來,實在無力應付這社會上的各種傳言和質疑,我想平平靜靜度過我的餘生,我希望打官司這事不要再來找我了。」

李南央看到聲明後表示,這個聲明什麼作用都沒有,因為它不是一個法律文件,並沒有改變張玉珍的原告身分,李南央和胡佛研究所的被告身分也沒有改變,這個案子還繼續存在中共法院之中。

李南央還表示:「聲明中的『不是我的個人意願』,被大家解讀為揭發了她背後的中共黨組織,但是她並沒有明確的說這是誰的意願。」

中共元老李銳於今年2月16日以高齡101歲去世。李南央在父親生前,便遵照父親的囑託,將約1000萬字、時間跨度83年的《李銳日記》和其它重要史料,捐贈給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
李銳日記》被認為是與中共官方黨史不同的另一部真實黨史。李南央認為中共索要《李銳日記》是要將其銷毀。

李南央此前披露了從北京傳來的消息,她說:「我父親書房所有的書,所有的紙,一夜之間全都無影無踪。我覺得,就是要銷毀。」

在北京法院開庭前,李南央在網上公布了李銳生前的幾段錄像和錄音。李銳在這些錄像和錄音中,清楚表達了希望他的日記等資料能夠送到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保存的願望。

其中:2013年10月19日,李銳對李南央說:「斯坦福那個胡佛圖書館(李南央:對,胡佛研究中心),胡佛中心厲害了,我看過他們兩個東西:一個是蔣介石的日記存在他那裡;第二,五四運動時學生的刊物,全部我看到了。另外我還知道一個事情,我們十年文革,所有紅衛兵出的東西,美國人有全套。他們是真正研究歷史的。」

2015年11月4日,李銳說:「我倒是贊成你暫存胡佛圖書館,蔣介石的日記都存在那裡。」

李南央表示:「李銳非常在乎『立功、立德、立言』,他骨子裡是個知識份子。他覺得,他能夠把這些東西留下來供後人去研究,就沒白活。而且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就是,他的東西能夠跟蔣介石日記一起留在胡佛,他覺得他的歷史地位得到了一定的肯定。」

對於北京西城區中級法院6月25日上午開庭審理張玉珍索要《李銳日記》一案,李銳友人普遍覺得,李銳遺留的日記及手稿若是落到中共手中,筆下的史料就「很難再重見天日」。而文稿在斯坦福手裡,至少就還有機會。

李南央指出,中共方面為了索要《李銳日記》費盡了心思,多次指使李南央的親屬索要。

4月3日,居住在美國舊金山灣區的李南央,收到中國領事館轉寄來的北京法院文件,中領館派一位副總領事與胡佛研究所交涉,索要《李銳日記》。但胡佛向美國的法院提起反訴,指《李銳日記》已屬胡佛的館藏,有所有權的爭議,請來美國打官司;李南央則表示,《李銳日記》在父親生前已完成向胡佛的捐贈手續,《李銳日記》已經與自己無關,她拒絕到北京出庭應訴。

李南央告訴記者:張玉珍告李南央,其實是告了與她生活了40年、剛剛去世的老伴李銳。在4月初,李南央便通過律師轉告張玉珍,請她撤訴。

對於張玉珍的聲明,李南央表明自己的態度。她說:「我的意思是,她在還沒有撤訴的情況下,在她的律師正在為她出庭的時候,她發表這樣一篇聲明,是對自己的律師毫無誠信。我不去猜這個聲明是真的是假的,除非這個聲明有公證。其實最直接的是她撤訴,她撤了訴,她就不是原告了,李南央也就不是被告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也就不是被告了,這是讓人能夠相信張玉珍不是她個人意願的唯一的做法。」

張玉珍的聲明首先在微信上流傳,引起許多人的關注。著名記者高瑜在推特上寫道:「被組織脅迫當原告的李銳遺孀,90高齡的張玉珍女士,也受到輿論關注多日,身心不堪疲憊,可想而知。不得不寫下排除外界干擾的聲明,在情在理。只是不知組織豈可放過她。」◇

(此文發表於1245F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