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工黨政府面臨天價索賠 納稅人或被迫買單

隔離酒店系統本應保護維州人不受進口中共病毒病例的影響,如今卻成了維州第二波疫情的根源。Rydges on Swanston酒店是維州隔離酒店之一。(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編譯報導)由於疫情管理不力,維州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政府正在面臨一連串的集體訴訟案,索賠金額高達數百億澳元,納稅人可能最終為政府的失誤買單。

斯威本法學院(Swinburne Law School)院長巴加裡奇(Mirko Bagaric)對《太陽先驅報》表示,安德魯斯政府面臨的集體訴訟將是澳洲歷史上規模最大的。

他說,法律糾紛可能會持續數年,而維州民眾將最終支付所有賠償帳單。

「這涉及數百億元,維州人遭受的累積傷害是巨大的。」

「這可能會嚴重削弱該州,並給所有的維州人造成經濟損失。」

「解決這些集體訴訟案將耗費10年的時間,其陰雲將一直籠罩在政府頭上。」

此前,維州衛生廳流行病學家阿爾普倫(Charles Alpren)在隔離酒店調查聽證會中證實,維州第二波疫情中99%的病例都來自墨爾本的兩家隔離酒店

酒店中的歸國旅客將病毒傳染給30多名私人保安,保安再將病毒帶到更廣泛的社區,迄今導致逾1.8萬人染疫,超過760人死亡。政府為對抗二次疫情實施了嚴苛的封鎖令,導致大量企業受創,大批人員失業。

然而,由於政府官員推脫責任,在聽證會聽取了一個月的證詞後,調查人員仍不清楚到底誰做出了使用私人保安的災難性決定,誰拒絕了澳洲國防軍的援助提議以及誰是最終的責任人。

目前,悉尼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律師事務所正在代表第二波疫情中被迫關門或嚴重受損的墨爾本企業起訴維州政府,索要賠償。

墨爾本Carbone Lawyers律師事務所則代表因封鎖令失業的維州人在最高法庭提起訴訟。

此外,墨爾本咖啡店店主洛埃洛(Michelle Loielo)針對政府的宵禁令發起了法律挑戰。

本週,知名園藝公司Jim’s Mowing的約700家特許經營商加入訴訟大軍。Carbone Lawyers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卡本說(Tony Carbone)說,僅為Jim’s Mowing的特許經營商,其事務所就將要求政府賠償約2000萬元。

Jim’s Mowing公司創辦人彭曼( Jim Penman )說:「隔離酒店的失敗導致這場災難席捲維州,我們要求州長、衛生廳長和其他高級廳長親自承擔責任。」

《太陽先驅報》獲悉,為了避免任何政治後果,政府很可能會滿足大多數的索賠要求。

維州人未來發起的法律行動可能不僅限於封鎖令帶來的經濟損失,還包括健康和精神損害。

近日,一群頂尖的職業健康與安全律師詳盡地查看了隔離酒店調查聽證會的記錄,得出的結論是,維州四名廳長(包括州長)、16名公務員和政府的5個部門違反了《職業健康和安全法》,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