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维州工党政府面临天价索赔 纳税人或被迫买单

隔离酒店系统本应保护维州人不受进口中共病毒病例的影响,如今却成了维州第二波疫情的根源。Rydges on Swanston酒店是维州隔离酒店之一。(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由于疫情管理不力,维州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政府正在面临一连串的集体诉讼案,索赔金额高达数百亿澳元,纳税人可能最终为政府的失误买单。

斯威本法学院(Swinburne Law School)院长巴加里奇(Mirko Bagaric)对《太阳先驱报》表示,安德鲁斯政府面临的集体诉讼将是澳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

他说,法律纠纷可能会持续数年,而维州民众将最终支付所有赔偿账单。

“这涉及数百亿元,维州人遭受的累积伤害是巨大的。”

“这可能会严重削弱该州,并给所有的维州人造成经济损失。”

“解决这些集体诉讼案将耗费10年的时间,其阴云将一直笼罩在政府头上。”

此前,维州卫生厅流行病学家阿尔普伦(Charles Alpren)在隔离酒店调查听证会中证实,维州第二波疫情中99%的病例都来自墨尔本的两家隔离酒店

酒店中的归国旅客将病毒传染给30多名私人保安,保安再将病毒带到更广泛的社区,迄今导致逾1.8万人染疫,超过760人死亡。政府为对抗二次疫情实施了严苛的封锁令,导致大量企业受创,大批人员失业。

然而,由于政府官员推脱责任,在听证会听取了一个月的证词后,调查人员仍不清楚到底谁做出了使用私人保安的灾难性决定,谁拒绝了澳洲国防军的援助提议以及谁是最终的责任人。

目前,悉尼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律师事务所正在代表第二波疫情中被迫关门或严重受损的墨尔本企业起诉维州政府,索要赔偿。

墨尔本Carbone Lawyers律师事务所则代表因封锁令失业的维州人在最高法庭提起诉讼。

此外,墨尔本咖啡店店主洛埃洛(Michelle Loielo)针对政府的宵禁令发起了法律挑战。

本周,知名园艺公司Jim’s Mowing的约700家特许经营商加入诉讼大军。Carbone Lawyer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卡本说(Tony Carbone)说,仅为Jim’s Mowing的特许经营商,其事务所就将要求政府赔偿约2000万元。

Jim’s Mowing公司创办人彭曼( Jim Penman )说:“隔离酒店的失败导致这场灾难席卷维州,我们要求州长、卫生厅长和其他高级厅长亲自承担责任。”

《太阳先驱报》获悉,为了避免任何政治后果,政府很可能会满足大多数的索赔要求。

维州人未来发起的法律行动可能不仅限于封锁令带来的经济损失,还包括健康和精神损害。

近日,一群顶尖的职业健康与安全律师详尽地查看了隔离酒店调查听证会的记录,得出的结论是,维州四名厅长(包括州长)、16名公务员和政府的5个部门违反了《职业健康和安全法》,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