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疫情救助數千億 錢去哪了?

面對反對黨在國會質疑,財長方慧蘭面無愧色,堅稱當務之急是應急和保護國家經濟,至於一切其它問題放到以後再討論。(加通社)
人氣: 20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12月31日訊】 (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報導)自由黨總理特魯多2015年競選總理時,承諾會為加人打造一個更開放和透明的政府。CBC新聞最新疫情支出調查即發現,截至目前成百上千億的疫情救助款都花到哪去了,特魯多政府卻不想搞透明。

錢花哪去了是個迷

目前外界只知道,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後,渥京共推出100多個救助計劃,總計預算是多少和大致救助效果。至於到底有哪些人、機構和企業拿到救助,僅少數幾個部門公布細節。甚至在部分上市公司主動通過TSX交易所報告公布這些細節情況下,一些部門仍拚命抵制CBC調查。

財政委員會等負責調查政府支出項目的國會委員會,調查也難開展,先是特魯多因WE醜聞發酵在8月份強制關閉國會,後是被自由黨議事阻撓,調查最後都不了了之。

新民主黨財政評論員朱利安(Peter Julian)表示,現在問題是,政府只透露了花錢辦法,卻不說花錢具體去向,甚至一些疫情期間十分賺錢的企業都領到巨額救助款。

面對反對黨在國會質疑,財長方慧蘭面無愧色,堅稱當務之急是應急和保護國家經濟,至於一切其它問題放到以後再討論,弓射出去了,就不要再想著回頭了。對於採訪要求,她也一概回絕。

財長辦公室發言人也是同一腔調,說前不久秋季財報已有詳細說明,政府支出很透明。但被問到外界質疑政府支出不透明、錢都花到哪去了時,發言人又裝聾作啞。也就是說,財政部百般分辨,就是不說到底哪些團體和企業從中受益。

企業名稱是機密信息?

主管企業信貸計劃BCAP和商業緊急帳戶CEBA的加拿大出口開發公司EDC,公布了公開在廣告中稱領到救助款的6家企業名稱,但拒絕公布其它領取總計316億CEBA救助款的79萬1884家企業名稱,理由是企業名稱是保密信息,未經許可不得對外透露。即使根據資訊公開法索取,EDC仍援引出口開發法EDA中有關客戶所有信息都應保密的條款,拒絕透露。

加拿大稅局CRA負責了工資緊急救助計劃CEWS在內的幾項救助計劃,最初只公布了一些主要數據,至於總計領取492億元的35萬5990名領取人具體姓名,稅局拖了2個月才決定提供,但不解釋延遲原因,也不說明最後是否全部公布,只說政府還在考慮,等有更多信息後再更新。

根據資訊公開法索取時,稅局和EDC態度一樣拒絕透露,理由是政府法規規定,資訊索取要求提交90天內提供的信息,稅局有權拒絕透露。

而在美國,領取川普政府薪酬保護計劃PPP的企業名稱和領取金額,民眾完全可查詢。

央行買什麼企業債券也是機密

在央行企業債券買入方面,央行也極不透明。疫情爆發後,加拿大央行和美聯儲都開始大量買入企業債券,目的是為市場注入更多流動性。不同的是,美聯儲公布了買入債券的企業名單,加拿大央行稱名單要等5年後才能公布。

央行理由是,這些都是商業敏感信息,公布交易具體信息會影響買入債券公平市值,需好好保護。如公布某個債券價格和配額等信息,會導致市場扭曲,因此要等5年或在計劃結束不久後才公布。

央行在推遲了1個月後,最終公布了不同行業債券買入總體信息,以及符合央行債券買入計劃的企業名單,但沒公布到底買入了哪些企業債券。

不同部門透明度不同

國會預算官預計,加拿大房貸與住房公司CMHC共發放了20億商業租金補助款CECRA。CMHC開始也拒不透露哪些企業從中受益,理由是隱私法禁止透露這些信息。但事實上,隱私法只保護個人信息,不保護企業信息。

最後根據資訊公開法索取時,CMHC才公布共收到33萬7423個商業租金補助申請和發放金額,但仍隱去房東和租客名稱等信息。

當然也有些政府部門非常爽快地公布了支票都發給哪些機構和個人。如原住民服務部公布了哪些個人和機構領取了原住民社區補助金ICSF和原住民旅遊刺激發展金ITSDF。

還有些政府部門,如加拿大遺產部,後來悄悄地將支票領取人名稱加到公開撥款和救助金數據庫中,數據庫顯示疫情救助申請共計2萬4738個。其中有些是地區中小企業疫情救助,有些是藝術和文藝節慶活動撥款。

加拿大開發投資公司CDIC子公司加拿大企業緊急基金公司CEEFC雖積極地公布了大企業緊急救助計劃LEEFF受益大公司名單。但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僅2家企業申請了LEEFF緊急無息貸款,一個是Gateway Casinos and Entertainment博彩娛樂公司,共拿到2億無息貸款。另一個是卑詩Conuma Resources煤礦公司,共拿到1.2億無息貸款。

不能再和稀泥 要看到數據

朱利安和保守黨財政評論員波利弗(Pierre Poilievre)透露,前財長莫紐還在時,疫情救助發放都還算透明,每次都會在閉門會議中通報支出細節。但到8月份莫紐辭職後,一切都變了,要想了解領取政府巨額救助的大企業都有哪些,比登天還難。

朱利安說,這就是問題,政府疫情花錢計劃應全部透明,人們才能判斷給這些一邊忙著分紅和給高管發紅包獎金、一邊大力裁減基層員工的企業發錢是否合適。

波利弗說,疫情爆發之初,政府員工都在家辦公,政府沒法告訴人們錢都花哪去了,還能接受。現在9個月過去了,就不能再這麼繼續和稀泥了,大家要看到數據。

前國會預算官、渥太華大學財政研究和民主研究所現任CEO佩奇(Kevin Page)認為,加美2國政府在疫情支出透明度上,差距太大,應敦促政府縮小這種差距。

佩奇認為,人民有權過問錢都花哪去了,這些錢都是涉及成百上千億的企業救助,是國家整體經濟刺激中的關鍵部分,如果這些數字是一本糊塗帳,就無法了解救助計劃到底發揮了什麼作用?對支持未來經濟復甦到底能起到什麼作用?等等。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