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靈魂永鑄 正義永存 紀念香港反送中一周年

雕塑家李犇鑄浮雕 再現香港史上正義瞬間

近日,旅居加拿大的藝術家李犇與著名漫畫家郭競雄(大雄)合作,創作一副大型浮雕「靈魂永鑄 正義永存」,紀念香港反送中一周年。(李犇提供)
人氣: 90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香港反送中一周年,旅居加拿大的藝術家李犇與著名漫畫家郭競雄(大雄)合作,創作一副大型浮雕,紀念香港反送中一周年,希望港人英勇無畏、捍衛自由的精神,能像蝴蝶效應一樣,感染大陸民眾。

旅居加拿大的藝術家李犇。(伊鈴/大紀元)

2019年,從初夏到寒冬,香港整座城巿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和平示威至衝突、警方濫捕,在催淚彈橫飛的抗爭現場,香港人為了自由,用生命去抗爭,留下許多感天動地的瞬間。

據公開資料記載,香港已有近9000人因此被捕,包括三千多名學生。港人為自由不畏生死,勇敢抗爭的精神深深地震撼著李犇。

香港撐住雕塑。(李犇提供)

李犇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從事雕塑27年。今年61日,他著手創作浮雕靈魂永鑄。這尊3.6米長、1.2米高的雕像,基於著名漫畫家郭競雄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系列畫作之一,綜合刻劃了2019年下半年香港抗爭者為自由,用生命對抗港警暴力鎮壓的一些重要場景。

香港反送中活動已經一年了,我覺得作為藝術家,應該記錄歷史上正義的瞬間。李犇說。目前浮雕已接近完成。他希望以此記錄港人抗爭的歷史,提醒人們永遠不要忘記這人類歷史上的正義時刻。

感動世界的一幕幕

201969日,香港百萬港民大遊行,要求港府撤回逃犯修例,法律界、金融界、教育界、公務員、銀髮族等各界人士陸續加入,這場民眾自發的和平抗爭,其規模和影響都前所未見。

612日凌晨,香港人為阻止逃犯條例二讀通過,近萬人來到立法會附近,一場隨時升級的警民對峙正在進行中。危機關頭,一位身著藍衣的女孩來到警察和人群之間,她背對全副武裝的警察,閉目靜坐,平靜的面容恍惚將世間定格。

紀念香港反送中塑像: 「盾牌女孩林嘉露」。(李犇提供)

這位名叫林嘉露的盾牌女孩,是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數以百萬記無畏與堅韌的代表之一,被一位觀察家稱為「面對殘暴的勇敢,美麗」。這一幕,也被雕塑家李犇用塑像永恆定格。

一名香港男學生,面對港警武力鎮壓,舉起雙手做交叉狀。這個拒絕中共的標準性動作,由中國漫畫天王郭競雄(大雄)創造,李犇按原型製作一個三米高的雕像,希望將來能在大陸自由展出。

紀念香港反送中塑像:「拒絕中共」。(李犇提供)

砰,砰,砰,香港西灣河傳來三聲槍響,黑衣年輕人應聲倒地。去年1111日的這一幕是反送中以來香港抗爭者第3次遭近距離開槍射擊。

在硝煙瀰漫中,一位年輕的母親用力撐起一把雨傘,以擋住背後警察發射的催淚彈。她的膝下是一位驚恐不已的女童。這一幕被雕塑家李犇定格,塑像造型傾斜,充滿強烈的動盪不安。

記錄香港這段歷史,是藝術家的責任。藝術家一定要把真相提煉出來,用藝術的形式傳達給後代,給當代人。李犇說,香港的孩子有很多已經不在人世了,用雕塑的方式,能塑造出他們靈魂還在的狀態,我希望給香港人民留下一個很好的紀念。

運動中驚醒

李犇出身於藝術世家,從小熱愛繪畫藝術。19889月,16歲的李犇考上中央美術學院附中。這位性格內向、沉默寡言的青年,從不關心政治,只想一輩子在純藝術的殿堂裡翱翔,平平靜靜地過一輩子。

旅居加拿大的藝術家李犇。(伊鈴/大紀元)

李犇從瀋陽來到北京,還沒完全適應當地環境,幾個月後,爆發了震驚中外的「六四」運動。從當年5月運動爆發,到6月初運動結束,幾百萬人聲勢浩大的大遊行,到「六四」天安門廣場密集的大屠殺槍聲,李犇參與和見證了整個「六四」運動的過程。

64日凌晨3點多,李犇被一陣密集的槍聲驚醒,很像大年三十晚上的鞭炮聲,一陣緊似一陣。他以為遊行成功了,在慶祝活動。緊接著,幾個高年級的學生和幾個老師慌慌張張地跑回校園,一邊跑,一邊喊:殺人了,殺人了······」他們還不敢相信,半天回不過神了;當不得不面臨血腥的事實時,這幫年幼的學生嚇得直哆嗦。

65日,李犇和其他同學一樣,被老師勸回家,逃離危險境地。然而,半個月後,當他們重新返回校時,北京完全變了:到處是彩旗、鮮花,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幾天前那場血腥鎮壓似乎從來沒發生過。

在此後的日子裡,學生回校後並沒有上課,而是天天被洗腦:批《河殤》、批「六四」,批工自聯、高自聯,批民運······外面是鮮花、彩旗的海洋,內部是蕭殺整肅。

這場舉世矚目的運動徹底震撼了李犇,甚至連性格都變了。他開始明白,在中國這個社會,期望一輩子搞純藝術、對政治置身事外的願望根本不現實。

這場運動也徹底驚醒了李犇:這個政權如此殘暴、虛偽:殺人快,粉飾快,讓人遺忘也快。他感到迷茫和失落,無所適從。他很消極,認為活在中國沒意思,學這個藝術也沒意思。這種狀態持續一年之久。

2019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李犇密切關注著運動的進展。他認為反送中就是當年的翻版,只不過更持久、更殘酷。因為親歷「六四」,他了解共產黨的邪惡,知道它們對港人不會手軟。

恍惚間,李犇感覺那種正義感又回來了,就像回到當年的現場。他打算去香港,站在遊行隊伍最前線,為那些孩子們擋住槍林彈雨。然而,很多原因使他無法如願。

融入靈魂

到現在為止,香港的孩子有很多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很難過。那些小孩太小了,就消失了。我沒有辦法讓自己的心情平和下來。我希望能夠給香港的孩子和香港人們留下一個紀念。李犇說。

李犇不是為了創作而創作,他被香港那些年輕人的勇敢和無畏所感動。既然做不到上前線為他們遮擋槍林彈雨,那就用雕塑的形式,把這段歷史的瞬間永久的留下來。

在李犇看來, 創作這種題材,生死的概念已不復存在,才能在這種心境中慢慢創作。貪生怕死,這種題材連想都不敢想。在創作過程中,把生命已經注進裡面了,它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李犇說,創作過程中,他基本處於忘我的狀態,有時候忘記時間, 兩三個小時一下子就過去。我就作我自己,就像我在現場,那個感覺,感同身受。就像重現,我又回到了30年前。

為正義雕塑

李犇熱愛傳統文化,認為藝術是歌頌美好,弘揚正義。他的下一步計劃是創作雕塑大審判,也為被浮屍的陳彥霖等死難者做雕像。

香港人很了不起,我希望就像蝴蝶效應一樣,能感動、感染中國所有的普通百姓。李犇堅信中共會解體,他的理想是製作四面浮雕紀念碑,永久矗立在天安門廣場,成為世界各國人們銘記正義的標誌性雕塑。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