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養老金委員會投資騰訊數十億 引關注

中共用微信來監視和審查中國及海外用戶的聊天信息。(Shutterstock)
人氣: 9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0年07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多倫多報導)加拿大養老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PPIB)已向騰訊投資超過30億加元,而騰訊的社交媒體平台微信,一直被中共用來審查和鎮壓持不同政見者。對微信,去年加拿大國會的網路安全小組曾向國會議員和參議員們發出警告,議員們最好不要使用,因為有安全隱患。

國會網路安全小組說,即使在微信上刪除信息,信息仍保留在加拿大境外的服務器上,微信也沒有端到端加密,「無法保證對用戶數據的嚴格保護」。

加拿大和其它西方國家的許多政治人物都在使用微信與華裔選民溝通。

微信安全隱患大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5月份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中國境內外的微信通訊「都受到普遍的內容監視」。

研究顯示:「即使在中國之外註冊的帳戶之間傳輸的文件和圖像都會受到內容監視,其中將對這些文件進行分析,以找出在中國具有政治敏感性的內容。」

研究說,從監視中獲得的分析被用於加強中國內部的審查制度。在大陸,中國當局利用平台上的私人聊天來追蹤公民的事件屢見不鮮。

2018年,中國小城市巢湖的反腐敗工作組在微信上的帖子上吹噓說,它在案件中取得了突破,「取回」了犯罪嫌疑人電話中已刪除的消息。新浪網報導說,巢湖市從被刪除的微信聊天記錄中提取線索,今年1至4月共處分了63人。

用戶即使刪除了微信,當局仍然可以拿到被刪除的信息,這說明微信上的私人信息被儲存在其它的地方,這和加拿大國會網路安全小組的警告符合。

2018年,英國《金融時報》記者楊媛(Yuan Yang,音譯)表示,審查其簽證續簽申請的中國警官詢問了她為記者組織的一次活動,稱他在微信上看到了與該活動有關的信息。但是,楊說這些消息不是公開發布的,而是在微信上私人對話的一部分。

位於華盛頓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中表示,中國政權對微信的監視「正日益導致普通用戶受到法律制裁」。

該報告說,許多微信用戶因貼批評中共官員的信息或分享有關侵犯人權的信息(包括對法輪大法,維吾爾族穆斯林和藏傳佛教徒的迫害)而面臨後果。

報告說:「處罰的範圍從幾天行政拘留到數年監禁,某些情況下,這些言論是與朋友私下分享的。」

去年,荷蘭黑客蓋弗斯(Victor Gevers)爆出了一個中國資料庫,該資料庫有超過37億個被攔截以進行進一步審查的微信消息,其中包括來自中國境外的1,900萬條信息。他說,這些消息和用戶身分已經傳遞給中國各地的警察局。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7月7日表示,美國正在考慮禁止中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序。

美國負責國際安全和防擴散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福特(Christopher Ford)去年表示,包括騰訊在內的中國科技巨頭「已經深深地植根於北京的國內壓迫體系及其在全球範圍內日益激進的戰略野心」。

福特還指出,儘管像騰訊這樣的公司名義上是私有的,但實際上,它們都必須與中國的情報機構合作,類似於國有公司。

微信在加拿大的審查制度

2017年,溫哥華東部新民主黨議員關慧貞(Jenny Kwan)發表聲明,支持香港的民主抗議者。然而,這些發給她選區民眾的信息都在微信上消失了。

人權觀察的研究員王亞秋(Yaqiu Wang)說:「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政府悄悄地毫不費力地阻止了外國當選官員的聲音被自己國家的選民聽到。」王在評論中寫道,「想像一下,如果中共政府決定在更大範圍內破壞這些對話的後果。」

對於加拿大的用戶,微信還會例行審查他們發布的被中國政權視為敏感的內容,包括與逮捕孟晚舟有關的內容。

CPPIB中國投資

加拿大養老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PPIB)擁有約4,000億美元的資產,控制著全球最大的養老基金之一。目前,它在中國的資產約為150億美元。

董事會去年對兩家製造視頻監控設備的中國公司的投資,引起了保守黨議員克米奇(Tom Kmiec)的強烈批評,因為這兩家公司在對中國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監控中發揮了作用。

在2019年5月的議會委員會會議上,克米奇詢問董事會執行官魯達克(Michel Leduc),董事會是否出於人權考慮而計劃從這些公司撤資?他說,已經注意到這些公司,會審核這兩家公司。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