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給川普寄毒信 加拿大女子全副武裝去自首

蓖麻子(Castor Beans)中含蓖麻毒蛋白及蓖麻鹼,特別是前者,可引起中毒。(Fotolia)
人氣: 268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0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試圖將內含蓖麻毒蛋白(ricin)的郵件寄給美國總統川普的加拿大女子被捕後,與該案相關的更多細節曝光,包括她被捕時全副武裝的情況。

據加拿大《國家郵報》報導,美國紐約州法院本週一(9月28日)披露的信息包括,在該案疑犯費里爾(Pascale Ferrier)所住的魁北克省公寓裡,調查人員發現了研缽和研杵,以及留在這些工具上的蓖麻毒蛋白

9月20日,費里爾在進入美國境內被捕時,身上帶著一支裝好子彈的半自動手槍、一把刀,以及一個背包,裡面有294發子彈、一支電擊槍、胡椒噴霧劑、一根可折疊的棍棒及偽造的美國身分證件。

美國助理檢察官林奇(Timothy Lynch)在紐約州水牛城的法庭上表示,費里爾把自己裝備成這個模樣,很危險,在將她轉送去華盛頓特區接受審判前,不能釋放她。

林奇說,費里爾被拘留後,承認她曾將蓖麻毒寄往德克薩斯州的一些地方,以及寄給美國總統。「很明顯,此被告有謀殺美國總統和其他一些人的慾望,她於2019年3月在那裡(德州)被捕時,她覺得自己被冤枉了。」

美國地方法官肯尼思·施羅德(H. Kenneth Schroeder)表示,含有蓖麻毒蛋白的信,可能的結局很明顯。

他說:「這個國家有暗殺及企圖暗殺總統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然後是威廉·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就發生在水牛城這裡,以及試圖暗殺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現在是被告被指控威脅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

肯尼思·施羅德法官拒絕假釋費里爾。

全副武裝去自首

美國當局稱,美國特勤局於9月18日發現了一封寄給總統川普的可疑信件,信封上有加拿大的郵戳,信內有威脅總統的文字,以及白色粉末。

疑犯在信中威脅川普放棄競選連任美國總統,該信中說:「我為你做此決定準備了一份『特殊禮物』」,「如果不起作用,我會為另一次投毒找到更好的配方,或者我可能會使用我的槍。」

林奇說,當警方正在調查此信時,費里爾來到位於安省伊利堡(Fort Erie)和紐約州水牛城之間的和平橋過境點,並告訴美國邊防人員說,她就是蓖麻毒蛋白信事件中,聯邦調查局要抓的人。她當時立即被逮捕。

疑犯是危險人物

目前,費里爾對威脅美國總統的指控不認罪。她的代表律師庫比亞克(Fonda Kubiak)要求法庭,在費里爾去華盛頓特區法院出庭前,暫時釋放她。

理由是,她得到了她家人的支持,包括她在魁北克生的兒子和在德克薩斯州的其他家人;她受過高等教育,並且是一名「軟件天才」;她在當局還沒發出逮捕令前,就自願來到邊境自首,「她沒有潛逃,沒有迴避」。

林奇說,加拿大警方在費里爾的居所搜獲了研缽、研杵及遺留在上面的蓖麻毒蛋白,這表明她有機會獲得蓖麻子,並有能力用蓖麻子製造可致命的毒藥。

他說,沒有任何的保釋條件,可以保證在審判前安全地釋放費里爾,或防止她逃跑。

費里爾擁有加拿大和法國雙重國籍,她於2008年移居加拿大,並於2015年成為加拿大公民。她擁有加拿大和法國護照,在被捕時還持有偽造的德克薩斯州駕駛執照,該假駕照看上去與另一張她去年在德州被捕時所持有的假駕照相同。

林奇說,這不可能是同一張駕照,因為另一張駕照仍在德州警察手中;她這次被捕前所持的槍枝,與去年她在德州被捕時所持的槍枝也不相同,因為那支槍枝也仍在德州警察手中。

他說,這意味著,費里爾有辦法獲得假身分證明和槍枝。「所有這些都表明,她對社區構成危險,對美國總統和德克薩斯州那些收到類似信件的個人構成危險。」

林奇說:「沒有理由相信,如果該被告獲釋,她將不會以任何方式,試圖造成人身傷害,或試圖殺死美國總統或其他個人。」

德州布魯克斯縣治安官僥倖躲過危險

德州去年對費里爾的指控後來被取消了。不過,德州布魯克斯縣(Brooks County)的治安官馬丁內斯(Urbino Martinez)表示,他希望看到費里爾這次因涉毒信案件被指控,因為他自己也是收信人之一。

他說,如果不是因為那封信被意外地放錯了地方,可能已經造成致命後果。

馬丁內斯的行政助理女士當時打開了那個信封,但沒有取出裡面的東西。她打開信封只是為了節省治安官閱讀郵件時間的例行做法。然後,她將收到的所有信件,分發給治安官辦公室屬下的各個部門。這封帶毒的信件,被意外地放在了另一疊郵件裡。

結果,該信沒到達馬丁內斯的桌上,而是被送進了監獄。

「如果它被送到我這裡,我會打開看的。」他在一次受訪中說,在監獄裡,這封信一直待在一個上了鎖、沒有照明的房間裡,放在一張桌子上,直到一名美國郵政檢查員告訴他,要找到那可疑信件,並將其移交給聯邦調查局。他最終找到了那封寄給他的毒信。

警方發現,費里爾與德州的那幾名收信人之間有關係,他們是:密申市(Mission City)警察總長多明格斯(Robert Dominguez)、伊達爾戈縣(Hidalgo County)治安官格拉(J.E. “Eddie” Guerra)及3名伊達爾戈縣監獄官員。去年,當費里爾在德州時,密申市的警察逮捕了她,並將她關押在格拉主管的伊達爾戈縣監獄。

布魯克斯縣看起來與費里爾無關。但馬丁內斯稱,他知道自己為何成了被針對的人。有一次,因為伊達爾戈的監獄超員,費里爾被送來布魯克斯縣的監獄關押了一段時間。

「那是唯一的聯繫。」馬丁內斯說,他完全不認識費里爾,「看起來,她確實在對誰主管該監獄上做了功課。」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