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專欄】國殤日談銘記為自由而戰的意義

作者:科里‧摩根(Cory Morgan)/翻译:李平

圖為2020年11月11日,渥太華舉行國殤日紀念活動。(Adrian Wyld/加通社)
人氣: 3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11月11日訊】加拿大人享受了幾代人的和平,過了幾代人的優越舒適生活,享受了作為地球人最為寬鬆的自由,不知個人自由與權利被無良政府侵蝕後的滋味,故而將一切,包括自由視為理所當然。

COVID-19疫情爆發後,加拿大人才開始嘗到自由被慢慢侵蝕的滋味。人們的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和人身活動自由,都被人打著防疫的名義,一點一點地被閹割,多數人對此仍渾然不覺。

爭取自由向來不易

《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第一章規定,戰爭或疫情等非常時期,政府可臨時限制人們的部分自由,但只限於極端或非常時期。許多人擔心的不是這一章內容如何被利用,而是人們對其被利用這一點接受得太快,在面對自身權利被剝奪時表現太順從,背後隱藏更深的是可怕的社會問題。

享受了幾代人太過安逸的生活,加拿大人開始忘記當初這些權利是如何艱難爭取到的。

一百多年前,為確保人們永遠不要忘記為爭取自由付出的慘重戰爭代價,英聯邦國家設立了停戰紀念日(如今的國殤日)。當時的黑暗歲月裡,一戰也被稱為終結所有戰爭的戰爭,給人一點黑暗中的希望。當時的先輩們希望通過將戰爭的恐怖記憶傳給下一代,後人就不會步他們的後塵。

不幸的是,二戰很快接著爆發,數百萬人為爭取自由而付出生命。好在是,一戰留下的緬懷先烈的傳統得以保留,此後至今世界再沒爆發過大規模戰爭。

先輩們不希望後代子孫像他們一樣為爭取自由再經歷戰爭的殘酷,希望通過世代緬懷戰爭先烈,牢記為爭取自由付出的代價和犧牲,永遠不要讓自由被侵蝕。

政府輕慢國殤日令人心驚

作為加拿大最重要的國家紀念日之一,國殤日日益遭遇冷遇:活動紀念出席人數在過去幾十年逐年減少,當今許多政要似乎也只是動動嘴皮子,而不是真正向退伍老兵們的奉獻致敬,最令加人瞠目結舌的是自由黨政府對國殤日降國旗紀念儀式的輕蔑態度。

總理特魯多5月30日因原住民寄宿兒童墳墓事件宣布降半旗後,一直不指示將國旗升回,導致快臨近國殤日國旗都還沒升回為降半旗儀式做準備。直到最近被媒體追問此事時,才勉強同意升回國旗,能在國殤日降半旗。

政府如此輕漫國家情懷,令人擔憂。幾十年前國殤日不降半旗,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

降半旗,是一個國家表達對陣亡將士們緬懷和敬意的一種最莊嚴的儀式。自由黨政府幾乎都差點對此摞挑子,而大半個國家對此根本毫無察覺。

失去自由後果比疫情殺人更可怕

為自由而戰,並沒因二戰的結束而結束。二戰結束後,加拿大軍人參加過多次戰爭衝突,許多人為此付出生命,成千上萬的老兵如今仍遭受戰後身心創傷的折磨,永遠不要讓他們覺得自己曾經的付出得不到尊重和認可。

過去一個世紀中,戰爭殺死的人,比疫情殺死的人要多得多。失去自由給人類福祉帶來的威脅,遠比疫情威脅大得多。政府拿走人民權利後,都不願再歸還。自身權利被剝奪時,人民滿心歡喜乖乖接受,會讓獨裁者看到,在宣布緊急狀態時,人民是如此好對付。

當今的我們,雖不是生活在極權統治下,但個人自由被侵蝕時,就意味著開始為極權統治創造先決條件。要避免走到只有拿起武器才能重新奪回自由的地步,唯一的辦法是聽取曾經為自由而戰老兵的心聲。老兵們,代表千千萬萬普通的加拿大人,曾經為自由而戰,希望我們也能記住這一點。

國殤日,不僅是一個向老兵表達敬意的日子,也是為防止我們不再重蹈歷史覆轍而設立的特別紀念日。如果忘記它的歷史承載意義,很可能會為此付出可怕代價。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科里‧摩根(Cory Morgan)是亞伯塔省卡爾加里的專欄作家和企業主。

原文We Must Not Lose Sight of the Importance of Remembrance Day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