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国殇日谈铭记为自由而战的意义

作者:科里‧摩根(Cory Morgan)/翻译:李平

图为2020年11月11日,渥太华举行国殇日纪念活动。(Adrian Wyld/加通社)
人气: 3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11月11日讯】加拿大人享受了几代人的和平,过了几代人的优越舒适生活,享受了作为地球人最为宽松的自由,不知个人自由与权利被无良政府侵蚀后的滋味,故而将一切,包括自由视为理所当然。

COVID-19疫情爆发后,加拿大人才开始尝到自由被慢慢侵蚀的滋味。人们的结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和人身活动自由,都被人打着防疫的名义,一点一点地被阉割,多数人对此仍浑然不觉。

争取自由向来不易

《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第一章规定,战争或疫情等非常时期,政府可临时限制人们的部分自由,但只限于极端或非常时期。许多人担心的不是这一章内容如何被利用,而是人们对其被利用这一点接受得太快,在面对自身权利被剥夺时表现太顺从,背后隐藏更深的是可怕的社会问题。

享受了几代人太过安逸的生活,加拿大人开始忘记当初这些权利是如何艰难争取到的。

一百多年前,为确保人们永远不要忘记为争取自由付出的惨重战争代价,英联邦国家设立了停战纪念日(如今的国殇日)。当时的黑暗岁月里,一战也被称为终结所有战争的战争,给人一点黑暗中的希望。当时的先辈们希望通过将战争的恐怖记忆传给下一代,后人就不会步他们的后尘。

不幸的是,二战很快接着爆发,数百万人为争取自由而付出生命。好在是,一战留下的缅怀先烈的传统得以保留,此后至今世界再没爆发过大规模战争。

先辈们不希望后代子孙像他们一样为争取自由再经历战争的残酷,希望通过世代缅怀战争先烈,牢记为争取自由付出的代价和牺牲,永远不要让自由被侵蚀。

政府轻慢国殇日令人心惊

作为加拿大最重要的国家纪念日之一,国殇日日益遭遇冷遇:活动纪念出席人数在过去几十年逐年减少,当今许多政要似乎也只是动动嘴皮子,而不是真正向退伍老兵们的奉献致敬,最令加人瞠目结舌的是自由党政府对国殇日降国旗纪念仪式的轻蔑态度。

总理特鲁多5月30日因原住民寄宿儿童坟墓事件宣布降半旗后,一直不指示将国旗升回,导致快临近国殇日国旗都还没升回为降半旗仪式做准备。直到最近被媒体追问此事时,才勉强同意升回国旗,能在国殇日降半旗。

政府如此轻漫国家情怀,令人担忧。几十年前国殇日不降半旗,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降半旗,是一个国家表达对阵亡将士们缅怀和敬意的一种最庄严的仪式。自由党政府几乎都差点对此摞挑子,而大半个国家对此根本毫无察觉。

失去自由后果比疫情杀人更可怕

为自由而战,并没因二战的结束而结束。二战结束后,加拿大军人参加过多次战争冲突,许多人为此付出生命,成千上万的老兵如今仍遭受战后身心创伤的折磨,永远不要让他们觉得自己曾经的付出得不到尊重和认可。

过去一个世纪中,战争杀死的人,比疫情杀死的人要多得多。失去自由给人类福祉带来的威胁,远比疫情威胁大得多。政府拿走人民权利后,都不愿再归还。自身权利被剥夺时,人民满心欢喜乖乖接受,会让独裁者看到,在宣布紧急状态时,人民是如此好对付。

当今的我们,虽不是生活在极权统治下,但个人自由被侵蚀时,就意味着开始为极权统治创造先决条件。要避免走到只有拿起武器才能重新夺回自由的地步,唯一的办法是听取曾经为自由而战老兵的心声。老兵们,代表千千万万普通的加拿大人,曾经为自由而战,希望我们也能记住这一点。

国殇日,不仅是一个向老兵表达敬意的日子,也是为防止我们不再重蹈历史覆辙而设立的特别纪念日。如果忘记它的历史承载意义,很可能会为此付出可怕代价。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科里‧摩根(Cory Morgan)是亚伯塔省卡尔加里的专栏作家和企业主。

原文We Must Not Lose Sight of the Importance of Remembrance Day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